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药|第23节

推荐阅读:、重生之嫡女为谋 乔少一婚宠到底 铁血佣兵 法宝修复专家 君子不泣 万千世界交易所 忠仆之妻 把店铺开遍修炼界 名媛修炼手册 恐怖都市
  那样的表情语气,像极了宋流声小时候,那些捉弄欺负他的孩子们。

  有的孩子不懂事,什么话都敢说,好听点叫“直言不讳”,喜欢直来直往,难听点就是肆无忌惮。

  这些直白的话,如同尖刺一般,扎进心里很痛,也令人寒心。

  “景行,后天就是周日了,我不知道他们爱吃什么,该买哪些菜回来,我……我还没做好准备,所以……”

  “你是不想见小楠吗?”游景行一眼就看穿了。

  宋流声轻轻“嗯”了一声,他放下了手中的碗,忽然感到一阵无力。其实往后不只是白宛楠,他还要面对游景行的父母,其他的亲戚朋友。

  他们会那么轻易接受这样一个自己吗?

  宋流声不愿去多想,越想越没了信心。

  游景行暂时没吭声,他将宋流声手中的碗接了过来,冲洗过后,就关掉了水龙头。然后游景行牵着宋流声微凉的手,带他到了客厅。

  让宋流声坐在沙发上,游景行他则是握着宋流声的双手,用大掌包裹着宋流声的手,蹲在了宋流声的面前。

  “声声,有些人和事你是躲不过的,早晚都会见面。”游景行抬头凝望着宋流声,本来柔和的眸光变得严肃而坚定,“你得见小楠一面,她也要见你,因为她做错了事,伤害了你,必须要道歉。”

  “景行,我——”

  猜到了宋流声的担忧与顾虑,游景行打断了他,又道:“无论发生什么事,声声,你要记住,我都会陪你一起。”

  游景行说着,也卷起袖子,露出了手腕上的红绳,指给宋流声看:“这是你帮我系上的,我再也不会摘下来了,一辈子都不会。声声,去年我过生日的时候,我把你以老同学和朋友的身份介绍给他们认识,这次……”

  “这次呢?是什么身份?”

  “爱人。”

  到了周日这天,游景行跟朋友们约好了,喊他们十点后再过来,反正大概中午十一点多,十二点才会开饭。有些外地的,路远不太方便的朋友,游景行也会亲自开车去接。

  因为要准备一大桌子,将近十个人的饭菜,宋流声早上七点就起床了。他去菜场逛了一圈,回来后就见到了秋亦芷。

  离饭点还有两个多小时,秋亦芷明显是提前过来帮忙的。她也买了一些肉类和蔬菜,拎着小糕点,笑着说她也会露两手,做几道拿手菜。

  游景行本人完全没有料理天赋,进了厨房也只是帮倒忙,所以他非常有自觉性,在一旁泡茶倒水。但他不忍心让宋流声一个人忙活,便请来了帮手秋亦芷。

  秋亦芷挑了挑眉,打趣道:“景行,其实你叫我来吃饭是其次,主要是为了帮某位吧。”

  游景行笑笑:“亦芷,下次我保证请你吃大餐,你爱吃什么就点什么,统统我来买单。”

  不过随口开个玩笑,秋亦芷也没和游景行真的计较,她瞥了一眼厨房里的宋流声:“景行,你总算是开窍了,一旦恋爱了,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我原以为你没什么浪漫细胞,神经也很粗的。”

  游景行被她调侃得不太好意思:“我原来有这么迟钝吗?”

  “不是迟钝,可能是你一直没遇到那个特别的对象,现在终于有了。”

  从去年到今年,宋流声这才是第三次与秋亦芷见面,他依然很有礼貌:“好久不见,秋小姐。”

  “以后像景行一样,叫我‘亦芷’就成,我也喊你‘流声’,可以吗?反正大家迟早是朋友。”

  望着秋亦芷爽朗的笑脸,宋流声点了点头。

  “流声,凡事坚持最难,尤其是这种一方默默付出,另一方却毫不知情的感情,也许苦等多年,也终究无果。但是你等到了,恭喜!”

  现实里有太多段暗恋的感情,有时候即使是两人互相喜欢,但都阴差阳错,没法走到一起,不得所终。

  宋流声也见过很多,比如秦初洵,比如眼前的秋亦芷。

  “我只是比较幸运。秋……不,亦芷,你也很勇敢。”

  秋亦芷笑着摇摇头:“如果没有那么久的坚持,足够的勇气,你也没法获得这份幸运,这不是偶然。流声,其实你不用太顾虑我,因为我……”

  她突然一顿,故意卖了个关子。

  宋流声听得一愣:“因为什么?难不成有什么好事?”

  “猜对了!”秋亦芷眉眼一弯,“流声,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明年打算结婚了,到时候会发请柬给你和景行,你们要记得来啊!”

  “嗯,一定会的。”

  在中午开饭之前,白宛楠也按响了门铃。

  白宛楠今天依旧穿得很漂亮,在外人眼里,她是倍受宠爱的小公主,脸上始终挂着自信得意的笑,不过现在这会儿,倒是有些底气不足。

  不仅是宋流声见到她会紧张,白宛楠也有点不适应和尴尬。在宋流声离开的那半年里,游景行对她态度冷淡,她自己心里也不好受。

  虽然一想到宋流声这个大男人有那种癖好,白宛楠就心情复杂。可再仔细想想,现在人们的接受度越来越高,只要宋流声不伤害到别人,不影响别人的生活,也没必要那么抵触。

  白宛楠也不得不承认,表哥游景行的接受度比她高,教养也好太多了。

  “流声哥,对……对不起,我之前不该那样说你。”白宛楠垂下了头,在没得到宋流声的原谅前,都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宋流声有点惊讶,此时的白宛楠不像他之前认识的小表妹,身上的任性与骄纵似乎少了一些。

  毕竟是游景行的表妹,宋流声也不想和她较真,省得以后相处尴尬,令游景行为难。

  他淡淡说了一声“没事”,也说他今天做了糖醋鱼和红烧排骨,让白宛楠等会儿多吃一点。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想法,不同成长环境,形成的三观也有所不同,宋流声并不想求得所有人的理解,只要游景行能懂他,尊重他,宋流声就已经知足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大家围着一张圆桌子,吃的都是家常菜,比不上酒店和餐厅那么高档,但味道也很香,让他们感觉更亲切。

  不同于去年的生日聚餐,朋友们没再调侃游景行,一口一声地唤着秋亦芷“嫂子”。因为他们现在知道了秋亦芷和游景行压根没交往过,如今更无可能性,毕竟秋亦芷有了一个暖心男友,两人的恋情也很稳定,明年就打算结婚了。

  宋流声对其中一个圆脸的胖大哥印象最深,上次生日会就是这位赵大哥,和他聊得最多,亲切地喊着他“流声”。

  游景行也常常说起他,嘴里念着“赵胖”,回忆起他们大学三年的时光。

  赵哥问过游景行近期的工作情况后,感慨岁月匆匆:“景行,我们家东东都两岁了。亦芷也快嫁人了,你怎么还是孤家寡人?再这样下去,估计你爸妈得逼你相亲了,哈哈。”

  游景行眸光微变,然后看了一眼旁边的宋流声。宋流声与他静静地对视着,也不说话,两人只是用眼神在交流。

  见状,赵哥又道:“景行,你和流声的关系还真好,没想到不仅住在同一个小区,而且就是隔壁邻居,也太巧了。”

  游景行却是微微摇头,他酝酿了许久,终于当着大家的面,握住了宋流声的手:“其实我和声声已经算是同居了。”

  赵哥顿时一呆:“……”

  “今天把大家喊来,主要想说的也是这件事,我和声声以后也会一直住在一起。”

  游景行语毕,不止是赵哥,其他朋友也都放下了酒杯和手中的筷子,他们心思各异,陷入了一阵沉默。

  这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游景行就差没说出“结婚”二字。

  相识多年,他们了解游景行的个性,一向直率坦诚,这当众出柜的直白方式,倒也符合他的做事风格。

  其实在他们得到通知,今天过来之前,心中就有数了,现在游景行这么一说,让他们完全确定了猜测。

  宋流声回握住游景行的手,越来越紧,心中暗自为他捏了把汗。

  游景行自己想得很通透,今天来的这些人都是与他认识许久,三观合,也玩得来的朋友。既然是他的朋友,那么自然也要能接受宋流声,不然以后难免会有所膈应。

  这顿饭后,不管将来他们会不会与自己有过多来往,是去是留?游景行都尊重。

  赵哥率先打破了尴尬的氛围,他举起酒杯,笑道:“来,景行,流声,我敬你们一杯!”

  赵哥仰着脖子,爽快地一饮而尽后,其他人也纷纷笑着与游景行和宋流声敬酒。

  之后,赵哥和游景行单独聊了几句:“景行,既然你选择了这条路,就勇敢地走下去,反正我一直都是支持你,站在你这一边的!”

  游景行笑着拍了拍他:“赵胖,你果然够兄弟。”

  饭后,白宛楠呆愣愣的,仍是没缓过神来。表哥游景行在饭桌上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么优秀的表哥,怎么可能和宋流声……

  白宛楠当时瞪大了双眼,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理解错了?

  游景行却给了她一个笃定的眼神。

  见白宛楠独自坐在沙发一角发呆,秋亦芷过去坐在了她身旁:“小楠,你是不是有点被吓到了?”

  白宛楠抿着嘴巴,不说话。

  秋亦芷又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小楠,或许你现在不能理解景行,也不太懂这种感情,但是流声他对景行的意义是特殊的,无可替代的,就像你和你妈妈,对你爸爸的意义。”

  之后秋亦芷又耐心地跟她说了许久,白宛楠转动着眼珠,却久久没吭声。

  因为是星期天,明天周一白宛楠还要赶早上学,所以下午四点多的时候,游景行的姑姑就开车过来,准备接走女儿。

  游景行带着白宛楠,宋流声也陪他们一起下了楼,见到了游景行的姑姑。

  就像游景行所说的,这些亲戚迟早要见,他是躲不过的。

  姑姑望着游景行时一脸笑眯眯的,可一瞧见宋流声,神情就微微一变,多打量了宋流声两眼。

  女人的直觉告诉她,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转眼又过了一星期,这周六的早上,游景行一大早就精神奕奕,说要带宋流声去一个地方。

  宋流声问他去哪里?他也不说,始终守口如瓶,神神秘秘的,笑得意味深长。

  游景行带他出门约会的时候,常去看电影,也看过一些话剧,小品和歌剧等等,宋流声以为这一次也差不多,直到舞台上的帷幕拉开,他看见了五个穿着白色舞裙的女生。

  原来这是一场芭蕾舞表演。

  宋流声的眼底瞬间闪过惊愕,游景行这时将他的手握在了掌心里:“声声,别紧张,也别多想,你就当个普通观众,看一场舞蹈表演,反正有我陪着。”

  从游景行手掌传来的温度,总能让宋流声安心,他便“嗯”了一声。

  五个人表演的天鹅湖,中间跳得最好,也是领舞的那个女生,让宋流声不禁想到了年轻时的妈妈。

  她穿着白色的舞裙和舞鞋,将头发高高盘起,当站在舞台上的那一刻起,她就如同高贵优雅的公主,台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她的身上……

  她舒展双臂,踮起脚尖,漂亮的舞鞋转动着,随着修长的双腿舞动,裙摆在灯光下仿佛闪着点点光芒。

  转身,跃起,落地,她的一系列动作干净利落,迷人的双眼含着笑意,也撩动着观众们的心。

  当表演结束,台下便是一片如雷的掌声。

  曾经宋流声是多么地仰慕年轻时的妈妈,只可惜后来……

  如今,眼前的这场天鹅湖表演也落下了帷幕,观众们纷纷起身散席,游景行却拉着宋流声,说让他再等一会儿。

  等其他人都走光了,游景行又牵着宋流声的手,带他来到了舞台前。

  “声声,你还想再跳舞吗?”

  “……”这话令宋流声一怔。

  “你真的不喜欢跳舞,很讨厌吗?”

  宋流声的心又颤了颤,他低头不语,陷入了沉思。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一品娇娘 重生之锦鲤小棉袄 名利场 我想和你做好朋友 我的未婚妻是修真者 肯定自己 顾道长生 自始至终都是你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我的老公有点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