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学生在都市|第二千三百八十五章 古老

推荐阅读:、大唐将军烈 我的美女老板有点怪(我的老板是女鬼) 神秘老公缠上我 论兄长与夫君 我在青楼改作业 神医弃女:邪王霸爱小狂妃 当同人主角穿回原著 每天起床都看到模范夫夫在闹分手 守妻如玉 帝女难驯:逆天长公主
  古老想不明白,灵神境上品巅峰修为对上准灵神境修为,这根本就是毫无意外的碾压,但是怎么会发生这种压根就不可能发生的场面?

  等等,他身上的气息怎么变了?

  “看走眼了?”古老的脸色变得相当难看,火辣辣的,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的抽了好几个耳光子似的。

  那表情就像是嘴里多出了好几百只苍蝇,还嚼了嚼,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此时那家伙身上所释放出来的气息哪里是什么准灵神境修为,而是灵神境上品巅峰修为!

  再加上,他竟然一下子就控制住了慕容仇,此等实力哪怕是在高手如云的瀛洲学院,那也是耀眼的存在。

  随即,古老眼神凶狠的扫了艰难起身的欧阳千寻一眼,自是在责怪她没有说清楚。

  欧阳千寻捂着胸口,再次吐出了一口鲜血,却是满脸苦涩,心里这个委屈啊,我是想说但是您压根就不给我机会啊。

  她之所以着急,压根就不是担心慕容仇杀了李泽道,而是担心李泽道把慕容仇给杀了。

  一旦慕容仇被杀,事情将一发不可收拾,压根就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这个人将完全站到瀛洲学院的对立面,到时等待他的,将会是无休无止的追杀。

  终究救了她两次,因此欧阳千寻自是不愿意看到这种事情发生。

  但是现在,这种事情还是发生了。

  无论李泽道杀没杀慕容仇,他都已经站在瀛洲学院的对立面了。

  欧阳千寻悔恨万分,她怎么会如此没脑子说出那样的话呢?那不是要害死人吗?

  李泽道另外一手伸了过去,轻轻夺过慕容仇手中那理兵,眼睛微微一亮,笑道:“啧啧……竟然是二品魂器鬼兵,这可比上九品的兵器值钱多了。”

  然后,毫不客气的将这鬼兵收入自己怀里。

  慕容仇见状,眼睛红了,眸子里闪烁着可怕的幽光,满满的都是狰狞,都是威胁,都是滔天怒火。

  那是他付出了极大的努力,打败了一个又一个的同僚,这才得到的兵器,没想到现在却是被夺走了。

  麻蛋,还敢用这样的眼神盯着本帅哥看?

  李泽道心里这个不爽啊,手伸了过去,羞辱般的在慕容仇那张俊俏的脸上拍了拍。

  “怎么?你不服气?”李泽道相当不屑。

  慕容仇怒火攻心,都快气吐血了,眸子里那种杀气更为浓郁。

  咦?还敢这么嚣张?你以为长得帅就可以随便冲人瞪眼珠子?麻蛋!

  李泽道相当不爽撇了撇嘴,随后直接一拳冲慕容仇那张脸砸了过去。

  “不!!”

  看着那无限放大的拳头,慕容仇的心在咆哮,吓得会呼吸都要停滞了。

  “咔嚓!”

  这恐怖的骨头断裂声音,就想是闷雷一般,狠狠的在古老以及船上的其他人耳旁炸响,使得他们的脸上的肌肉都抽了下,倒吸凉气,根本就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慕容仇,灵神境上品巅峰修为强者,瀛洲学院的名师,此时竟然被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掐着脖子,那张帅气的脸更是被一拳给打塌了。

  欧阳千寻忍不住捂了下脸,着实不忍直视,觉得慕容仇实在太可怜了。

  “呼哧……呼哧……”

  慕容仇大口的喘着粗气,眼睛被鲜血所覆盖难以视物,整个人都处于崩溃的边缘了。

  他知道遭受如此羞辱,自己今后再也别想抬起头来了。甚至他将成为瀛洲学院的一个污点,学院怕是已经容不下他了。

  “杀你,还用理由吗?呵呵,的确不需要。”李泽道抬头看向古老,冷笑不已。

  古老老脸火辣异常,几乎就要喷出一口老血。

  深呼吸了一口气说道:“阁下,方才是老夫眼拙了,都是误会,还请放了他,然后上船一叙,我瀛洲学院自当以礼相待。”

  “瀛洲学院?很了不起吗?”李泽道相当不屑。

  “……”古老那张本就火辣的脸再次滚烫了几分,恨不得拔剑杀人。

  慕容仇可以死,但是却是不能死在他面前,否则他脸面也将丢尽。这也是为何他服软了。

  但是没想到,这个家伙竟是如此嚣张,竟然说出这种如此刺耳的话,当真不知死活!

  古老很想说,你千万别逼我啊,我发起飙来连自己都怕。

  “要我放了这家伙,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李泽道那掐着慕容仇的手再次加重了几分。

  慕容仇的眼珠子再次瞪大了几分,只觉得自己的呼吸变得更为困难,身体更是不由自主的颤抖了几下。

  他的眸子里已然流露出一丝恐慌了。

  之前他还笃定这家伙并不敢动他一根汗毛,因为自己可是不周学院的名师,自己身后站的可是强大无比的百里家族。

  但是现在,他的笃定已经完全崩塌了。

  古老的面容已然微微的有些扭曲了,却是不得不再次妥协,他用连自己都觉得陌生的声音说道:“说出你的条件!”

  总不能眼珠子的看着慕容仇被当着自己的面活活掐死吧?那对于自己来说,那是一种侮辱。

  “条件呢,很简单,只要你个老家伙跪下给本大爷磕头道歉,那么我倒是可以放了这个傻逼。”李泽道那独眼炙热的盯着古老看。

  “……”

  船上那些人闻言,各个眼珠子瞪得滚圆,连连倒吸凉气,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听到的。

  古老那张老脸又一次扭曲了几分,久久无声,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时间,周围的空气更是凝固成一团,气氛肃杀。

  慕容仇快晕过去了,不仅仅是因为呼吸困难,而是因为受到严重的惊吓。

  身为古老的随从,他太了解古老的为人了。古老是不可能跪下求饶的!甚至逼迫到最后,以古老的脾气,他会亲自动手杀了自己!

  慕容仇的身体开始颤抖了,若果可以说话的话,他都想开口求饶了。

  欧阳千寻上前,忍不住开口喊道:“前辈,还请放了慕容老师。”

  既然古老已经服软了,就意味着事情有缓和的余地,欧阳千寻当真不愿意看到这个人继续跟瀛洲学院交恶。

  他是很强,但是在强大的瀛洲学院面前,他不过是一只蝼蚁罢了。

  李泽道看都不看她一眼。

  欧阳千寻面色煞白了几分,硬着头皮又一次说道:“前辈,还请您放了慕容老师,古老是不会在为难你了。”

  “是这样吧?古老?”欧阳千寻看向古老。

  古老僵硬的点了下头。

  事到如今,只能暂时妥协。

  一旦他放了慕容仇,便直接痛下杀手。

  “你算什么东西?你有什么资格求我?”李泽道看向欧阳千寻,冷笑道。

  对于这个女人,李泽道表示理解她的处境,也知道她努力过了,只不过太弱了所以努力基本白费,因此一点都不怪她。

  如此恶语相向,这是对她的一种保护。

  欧阳千寻那张脸直接憋红了,火辣异常,鼻子更是发酸,眼睛泛红,眼珠子竟是要掉落下来了。

  她觉得很委屈,也很生气。

  “放人!”古老总算开口。千言万语,最后只汇聚成了这两个充满冷冰冰杀气的可怕字眼!他的眼睛是血红色的,上面有炙热的火焰在燃烧。

  他的忍耐已经到极限边缘了。

  若是不放人的话,他便动手杀人!

  不仅杀了这狂妄的家伙,还杀慕容仇这个给他带来困扰以及羞辱的废物!

  “跪下道歉!否则,他死!”李泽道的气势并不比古老要弱多少。

  “嗖!”

  原本还站在那里的古老直接失去了踪迹,等再次出现的时候,竟然已然来到李泽道面前,与此同时,他的手中更是多了一把闪烁着寒芒的剑。

  然后,令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出现了。

  古老竟然化身上百道虚影,一时间像是有上百把剑似的,竟是齐刷刷的朝着站在那里的李泽道以及慕容仇劈了过去。

  “这是《漫天剑雨》剑诀,是琅老的杀手锏!”

  欧阳千寻的身体颤抖起来,面色煞白难看,内心极度压抑。

  她知道,谷老两个人都想杀,更是知道,他们活不了了。

  古老不是八爪灵章,不是虎灵鲨,他是准灵仙镜修为的强者,更是修炼了《漫天剑雨》这种可怕的剑诀,放眼整个神域,他也是赫赫有名的剑客。

  所以,他不是对手!

  “我为什么要担心他呢?”随即,欧阳千寻暗骂了自己一句。

  救命恩人又如何?如此狂妄自大一点都不将瀛洲学院放在眼里,还随意羞辱自己,死了也活该!

  对,活该!

  欧阳千寻心揪得紧紧的,却是难受得不行了。

  李泽道看着劈头盖脸呼啸而来的这数百道蕴含着可怕能量的剑气,却是面色平静异常。

  “不过如此!”他摇了摇头,相当不屑。

  果然,山脉境绝对压制准灵仙镜,这不是随便说说的。

  “哐!”李泽道长剑出鞘。

  随即,李泽道随意一剑刺向那近在迟尺,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爆袭而来的剑影。

  给人的感觉是,这是极其简单,极其随意,极其普通一剑,没有任何的花哨,就好像催死挣扎,随意刺出的一剑似的。

  但是除了古老外,却是谁也不知道,他的心却是突然被恐惧所笼罩,与此同时,他更是听到了震耳欲聋的雷鸣之声。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有人说我克夫 惹上豪门:总统大人请放手 声优的妻子才不可能是腐女子呢 大副不容易 超梦香江 重生之甜宠娇妻 你是我触不到的星辰 替嫁以后 重生太子妃来袭 名门盛宠:军少,求放过

猫腻 | 猫腻新书 | 逆天邪神 | 飞剑问道 | 元尊 | 朱雀记 | 庆余年 | 间客 | 择天记 | 大道朝天 | 猫腻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