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药|第24节

推荐阅读:、杀神 我的大侠系统 小温柔 婚不守舍 墓畔回忆录(墓中回忆录) 我家竹马把我惯废了 我的傲娇女老板 侍卫大人,娶我好吗 料理干物女 独战天涯
  对于生母,宋流声恨过,也怨过那个女人,可终究是他的妈妈,血脉相连,割舍不断。

  宋流声做噩梦时,常常会想起妈妈逼迫他跳舞的样子,面部表情狰狞扭曲,可怕极了。

  然而她临死前,哭着忏悔的面孔,宋流声也同样忘不掉。

  究竟喜不喜欢跳舞?

  宋流声没法一下子就否定,因为他看着舞台上那些翩然起舞的芭蕾舞演员们,会心生羡慕,而且他之前也忍不住摸了摸白宛楠的舞裙。

  所以他下意识地抵触拒绝,真的讨厌跳舞?还是害怕妈妈,始终走不出童年的阴影?

  “声声,你抬头看看我。”

  游景行动作轻柔,缓缓抬起了宋流声低垂的下巴,一双深邃的眸子凝视着宋流声,仿佛将他彻底看透了,“你还是喜欢跳舞的,对不对?”

  “……”宋流声心弦一颤,默认了。

  随后,游景行又牵着宋流声到了后台的换衣间。

  他提前就备好了芭蕾舞裙,现在亲手递给了宋流声:“声声,这是我买给你的,你穿一下试试,看看合不合身?

  他的话音未落,宋流声就眼角微红,眼里也泛起了泪意。

  这样的舞裙,宋流声实在太过怀念了。

  明知是错的,明知自己异于常人,与同龄的男孩子都不一样,但没办法,宋流声的癖好早已形成,深深地刻在骨子里,再也改不掉了。

  当宋流声穿好了舞裙和舞鞋,慢悠悠地走上了舞台。他眼帘低垂,也用手护着胸口,一时间有些羞涩。

  一个大男人这么穿,难免有点怪异,但在游景行眼中,此时的宋流声却没有丝毫的违和感。

  紧身的衣裙勾勒出他身材的曲线,手臂和双腿细长,露出来的皮肤也光洁白皙,撩人极了。

  舞台上没有别人,台下也只有游景行一个观众而已,整个厅内都显得空荡荡的,所以游景行叫宋流声大胆些,放开自我,尽情地去跳。

  “景行,我……我太久没跳了,有些动作我不记得了,跳得可能也不太标准,不一定能跟得上音乐节奏。”

  游景行一笑而过:“没关系,声声,就算你跳错了,也不会再有人打你骂你,对你做出任何的指责,我会为你鼓掌。”

  之后游景行就打开手机,放出了伴奏的乐曲。

  四周都暗幽幽的,一道暖黄的光线照在了舞台中央,也照在了宋流声的身上,让他仿若夜空中的星星。

  宋流声的脚尖轻轻一点,如鹅毛落地,跃起时又如轻盈的飞蝶。一连串的挥动双臂,旋转身子,空中弹跳和劈叉,使得他身上的短裙也随之舞动,灯光洒在宋流声的身上,星星点点,流光溢彩。

  游景行痴痴地看着,几乎移不开目光。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宋流声也保持着一个优美的姿势定在了舞台中央。他的双臂张开,下巴高抬,此时此刻,真的就像一只美丽高傲的天鹅。

  游景行兴奋地冲到了台上,一下子就抱住了宋流声。他搂着宋流声的腰身,托着他的屁股,将宋流声举了起来。

  “宋流声,你真是太棒了啊!”游景行满脸欣喜,特别激动地抱着宋流声原地转了两圈。

  后来游景行跟宋流声说的话,宋流声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忘。

  “声声,你知道鸵鸟吗?”

  “嗯,怎么突然提到鸵鸟?”

  “鸵鸟遇到危险就会缩脖子,把头埋进沙子里。我觉得这一点,你和它有点像。”游景行说着,就亲了亲宋流声的脸颊。

  “声声,不要做胆小的鸵鸟,一旦察觉到不安,当别人靠近的时候,你就缩着脖子躲起来了。你明明这么美,这么棒,就算你是鸵鸟,我也会把你宠成高贵的天鹅,美丽的孔雀,让你展开翅膀和尾巴,尽情地去飞翔。”

  三天后,游景行今晚要加班,所以还没回家,但有另一位客人来访了。

  听到门铃声,宋流声急匆匆地开了门,便看见了一个气质优雅的中年女人。

  宋流声愣愣的,还未开口询问她的身份,女人自己就直接开口表明了:“宋先生你好,我是景行的妈妈。”

第31章

  “宋先生你好,我是景行的妈妈。”

  宋流声惊讶过后,赶忙将游妈妈迎了进来。

  现在刚好是晚上七点,游妈妈一进屋就闻到了饭香,她也看到桌子上摆放着一些菜,不仅闻着香,卖相也都不错。

  宋流声做好了饭菜,今晚是想等游景行加班回来,和他一起吃的。

  “您……您吃过晚饭了吗?如果没吃,您不介意的话,要不……要不就坐下来,在这儿吃吧。”宋流声的声音微颤,内心更是慌张,毕竟眼前的女人不同一般,可是游景行的妈妈。

  游妈妈露出了一个礼貌的微笑:“谢谢,我已经吃过了。”

  宋流声点点头,随后让她坐在了沙发那儿,又忙着给她泡茶,切水果,生怕怠慢了游妈妈。

  不像一些穿金戴银,浓妆艳抹的富太太,游妈妈脸上的淡妆自然素雅,瞧着她的五官,就知道年轻时绝对是个气质美女。如今游妈妈的举手投足间也透着一份恬静温柔,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以亲近,反而很亲切平和。

  宋流声逐渐放松,不过两人独处时仍是有些尴尬。

  “景行他还在公司,估计再过一会儿才能回来。”

  “嗯,我知道。”游妈妈端起茶杯小抿了一口,然后缓缓放下,“宋先生,我这次过来,主要就想见你一面,跟你说几句话。所以你不必那么忙活,我很快就走。”

  宋流声听后心头一紧,忽然有些不好的预感。

  游妈妈扫了一圈四周,屋内干净整洁,她又瞧了瞧宋流声清秀的眉眼,笑道:“不知道景行有没有跟你说过?我当过老师。”

  宋流声点头,但这事不是游景行说的,是他之前在公司听人私下里八卦的。

  “虽然我现在退休了,但之前二十几年的教师生涯中,我教过许多学生,也见过各种性格迥异的孩子。他们有的乖巧懂事,有的调皮贪玩,也有的性格恶劣,很难管教。宋先生,我看得出来,你是个好孩子。”

  游妈妈舒缓柔和的语气,让宋流声再次放松下来,然而她的下一句话,又令宋流声瞬间绷紧了神经。

  “宋先生,你和景行的事,我已经知道了。”

  “景行是我的亲生儿子,我自然了解他,我想景行不久后就会带着你,跟我和他爸坦白一切,但是……”游妈妈蹙起眉头,摇头道,“他爸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闻言,宋流声暗自捏紧了手心,没有出声。

  “景行他爸是个思想传统,性格也很固执的人,他一旦认定的事,就很难改变。景行快三十岁了,他平时很少唠叨,也不说什么,但我明白,他其实比我更盼着抱孙子。景行之前也是喜欢女孩的,要是他现在突然……”

  后面的话不言而喻,游妈妈看了宋流声一眼,又叹道:“唉,幸好他爸暂时还不清楚你们的事,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听完,宋流声表面上一脸平静,此时浑身却泛起了一股冷意。

  “宋先生,不好意思,因为关乎到我的儿子,我事先也调查过你,我听说你好像有抑郁症,你妈妈生前也患有严重的精神病,而且你似乎还喜欢穿裙子,像女人——”

  “抱歉!”宋流声打断了游妈妈的话,他的手心里已经出了冷汗,可他坚决地摇摇头,“伯母,我明白我的出现让您很意外,您可能觉得是我把景行带上了一条歪路,让您和伯父对他的期待落空。但人心和感情是最难把控的,你们无法控制景行的心,景行也不可能事事顺着你们的心意,一直按照你们的想法走完他的人生。”

  笑容灿烂的游景行,就是宋流声勇气的来源,他捏紧了手心,又继续道:“伯母,我真的很喜欢景行,喜欢他好多年了,所以今晚无论您说什么,我都不会放开他,除非是景行他不要我,赶我走,不然我是不会离开的!”

  宋流声的态度令游妈妈惊了惊,她的眉头蹙得更紧了:“宋先生,看来我今天是劝不动你了。可我希望你想清楚,你和景行在一起,到底会不会给他带来困扰?到底怎么样,才是对他最好的方式?”

  晚上八点五十分,接近九点了,一想到宋流声可能还饿着肚子,傻乎乎地等他回家一起吃晚饭,游景行就心疼,也加快了脚步。

  尽管游景行六七点的时候,就打电话催宋流声快点吃饭,别等他了,可宋流声却笑着说还不算迟,他也不急,完全可以等游景行回来。

  然而,游景行在家门口按了门铃,却没人回应,他掏出钥匙打开门后,整间屋子里也都是黑漆漆的一片,压根就没开灯。

  游景行不免心生疑惑,因为平常就算他半夜回来,贴心的宋流声也会为他留灯,即使灯光再微弱,也照得他心里很暖很安心。

  游景行开了客厅的大灯,发现桌上的饭菜依然放得整整齐齐,一口也没动过,可惜都已经凉了。

  游景行在客厅和厨房都没看见宋流声,去了卧室也没瞧见他的身影。游景行的心一下子就悬了上来,便挨个房间寻找,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声声,声声?”

  “声声!宋流声,你在哪里?”

  最终,游景行在厕所里找到了缩在角落里的宋流声。

  宋流声的脸颊上沾着水珠,额前发丝也湿漉漉的,衬衫领口更是湿了一大片,明显是用冷水洗了脸。

  游景行一脸担忧,立即找来干毛巾帮宋流声擦了擦脸:“声声,怎么回事?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话音未落,宋流声就一下子猛地抱住了游景行,他抖着唇瓣:“景……景行,我……我不想。”

  “不想什么?声声你别怕,慢慢说。”游

  景行也顺势搂紧了宋流声,轻轻摸着他的后背。

  “景行,你妈妈七点多的时候来找过我了。”

  游景行的脸色顿时一变:“她对你说了什么?是不是为难你了?”

  宋流声微微摇头:“她劝了我好多,景行,我……我是男人,就算穿上裙子,扮成女人,但终究是个男人,我不能为你生下宝宝,而且我的病也忽好忽坏的,很难完全康复,会有一个长期的过程,我……我不想给你带来任何的困扰,让你和父母闹僵,破坏你的家庭,但是,但是……我更不想离开你!”

  游景行听后笑了笑,对着宋流声的脸颊吻了一口:“声声,你不是答应过我,要勇敢地做美丽的天鹅和孔雀吗?”

  “嗯,所以我不走,不走!”

  宋流声的生日快到了,由于先前已经送了他许多东西,游景行一时间也想不到什么合适的好礼物。

  估计问宋流声本人,按照他的性子,会说他已经收下了好多礼物,有心意就好,或者就是一句淡淡的“随便”。

  这种事万万不能随便!

  在宋流声生日的前一天早上,游景行赖床不想起来,他也搂着怀里的宋流声,舍不得松手:“声声,明天你生日,我送你一个老公,要不要?”

  宋流声的耳朵一下就红了。

  游景行如今最喜欢看宋流声害羞时的模样,又故意舔着他发红的耳垂,在他耳边吹着热气,弄得宋流声缩着脖子,想要挣脱出来:“你……你别闹我了,我要起床。”

  “想不想要老公?”游景行坏笑着,化身八爪鱼一般缠住了宋流声,“声声,我已经粘在你身上了,不要不行。”

  宋流声红着脸,拿他没办法。

  游景行开窍之后,不知从哪儿拜了师,还是无师自通,反正变得越来越会说情话了。他性格直率,一句句撩人的话说出来后,完全不觉得害臊和肉麻,反倒是宋流声,天天都被他说得面红耳赤。

  “声声,声声,声声……”

  “我明明就在这儿,景行,你……你要喊多少遍?”

  “不知道,总之我要喊一辈子的。声声,要是你听腻了,我就换一个,老婆,老婆,老婆……”

  宋流声的生日这天,正好是周六,游景行今天倒是起得格外早,一大早就出门了。宋流声安心在家等他,嘴上不说什么,但内心悄悄期待着惊喜。

  游景行从朋友的珠宝首饰店里,取出了他专门定制的钻戒。这是他之前托朋友帮忙,请法国大师设计的戒指,戒指环上还刻了字,是世上独一无二的。

  实际上游景行早就想好了,要在宋流声的生日当天,向他求婚。

  求婚后,等宋流声和他都戴上戒指,然后他们再一起去见父母。游景行知道他的父母那关很难闯过,但他好不容易找到宋流声,确定了自己的心意,不可能放手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贵女撩夫攻略 一世情缘:邪恶冷少新婚妻 狼子野心(颠覆) 达芬奇密码 甘之如饴 悍妒 我的老婆是特工 异世雷皇 玄学大佬是女配[穿书] 心软是病,情深致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