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药|第26节

推荐阅读:、师士传说 有凤来仪(娇花别哭)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不悔 重生之攻刃 秦先生总是很正经 小倾城 嫡次子 狂情暴君 萌宝来袭,妈咪请签收
  这句话隔了太久太久,早在高中那时候,宋流声就想说出口,却一直深藏心底,直到如今……

  游爸爸晚上来到医院时,并没看见宋流声的身影 ,不免有些奇怪:“他终于走了?”

  游妈妈摇头:“不是你想的那样,宋先生有急事回老家了。”

  “急事?”游爸爸愈加不解,如果按照宋流声之前所说的,他是多么深爱游景行,那眼下对他最重要的事,不就是游景行的安危吗?

  “唉,那孩子的奶奶突然病重了。”游妈妈叹道。

  之后,游妈妈将戒指重新塞回到游景行的手中,让他好好握着,然后又为儿子掖好了被角。

  母子连心,她预感到儿子快醒了,而游景行醒来后,如果没留下什么后遗症,那么第一件事,很可能就会寻找戒指,呼喊着宋流声的名字。

  这时候,游爸爸也注意到了游景行手中的戒指,问:“你为什么在景行手里放戒指?这戒指是哪来的?”

  游妈妈也不怕他过问,因为早就打算向游爸爸坦白了:“这是景行买的钻戒,我想他原本是准备在宋先生的生日当天送给他,顺便求婚的。”

  游爸爸一听就怒目圆瞪:“什么?这小子!”

  “恐怕是猜到了你会反对,所以景行就想来个先斩后奏,他小时候也做过类似的事,后来你也拿他没办法,统统都妥协答应了。”

  “但这件事不可能!这是他的终生大事,由不得他一个人做主。”

  游爸爸越说越气,游妈妈倒是一脸平静,他起身给丈夫倒了杯水,又柔声劝道:“你有时候就是太固执己见了,景行从小到大一直都很乖,他懂事孝顺,独独这次是个例外。最近我反复想了很多,我明白这条路可能不容易走下去,景行将来要面临许多困扰,所以我不想再给他增加新的困扰,让他为难。”

  “你现在怎么帮着外人说话了?你的心到底向着谁?”

  “当然是向着我们景行!如果他健康平安,活得自在快乐,那我可以不要孙子,不要原先我期待已久的生活,因为景行才是最重要的,他是我和你唯一的宝贝儿子啊!”

  说到后来,即便是脾气再温顺的游妈妈,也有些情绪,红了眼眶,听得游爸爸怔了怔。

  祸不单行,仿佛所有的坏事都集中到了一起。不仅是游景行出了意外,后来宋流声又接到了老家那边的电话。

  邻居大婶告诉宋流声,宋奶奶不小心摔了一跤,然后就中风瘫痪,不能动弹了。

  宋流声听后吓了一跳,心系奶奶的他,连夜赶回了乡下老家。

  家里的大黄狗一嗅到宋流声的气味,就飞奔过去,它蹭着久违的小主人,“汪呜呜”的叫声,听起来也充满了悲伤。

  几个月没见,宋奶奶似乎又苍老了不少,她瘫在床上不能翻身,手脚也不能抬起,现在也只能吃流食,甚至一张嘴就是“嗯嗯啊啊”的,难以言语。

  宋流声看着无比揪心,他蹲在奶奶的床边,拉着她的手,一遍遍地喊着“奶奶”。

  尽管心中想说的话太多,可一时间悲伤浸满了肺腑,宣泄不出,宋流声也不知从何说起。

  帝都一直没传来有关游景行的消息,宋流声忙着照顾奶奶,几乎是寸步不离,四五天后,人也难免憔悴消瘦了一圈。

  这天,宋奶奶一大早就不自觉地流泪,嘴中也发出破碎的音节,似乎迫切地想说什么。

  宋流声慌了,一边擦着奶奶眼角的泪,一边将耳朵贴近,耐心地听奶奶说话。

  “孙……孙女……”宋奶奶很努力,可惜半天才发出两个字音,随后又无比缓慢道,“声……声声,这样的你,也很……很好……”

  当她说完后,仿佛花光了所有的力气,眼中的光芒黯淡下去,整个人仿佛也一下子泄了气,失去生气,枯萎了似的。

  这天过后,宋奶奶失语,彻底不能说话了。

  她自己的身体情况,自己最清楚,宋奶奶本以为自己还能活两年,谁知却中风瘫痪了。

  病来如山倒,她目前吃不了东西,身体缺乏营养,可能撑不了多久了。

  那天宋奶奶很艰难才说出的那句话,宋流声明白其中的深意了。

  原来奶奶早就知道了,知道他有女装癖,孙子和孙女也一直都是同一个人。

  不顾其他人诧异的目光,宋流声之后就换上了女装,不再躲躲藏藏,正大光明地站在了奶奶的面前。

  宋奶奶又禁不住哭了,宋流声笑着安慰她,可他自己在没人看见的地方,也默默地落泪。

  到了这天早上,宋奶奶连米粥都难以下咽,直接吐了出来。地上一片狼藉,宋流声默默打扫,收拾碗筷,去外面倒垃圾的时候,穿着裙子的他,实在支撑不住,蹲了下来。

  他抱着双膝,将脸埋进了膝盖里。怕被奶奶听见,他不敢哭得太大声,隐忍着,只是小声的抽泣……

  忽然,一道爽朗的声音传入了耳中:“宋流声。”

  恍如多年前,宋流声恍惚间回到了高中校园。被欺负的他,躲在阴暗角落里瑟瑟发抖,幸好,他听到了这个人的呼唤,一束耀眼温暖的光也洒进了心里……

  “这是谁家的大美人啊?别人不要,我就抱走了。”

  游景行满脸笑容的出现,他拉起了脸上还挂着泪痕,一脸呆滞的宋流声,然后又一把将他打横抱起:“对不起,声声,我来晚了。”

  宋流声连连摇头,哽咽着说:“不晚,一点也不晚,从来都不晚。”

  后来,游景行拿出了求婚戒指,笑嘻嘻道:“宋流声先生,你的生日礼物到了,请查收。”

  宋流声又呆了呆,难以置信地盯着游景行手里的戒指。

  游景行笑了笑,然后在他面前单膝跪下,眼中闪动着真挚的光芒:“声声,嫁给我,好吗?”

  宋流声心头一震,一时间喜极而泣,主动抱紧了他。

  “声声,你婚礼时准备穿什么样的衣服?”

  “什……什么意思?”

  “声声,其实我早就想过了,等到我们结婚那天,你想穿男士礼服,还是女士婚纱都可以,我会请人专门为你设计。而且我之前也在网上看到了那种礼服,就是前面是西装,背后又有婚纱裙子的,感觉特别适合你!不如你就那么穿吧?哈哈。”

  宋流声被他说得红了脸。

  半年后,宋奶奶去世,宋家没其它亲戚了,所以葬礼办得比较低调。宋流声就在家乡安葬了奶奶,和爷爷的坟挨在一起。

  盛晖从原本的三甲医院辞职,到了许鸣延的心理诊所。

  这之后不久,还有个年纪比许鸣延小两三岁的大男孩,也常常在这儿出没,许鸣延和盛晖都亲昵喊着他“小轩”,大男孩也笑着唤许鸣延“哥哥”。

  当红的楚姓男星,做演员多年,结果在今年生日的时候,他却突然发了一首原创的新歌。这首歌的作词作曲,以及演唱者,全是他本人。

  当天这个消息就上了热搜,进入了微博的热门话题榜前三,楚先生的这首抒情歌曲《楚初不动人》,深情感人,也流行了一阵子。

  尽管被周围的朋友们吐槽幼稚,连学生党都不玩这款游戏了,可游景行依然没有卸载奇迹暖暖,也氪金了许多。

  由于等级高,经常得分S级,所以久而久之,他的审美似乎也被带歪了,给宋流声的衣服搭配总是怪怪的。

  宋流声也不免吐槽两句:“景行,你不能再跟着暖暖学了,也不要沉迷游戏,是时候该卸载它了。”

  别人的话,游景行听听就过去了,但宋流声的话就非常奏效,游景行听后直点头:“好啊,那我换一款游戏玩。”

  “也是类似这种服装收集和搭配的吗?”宋流声有点好奇。

  “嗯,差不多,还能养成老婆。”

  “那个,那个是什么游戏?”

  “奇迹声声。”

  游爸爸依然没能接受宋流声,却也没逼着游景行,不像电视剧里上演的狗血情节那样,说要断绝父子关系,各种折腾自己的亲儿子。

  又过了一年,宋流声和游景行举办了正式的婚礼。两人的婚礼上,游爸爸生气闹别扭没去,只有游妈妈一个人到场。

  尽管如此,人心毕竟是肉做的,他们也相信终有一天,游爸爸会放下心防。

  两人的婚礼在荷兰的一个小镇上举行,婚礼没有多么隆重,也没太多繁琐的过程,除了一些亲戚,宋流声与游景行也只请了一些平日里交好的朋友们。

  在神父和亲友们的见证下,宋流声与游景行许下了不离不弃的诺言,游景行也亲自为宋流声戴上了戒指。

  “声声,你还记得吗?我之前说过你的名字很好听。我不清楚你爸妈当初给你取这个名字,背后是不是有什么寓意。

  但我想告诉你,千万不要对自己没信心,对你的存在有所误解,你勇敢美丽,完全可以做高贵优雅的天鹅和孔雀,你也并不像流逝的声音,而是永远停驻在我的心里,是我的心声。”

  戴着戒指的两只手,十指相扣,情衷一生。

  作者有话要说:  两人的婚后,声声女装番外,秦初洵的重生故事,我看情况再更新,因为这篇文看得人太少了。

  如果喜欢这篇冷文,希望多多帮我安利,谢谢!

本书由 云玥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重生六零甜丫头 玫瑰门 独家鉴宝师 朕亦甚想你 太子养歪攻略 大佬们也跟着穿回来了[娱乐圈] 风水师秘录 穿成反派的炮灰前妻(穿书) 绿肥红瘦 都市最强特种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