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药|第22节

推荐阅读:、背靠神君好乘凉 婚痒 英雄联盟之从小兵开始 我妻娇艳/渣男他娘 据说每天都发糖[娱乐圈] 入骨冷婚:老公,温柔点 古代生活 天尊武修 拐个医生回家[重生] 阿媛
  宋流声家中原本养了一只小土狗,之前他带着宋奶奶离家,就拜托邻居大婶帮忙照顾,这会儿“小黄”已经长大了“大黄”。

  它也不像小时候那样,总是“汪汪汪”的叫唤,变得乖巧懂事,天冷了就懒洋洋地依偎在宋奶奶的脚边,陪伴着主人。

  游景行这次过来小住几天,向来爱狗爱猫,喜欢小宠物的他,一见到这条大黄狗就眼里一亮,逗着它玩了好一会儿,看得宋奶奶在一旁乐呵呵的,笑得合不拢嘴。

  晚饭过后,老人家一般睡得早,所以宋奶奶早已进入了梦乡。

  过年期间,游景行大老远地赶过来,连续开车好几个小时肯定很疲累,宋流声递给他干净的衣服,催他赶紧先去洗个热水澡。

  游景行却拉住了宋流声,不仅舍不得松手,他整个人也贴在了宋流声的身上:“声声,你今晚陪我一起洗,好吗?”

  距离上一次两人一起去汗蒸馆泡澡,已经过了快一年的时间。

  浴室里水声哗哗,水汽蒸腾,室内的温度逐渐攀升………

第29章

  宋流声的眼中全是迷蒙的水汽,他瞧着镜子里的自己,张着红唇不断喘息,胸前的两个小乳粒变得殷红而硬-挺,沾着津-液,也泛着淫-靡的水光。

  他的两条腿更是被分得极开,前端的小嫩茎不知何时已经高高翘起,与游景行紧密契合的羞耻地方,更是湿哒哒的一片。

  随着一次次的贯穿,游景行的性器摩擦着湿热的内膜,渐渐成了深红色,也不断地胀大,他每次挺进都伴着“噗嗤”的水声,每次抽出也都带出了一波汁液。

  通过镜子,宋流声看到自己的身下,汁液不断地飞溅出来,白嫩的屁股也被撞红了,穴里的肠肉更是在一次次猛烈的肏弄中外翻出来,粉红湿嫩,看得他浑身愈加燥热,一张脸红透了。

  不仅仅是视觉上的刺激,之后游景行又握着他的手,放在了他自己的肚皮上,让宋流声感受着来自内部的剧烈律动。

  从掌心源源不断地传来的颤动,视觉与触觉的双重刺激,导致宋流声的后穴不断地收缩着,更加紧紧咬着游景行激烈肏弄进出的巨物,

  肠道里的嫩肉也几乎能感觉得出肉棒脉搏的跳动,以及柱身上的根根筋脉,宋流声的快感被逐渐放大,抑制不住地浪叫出声:“嗯啊!好…好大!景行,啊啊!好…好棒啊,舒……舒服……”

  游景行也觉着异常舒爽,因为宋流声的嫩穴紧致而有弹性,每当他进入的时候,宋流声就乖顺地放松内壁;而他抽出来时,下面这张销魂的小嘴又恋恋不舍地挽留着,把游景行的肉棒按摩伺候得无微不至,让游景行插送的幅度越来越猛,恨不得一辈子都埋在这个软绵湿润的小穴里。

  在游景行持久的肏弄中,从尾椎蔓延出的酥麻快感,仿佛电流一般流遍了宋流声的全身。早已感知不到痛感,他被一阵阵颤栗的愉悦刺激着,所有的理智也都被淹没了。

  宋流声半阖着眼,意乱情迷地叫唤着,也大力扭动着布满了吻痕的身体,他仰着脖子,只知道一味地去迎合游景行:“啊……好棒!啊啊……好……好会干!嗯啊!景行,再……再深点,啊啊!”

  听着他越来越大声的浪叫,游景行贴在他的耳边,提醒道:“声声,小点声,不然把奶奶吵醒就不好了。”

  游景行是有些故意的使坏,他本打算逗弄宋流声,结果话音未落,反倒是他闷哼一声,因为宋流声的内穴骤然紧缩,险些把他夹得精关失守。

  一瞬间紧张起来的宋流声,恢复了一些理智,立即咬住了下唇。

  可是没一会儿,游景行的腰身不断往上顶起,撞击着宋流声内穴的更深处,宋流声身体的重心都集中在了后穴处,他的腰杆一阵阵的发酸,爽意也冲击着他的大脑,所以渐渐的,就算宋流声死命咬住下唇,也难以自抑地发出了一串破碎的呻吟声:“嗯啊!啊啊……舒……舒服!嗯呜呜……”

  此时,他前端的性器也挺得笔直,迫切地渴望着射出。

  终于,宋流声哭叫着喷射出来,白沫也直接喷在了面前的镜子上,显得异常淫靡。

  “好紧!声声,放松,你太紧了……”

  宋流声高潮中的嫩穴简直紧到了一个极致,使得游景行猛吸了一口气,感受浑身血液都快逆流了一般。

  两人的下体结合得亲密无间,后来宋流声的双手撑在了镜面上,开始摇头哭喊求饶:“啊啊!嗯呜呜,景行……别……别这么快……啊!”

  但是内穴里来回摩擦与扩张着黏膜的凶物,却动得异常凶猛,肉棒次次都顶到了穴心,强烈的顶撞感,好像快把宋流声的心肺都给顶了出来。

  他的双腿彻底没了力气,酸酸软软的甩动着,任游景行肏弄与贯穿。

  游景行的腰部剧烈地挺送着,打桩似的肏干着宋流声,宋流声被肏得神志不清,双眼涣散,不停地啜泣求饶:“啊啊!景行,轻点……呜呜不行……我要……要坏掉了!嗯啊啊……”

  感觉到宋流声身子的剧烈痉挛,游景行知道宋流声又要高潮了,于是他将宋流声转过了身子,然后吻住他的嘴巴,又是狠狠地一记贯穿。

  顿时,宋流声的小腹绷直,一股股地射了出来。

  与此同时,游景行也满足地射在了他的内穴里,精液又多又稠,灌得宋流声的小腹都微微鼓起。

  担心宋流声会感冒,游景行就没在浴室内做得太久,在宋流声射了两次后,游景行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帮他缓和高-潮后的余韵。

  而宋流声累惨了,他无力地瘫软在游景行的怀里,连胳膊都抬不起来,只懒洋洋地轻哼着:“景……景行,景行……”

  即使在无意识中,宋流声也喊着他的名字,听得游景行心头发热,低头亲了亲他。

  宋奶奶年事已高,夏天那时候生了场大病,血压飙升,直接导致了昏迷。现在即使出了院,在家休养,她也愈加感到精力不足,越来越没力气,提不起精神,经常懒洋洋地躺一天,她也没法再像以前一样勤劳地做家务活。

  自己与游景行的事情,宋流声没有向年迈的奶奶表明,毕竟宋流声连自己的抑郁症和女装癖都不敢说出口。

  况且即便说了,如今老年痴呆的奶奶,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少,怕是也听不懂了。

  除了宋流声,宋奶奶现在勉强只能分得清一两个人,她认得隔壁热心的邻居大婶,对游景行也有点印象,会笑着唤他“小游”,夸他长得俊,也知道他是来自大城市的孩子。

  这天,游景行一边摸着家里大黄狗的脑袋,一边给他喂食,大黄狗高兴得直摇尾巴。

  不远处的宋奶奶倚靠在椅子上,瞧着一人一狗,脸上始终挂着笑容,连皱纹都弯成了慈爱的弧度。

  “小游啊,你会一直做声声的朋友吧?”宋奶奶突然开了口。

  游景行微微一怔,眸光转向了宋奶奶,也缓缓地向她走来。

  “这是当然的!”游景行在宋奶奶的身边蹲下,“奶奶,怎么了吗?”

  “我……我应该……”宋奶奶张着嘴想说什么,却是捂住了胸口,一阵咳嗽,“咳咳!咳咳咳……”

  游景行赶忙起身,倒了热水端来给宋奶奶喝,也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帮她顺气。

  “奶奶,您是不是着凉了?要是难受,我和声声带您去医院。”

  “别……别别!”宋奶奶直摇头,一听到“医院”这两个字,她似乎就很抗拒,“一把老骨头折腾不起了,我就想在家待着,还是家里舒服啊。”

  游景行又怔了怔,这会儿的宋奶奶,看起来倒是挺清醒的。她目前的情况忽好忽坏,也不是一直那么痴痴傻傻,浑浑噩噩的。

  只不过毕竟年纪大了,抵抗力很差,身体也每况愈下。

  关于这一点,宋奶奶心中也有数,她缓缓对游景行道:“小游,我……咳咳!我应该活不了两年了,到时候我们家声声……就拜托你了。”

  有一种温柔,是心有所觉,若有所感,却不说穿,亦作不解。

  春节过后,宋流声跟着游景行去了帝都。

  虽然游景行始终有把接宋流声回去的想法,但他不急,倒是宋奶奶催着宋流声赶紧找份靠谱稳定的工作,总不能让他一直待在家乡小镇做兼职,不然白念了那么多年的书,也可惜了好学历和之前的工作经验。

  宋奶奶明白孙子的孝心,可男人前途和事业也很重要。痴傻时,宋奶奶不怎么说话,但清醒时就反复说自己身体没大碍,身边有邻居大婶陪着就好。热情的邻居大婶也连连点头,很乐意照顾宋奶奶。

  宋流声叫他们如果出了什么事,一定要第一时间联系他。

  游景行也说,他们元宵节会回来一趟,他准备和宋流声一起做元宵给奶奶吃。等再过阵子,后院田里的草莓成熟了,他们肯定也会回来摘的。

  宋流声依然回到了之前住的小区,他原来的房子如今被游景行买下,但屋内的陈设还是与原来的一样,家具也没换掉,维持着原样。

  而且游景行也会定期亲自打扫,家里干净整齐,始终在等着另一个主人回来。

  游景行帮宋流声拎着行李箱,笑嘻嘻地将宋流声迎了进来:“声声,欢迎回家。”

  宋流声的心窝里暖洋洋的,笑了。

  后来游景行帮宋流声整理行李,收拾衣物,自然也看到宋流声之前藏起来的一些衣裙,女式的鞋袜和化妆品等等。

  尴尬的宋流声,打算再次藏起来,游景行却笑了笑,从后面搂住了他的腰:“声声,你怎么还害羞?你都被我看光了,我看看这些衣服又有什么关系。”

  宋流声听得双颊发烫,一时不知如何反驳。

  宋流声单纯青涩的反应,总是让游景行心头一动,他的眼里笑意流转:“声声,而且你难道忘了吗?我年前也买了几套裙子送你,你还没穿给我看呢。”

  宋流声的心也跳动着:“我……我想留着,以后慢慢穿。”

  “好啊,你随时都可以穿的。”

  之后游景行还说,宋流声以后的化妆品,可以买更贵更好用的牌子,他来付钱。

  高跟鞋也要买更漂亮的,只不过,游景行有点担心要是鞋跟太细太高了,宋流声走路走久了,容易脚酸脚疼,万一崴到脚了,那就更不好了。

  “声声,你想好找什么工作了吗?还是干脆回到原来的公司,回到我们运营部算了。”游景行又关心起游景行今后的工作,如果宋流声不介意,他完全可以利用人脉帮他。

  宋流声没思考多久,直接道:“景行,我想回去帮你。”

  “真的?”

  “嗯。”宋流声目光坚定,工作问题他回帝都之前,就考虑好了。

  “但我如果每天都能在公司看见你,恐怕没心思工作了,因为满脑子都想着你。”

  宋流声听后一愣。

  瞧他这种反应,游景行立马就“哈哈”笑了两声,然后伸手刮了刮宋流声的鼻尖:“傻声声,我开玩笑的,我要是不好好工作赚钱,将来拿什么养你。”

  重新回到这家公司,宋流声难免有些尴尬,并且他的性子内敛沉闷,之前在公司里也没几个处得好的同事,也向来不是有人缘,容易受欢迎的那种人。

  顾虑到宋流声,游景行特地交代了柳晓,让宋流声继续在她手底下做事。

  柳晓如今成了柳主管,常常眼神一凛,就不怒自威。员工们被她管教得很好,现在私下里都不敢胡乱八卦,说别的同事坏话了。

  游景行升职做了经理后,小潘就不再是他身边的助理了,而被分配到了运营部其中一个工作小组内。

  去年夏天宋流声主动离职,小潘吐槽说,宋流声是受不了压力,靠着和游景行的关系,他有点“做贼心虚”,绝对就是一去不复返了。

  谁知今日,小潘被狠狠打了脸。

  宋流声入职后的一周,他又重新适应了工作环境和节奏,逐渐步入正轨。

  这周五的晚上,游景行在厨房陪着宋流声,一边帮他洗碗,一边和他聊着天。

  “声声,礼拜天我想请朋友到家里吃饭,你看怎么样?

  宋流声愣了愣。

  “都是跟我关系不错的朋友,你之前在我的生日会上应该都见过,亦芷她也会过来,还有……小楠。”

  宋流声闻言一颤,又不由地紧张起来。

第30章

  时隔许久,宋流声再一次从游景行的口中听到了“小楠”,他又提起了那个小表妹白宛楠。

  去年宋流声之所以会匆匆逃离,被游景行发现他有女装癖的事,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白宛楠告知的。

  他偷偷戴上了白宛楠的草莓发夹,也不自觉地摸了一下她的芭蕾舞裙,结果就被白宛楠撞见了。

  过了这么长时间,宋流声依然记得很清楚,当时白宛楠脸上的嫌恶表情,还有她说:流声哥,你好奇怪!你原来是这么奇怪和恶心的吗?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催眠疯人怨 都市之护花狂兵 令女性胆寒的杀意 学霸恋爱日常 白衣校花与大长腿 解密天机档案 我不爱你爱谁 阿婉 谋罪 凶杀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