终身依赖|第9节

推荐阅读:、皇上请驾崩 总会撩倒你 我在现代做厨子[美食] 优景(重生) 农媳V5:军长别上瘾 考试及格就给糖 网红的娱乐生活(重生) 全能女配[快穿] 冷王赖上俏王妃 朕不想复国
  尹光年不安地拿起了话筒,对上老人磊落清亮的目光,突然不知道说什么。

  很多事情不是一句“对不起”就能一笔勾销。

  倒是梁起风先开口,他的笑容很慈祥:“我猜的没错,年轻人,我知道你会来。”

  尹光年完全无法将眼前一脸睿智的老人和期货市场上叱咤一辈子却在最后冲动得像个毛头小子的梁起风联想起来,他还是不相信外头的传言,这个聪明了一辈子的老头子在最后关头走火入魔了。

  他皱着眉说:“您欠我一个解释。”

  “哦?”梁起风扬了扬眉,“说说看。”

  尹光年看着他的眼睛,“我相信人一生都会犯一次大错,聪明如您,也不能幸免,但梁起风之所以是梁起风,是因为同样的错误,他不会犯第二次。”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梁起风一直是微微笑着的,眼神带着一丝鼓励。

  尹光年干脆一吐为快:“您做了一辈子期货,我知道您有自己的一套交易系统,并且严格遵守。我的属下对您的交易历史做过研究,跌到止损位的时候您从不留恋,并且您也不是风险偏好者,过去的每次交易,您都非常谨慎,仓位从不超过半成。”

  “我对您的历史交易行为做过好几次模型推算,我认定就算我投机取巧选择在PVC上下手,我也无法赢您。我最乐观的估计,也是与您打个平手。我最初的打算,也只是与您打个平手。”他坦率承认自己的预测失误。

  梁起风对此完全不以为然:“这点你错了,市场如战场,从来都是成王败寇,没有打平一说。”

  “您说得对,但这一次,您没有敬畏市场,我胜之不武,请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尹光年咄咄逼人起来,梁起风还是没有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梁起风握着话筒沉默了一会,然后他莫名地笑了,这个笑容有点苦有点涩:“你问我为什么?怎么说呢,在我决定在PVC上与黄征德决一死战的前一天,医生告诉我,我顶多只能再活六个月。”

  “肺癌。”梁起风平静地道出这个事实。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上一章有小天使安慰关哥,关哥感动哭!!

  因为太感动了,所以每章留言的亲我都会送出红包!!所以。。。请你们让我破产好吗!求收藏求评论啊撒浪嘿~~~

  这章章节名应该叫:男主超厉害!哈哈哈,我超爱年哥的!年哥现在是我所有文里“最爱男主”NO 1 !!!

第7章 hapter 7

  尹光年被这个消息完全震住了,一时之间内心各种情绪都涌了上来,震惊、愧疚,还有无尽的后悔。

  “梁老,我……”他噎住了,感到自己又做错了事,无论做什么都无法得到宽恕。

  “呵呵,你那是什么表情?人老了总会死的,我老头子最见不得年轻人的同情。”梁起风好像看淡了生死,反而成了安慰他的那个人。

  然后他收起了笑容,沧桑憔悴的脸变得严肃无比:“如果你想要一个解释,这就是我的解释。年轻人,等你到了我这个半只脚踩在棺材里的年纪,你就会明白我为什么放弃了自己坚持了一辈子的交易系统,哪怕知道自己会输,也想跟老天赌一次,赌自己会赢到最后。”

  “我告诉你,”他的神情带着几分得意,“我们干期货的,是这个世界上最理智也是最疯狂的赌徒,我们不怕输,只怕自己没资本再赌。”

  尹光年不说话,这个有着丰富阅历的老人明显有了倾诉的念头,尽管他的某些观点他很难认同,但他还是决定不出声打扰。

  “作为男人,碰到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这辈子不会寂寞,但个中滋味,只有自己懂。”梁起风感慨万千,“周瑜最后是被诸葛亮气死的,有时候太想赢了,反而成了执念,也注定了要输,你看看我,可不就是这样吗?知道自己要比他早死一步,豁出去搏一把,结果呢?”

  他苦笑连连,而后脸色一凛,言行举止又是那个上位者梁起风:“你帮我给黄征德这老东西带句话,告诉他,找女婿作弊算什么本事,输给年轻人我心里不痛快,我在下面等他,我就不信没有赢他的那一天。

  尹光年尴尬起来:“梁老,您误会了,我不是黄征德女婿。”

  到了这个时候,他觉得有必要向对方坦诚一切,带着恭敬的表情艰难地解释着:“想来您也调查过我,我曾经跟他女儿伊蓝交往过半年,伊蓝的死,我……难辞其咎。”

  “她就在我眼前,我却什么也做不了,这种感觉,不知道您明不明白。”他没有说下去,显然这些年他被这件事深深困扰,“所以黄老先生请求我帮他这一次,我无法拒绝,因为我没有还他一个全须全尾的女儿,我……一直心怀歉疚。”

  “同样……”他面有愧色地看着梁起风,一字一句地吐出藏在心里很久的话,“梁老,我也亏欠您。”

  “哦?”梁起风不置可否,一副愿闻其详的样子。

  说到这份上,尹光年也不打算瞒下去,母亲从小就教他要知恩图报,如今违背她的教导,他感到地下的母亲也不会心安。

  他坦白:“当年我刚考上大学,母亲病重,我本来已经打算辍学赚钱,如果不是您的资助,我根本不可能完成大学学业,更不可能有机会去美国深造。”

  “我没有资格坐在您面前。”他的目光里掺着感激和内疚,“没有您当年的善举,就没有我尹光年的今天。”

  一老一小隔着一道玻璃对坐,如果这不是在监狱阴暗的接待室,这个场景再正常不过,犯了错的年轻人等待着长辈的责罚,希望做点什么挽回在长辈心中不好的印象。

  但场景一旦变成了监狱,就意味着结局无法挽回。

  “是吗?”

  梁起风扯了个难看的笑容,语气再过淡定,也难以掩饰已经湿润的眼眶,大概他也才知道与这个年轻人有这样的渊源,一时之间心潮澎湃。

  他长叹一口气,抬头望着天花板,硬生生把眼里的泪水逼了回去:“臭小子,觉得亏欠我的话,就帮我好好照顾我女儿吧。”

  一提起自己唯一的女儿,强悍了一辈子的梁起风再也忍不住满心的无奈悲伤,老泪纵横:“我对不起她,只图心里痛快,就把她的嫁妆全输光了,连房子也没给她留下,一想到她要流落街头,我这个做父亲的……心如刀割。”

  梁起风满脸泪水,他这辈子从没向谁服软过,但为了女儿,他今天向一个年轻人低头哀求:“我快死了,还被关在这里什么都做不了,我把梁暖惯坏了,她从小没有吃过苦,她妈妈扔下我们父女俩之后,我就发誓不让这孩子吃半点苦,现在她无依无靠,我在这里愁得每天睡不着觉,我死不瞑目……”

  尹光年怔住了,他万万没想到梁起风会提出这样的请求,他一个大男人哪照顾的了娇弱的女孩子,他下意识要拒绝:“梁老,我不……”

  “年轻人,你要是还有点良心,就答应我这个快死的老人吧。”梁起风声音大了起来,他的样子有些激动,“我不是逼你娶她,虽然之前我是想撮合你和暖暖,但你们年轻人没感觉,我也绝不会强求。”

  “给她找个房子住,再给她找份工作糊口,教她独立,告诉她别指望我这个不称职的父亲了,从今往后,所有一切,她都得靠自己。”

  “小子,你不喜欢暖暖没关系,往后,就把她当妹妹吧,将来她要是找到了想嫁的男人,你就替我把把关,她……要被人欺负了,我老头子闭了眼都不能心安。”说着说着,梁起风哽咽起来,一行泪从苍老的脸颊上滑落,这样低声哀求的老人让人无法硬下心拒绝。

  面对梁起风意外的托孤请求,理智告诉尹光年,这会是个麻烦的开始,但情感上他根本说不出一个“不”字,就像他自己说的,他亏欠这个老人家太多太多,而宽容的他从头到尾都不曾指责他一个字,还给了他一个赎罪的机会,他必须答应他。

  面无表情的狱警在后面提醒:“抓紧时间,探视时间还有一分钟。”

  尹光年不说话,一抬眼睛就与梁起风焦灼期待的眼睛对上,这双眼睛里饱含一个父亲对女儿最大的爱,还有一个濒死的老前辈对他这个晚辈最后的请求,就在这一念之间,尹光年最终下定了决心。

  他艰难地点点头,君子一言九鼎:“好,我答应您。”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嗜血特种兵:纨绔战神妃 宰执天下 名门娇宠 无道 娇医有毒 我的女友是只猫 热辣新妻 大胆刁奴! 绿腰 唯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