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药|第20节

推荐阅读:、谋杀局中局 纯爱总局人渣改造中心(第二部) 宠娇妻 女神是撩妹狂人[古穿今] 拒绝暴君专宠:史上最凶猛王妃 恶毒女配的求生之路 青山 重生之家贼男防 惊魂焚尸场 冰之公主殿下的宽恕
  宋流声闻言脸颊发烫,心跳如鼓,其实真正幸运的那个人,是他才对。

  早上起床洗漱后,宋流声就给游景行做了早餐,然后两人又一起吃了午饭。

  吃饭的时候,游景行不像之前的礼貌客套,直接坐在了宋流声旁边,与他挨得很近,还说要动手喂他,宋流声直摇头不好意思;游景行就不断往他的碗里夹肉,劝他多吃点长肉。

  总之从昨天开始,游景行就一直赖在宋流声的家里,因为他一刻也不想离开宋流声。

  到了下午,宋流声看了看日历,十二月份还剩下三天,这一年即将结束了。

  随后宋流声在网络上刷到了某位男演员的动态,得知他就在本市的影视城拍戏,也看到了那位男演员的剧照。

  宋流声的表情顿时凝重,他攥紧了手机:“景行,我想介绍一个朋友给你认识。”

  游景行瞥了一眼宋流声握在手里的手机,隐约察觉到了什么:“朋友?你们关系很好吗?”

  “嗯。”

  “那我肯定要见见啊!”游景行笑道。

  宋流声无奈地摇摇头:“他……他去了很远的地方,你没机会见了。但是,我想和你说一说他的故事。”

  语毕,宋流声就点开了手机相册,给游景行看了两张照片,一张是穿着病号服,男装样子的秦初洵,另一张则是秦初洵的女装照。

  游景行神色一变,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淡淡笑道:“他应该是个很能理解你的朋友,我也很好奇他的故事,声声,你可以慢慢说。”

  宋流声点头,缓缓道来:“他叫秦初洵,景行,不知道你有没有印象?其实他之前是个明星,但后来……”

  一天后,游景行陪着宋流声到了本市的影视城。

  在他们来之前,游景行联系了几个朋友,他认识的人比较多,其中有朋友是做影视传媒的,也有朋友学了导演专业,实习时会跟着剧组到处跑。

  通过一些关系,两人以粉丝的身份来探班,见到了这位楚先生。

  剧组里除了导演,几位老戏骨前辈,大家都礼貌地喊他“楚老师”,“楚哥”,因为尽管楚先生的年纪不大,但已经出道六年了,如今又是当红演员,经常上娱乐热门。

  之前楚先生公布恋情,伤了不少粉丝的心,他们在微博上纷纷刷屏,伤心欲绝,说失去了男神。

  可这位楚先生向来很有原则,他不担心粉丝的流失,也不怕影响星途,前不久就和圈内的另一个女明星结婚了。

  男神和女神在一起了,大家各种嫉妒羡慕恨,但也不得不感叹,他俩确实是金童玉女,怎么样都配一脸,很有夫妻相,是圈内非常登对的一对明星夫妻。

  “你们不像是我的粉丝,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楚先生这人不喜欢兜圈子,让宋流声他们直接说明来意,以免浪费口舌,耽误彼此的时间。

  楚先生新婚不久,宋流声瞧了瞧他手上的婚戒,问道:“楚先生,你还记得秦初洵吗?”

  楚先生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没吭声。

  “听说你和他高中时就认识了,大学也是同学,而且你们也差不多是同时出道的,但他——”

  “他早就退圈了。”楚先生打断了宋流声的话,表情愈发的不悦,“我跟他不熟,如果你们是要来打听他的事,那找错人了,你们可以走了,不要再继续耽误我的时间。”

  “你知道他有心脏病吗?”

  楚先生听后一怔:“你……你说什么!”

  “初洵之所以会退圈,其中很大的原因,就是他的病。”

  楚先生的眼中闪过惊愕,脸上的表情渐渐转为一种失落无奈:“原来是他病了,那他现在还好吗?”

  “他现在……”宋流声一顿,后面的话,尽管酝酿了许久,但一时间仍是说不出口。

  站在宋流声旁边的游景行,轻轻拍了拍他,为他打油打气。宋流声捏了捏手心,强忍住悲伤,然后从游景行一直拎着的牛皮纸袋中,取出了一个铁盒子。

  宋流声拿着盒子走近楚先生,递给了他:“楚先生,初洵他……已经不在人世了。”

  “其实我是初洵的朋友,他的遗物是我帮忙整理的,然后我发现了一个盒子,这里面装着的东西,全是关于你的。”

  楚先生大惊,一脸的难以置信。这下他再也抑制不住,双手不由地颤了颤,他不想伸手去接,但为了确认事实,还是接过盒子,将其打开了。

  楚先生映入眼帘的第一样小东西,就是半块橡皮擦。这是他高中时第一次借给秦初洵的东西,那时候两人还不熟,他只是顺手帮助同学而已。

  秦初洵想还给他,但楚先生还有别的橡皮,也就直接送了秦初洵。

  橡皮擦上依稀能看到楚先生的字迹,有他的名字,后来秦初洵在旁边写上了他自己的名字,还用红笔在两个名字之间画了个爱心。

  楚先生上学期间用过的草稿纸和便签纸,一般会揉成一团然后扔掉,但秦初洵事后会偷偷捡起来,将它们展开,抹平褶皱,夹在他的日记本里。

  除此之外,楚先生用完了、没油的笔,一些修正带,空了的涂改液等等,秦初洵也都留着。

  盒子里还有秦初洵高中和大学时的日记本,因为是秦初洵的隐私,宋流声没有看,但想必都是围绕楚先生的,记录与他的点点滴滴。

  见楚先生的目光凝在这些物品上面,始终低头不语,宋流声心中叹息,又道:“楚先生,这些你曾经扔掉的东西,初洵却当作宝贝一样,偷偷地都收藏起来,格外珍惜。

  你出道后,他也开了无数个小号,给你留言,一直鼓励和支持你,还入了你的粉丝后援会。可是他每次用大号与你互动,努力站在你身边时,却总是被你误解。”

  “希望你不要再一直误会他了,初洵说着讨厌你,不要再喜欢你,可一直都保留着这些东西,舍不得扔,直到最后闭上眼睛。”

  沉默良久,楚先生总算抬头开口:“他……葬在哪里?”

  宋流声说了一个地址。

  “谢谢。”楚先生微微点头,之后捧着那盒遗物,又不自觉地开始发呆。

  当他的助理来催时,楚先生摇摇头,说是突然不舒服,要请几天假。

  “景行,我是不是做错了?是不是不该告诉楚先生?”

  “别多想。”游景行摸了摸宋流声的脸,又用指腹慢慢抚平他皱着的眉头,“就算你现在不告诉他,我想在将来的某一天,楚先生也迟早会知道,也许他那时候会更加后悔。”

  两人出了影视城后,宋流声抬头看了看天空,天空蔚蓝,阳光灿烂,他此时想到秦初洵,心情也远没有先前那般沉重,释然了许多。

  他对游景行说:“景行,我救不了妈妈,也没法让初洵活过来,但我想救自己,想治好病,好好地活下去。”

  游景行抱住了他:“嗯,你当然要好好活着!万一你有什么三长两短,让我怎么办。声声,一切都会变好的,你的病也会好起来的!”

  听着他的话,宋流声的心仿佛泡在了暖流里,这个冬天,也变得不再寒冷。

  十二月十一号这天,人们即将迎来新的一年,明天就是元旦,今天也十分热闹。

  外面的商场,超市,各种店铺或多或少都会打折,搞一些优惠活动;全国各大卫视也都有跨年晚会,不同的电视台,有不同的大咖现身,进行跨年夜的狂欢;网络上的各大社交和娱乐平台上,也为网友们准备了跨年红包,还能和喜爱的偶像互动。

  许鸣延和盛晖前两天回了帝都,而游景行由于一直没回总部公司,所以这天早上还在忙工作。他接了几通电话,随后又通过视频会议交代事情,给员工们安排了工作任务。

  宋流声不敢上前打扰,但他偷瞄了几眼,见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尤其是之前的组长柳晓。

  视频会议结束后,宋流声问游景行什么时候回公司?

  游景行说大概是元旦节过后,他也希望宋流声能随他一起回帝都,毕竟他们都是北方人,游景行心疼宋流声,不想他和宋奶奶一直远离家乡。

  下午的时候,游景行打算带宋流声出门玩,他还为宋流声准备了一套衣服。

  他俩穿的是情侣服,不仅是套在外面的羽绒大衣,两人佩戴的帽子、围巾和手套也都是情侣款的,不过,宋流声的这一套是女款的。

  望着粉裙子,可爱的毛绒雪地靴,以及一条印着草莓图案的粉白打底袜,宋流声愣了愣,压根没想到游景行会亲自准备这些。

  他突然很难为情:“景行,我……我真的要穿成这样出门?”

  其实自从那次病情突然加重后,宋流声已经许久没穿过裙子了。

第26章

  “景行,我……我真的要穿成这样出门?”

  “怎么了?”游景行语气柔和,“声声,你要是不喜欢这一套,我们换别的穿,还是说你不想穿裙子?”

  “我……”

  宋流声也没有拒绝,他明白游景行这么做的原因,肯定想帮他敞开心扉,为了帮他治病。

  “景行,我……我这样一个大男人在你面前穿裙子,你真的不介意反感,不会觉得奇怪和恶心吗?”

  因为过往的一些可怕经历,给宋流声留下了阴影,严重摧残了他的自信。他始终心有芥蒂,所以宋流声还想再确认一次,想听游景行亲口说出那个“不”字。

  结果宋流声的话音刚落,就突然被游景行吻住。游景行对着他的唇瓣轻轻咬了咬,带了点惩罚的意味:“声声,你很好,一点也不奇怪!以后不许这么说自己了。”

  游景行也握紧了宋流声的手,与他额头相抵。游景行注视着宋流声的眼眸里,一片认真坚定:“声声,我知道以前在你身上发生过一些不好的事,你也被一些人伤害过,但他们不是我,我和他们绝对不一样,你也要相信这世上心存善意的人还有很多,你也遇见了许医生,盛医生和秦初洵,不是吗?”

  “彩虹有七种颜色,花朵五彩斑斓,我们生活的世界更是缤纷多彩。声声,我见过一些不喜欢留长发,不穿裙子和高跟鞋的女孩子,她们一头短发,穿西装打领带,她们喜欢打篮球,拳击和武术,她们的酒量也比男人好,强壮力气大,活得比一些男人还要潇洒帅气!

  这类女孩子如今越来越常见,那为什么喜欢粉色,爱打扮穿裙子的男孩子,就奇怪呢?他们当然也可以长发飘飘,穿上漂亮的衣裙,他们笑起来的模样也很美!”

  “声声,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活法,人活着最重要的是开心,是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生活,努力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所以你在我面前,完全可以打扮成自己喜欢的样子,做一个开心漂亮的宋流声。”

  听完这么一番话,宋流声内心所有的不安与疑虑都没了,不禁主动搂紧了游景行:“谢谢!真的谢谢!”

  “谢什么。”游景行笑了笑,拍着宋流声的后背,“声声,我现在可是你男朋友了,以后别跟我这么客气。”

  之后宋流声换衣服的时候,游景行在一旁帮忙,就像照顾孩子似的,他坚持要帮宋流声套毛衣,拉裙子拉链,系衣扣;游景行还抱着宋流声到了床上,脱下他原本的裤子,要帮他穿打底袜。

  宋流声害羞极了,不停摇头,游景行却道:“这是男朋友该做的,声声,你就让我帮你穿一次,虽然第一次可能有点笨手笨脚的,但熟能生巧,我多帮你穿几次就好。”

  宋流声被游景行说得脸红心跳,他自己也完全说不过口才好的游景行,后来也就由着他了。

  宋流声的腿上,之前被他自己割伤的痕迹,因为涂了一阵子的药膏,如今淡了许多。医生也说了,伤口虽多,但都不深,所幸不会留下任何疤痕。

  可游景行瞧着上面的道道痕迹,难免心疼,便伸出手摸了摸。

  见他这种反应,游景行这时才回过神来,意识到了尴尬。他干笑两声,担心宋流声会着凉,就赶紧替他套上了有草莓图案的粉白袜子。

  后来,连宋流声脚上的毛绒雪地靴,也是游景行蹲下了身子,亲自帮宋流声穿上的。

  虽然穿衣的时间有点长,但游景行全程都笑嘻嘻的,很享受这种过程。宋流声换好衣裙后,仍是有些吞吞吐吐的:“景行,我……我还想……”

  “还想什么?”

  宋流声正纠结着怎么开口,游景行眼珠一转,很快就想到了:“对了,声声,你还有头发要弄,也要化妆,对不对?”

  宋流声低低“嗯”了一声。

  “那没问题,我再等你一会儿。”

  大概十五分钟后,戴上假发的宋流声,有了一头大波浪的长卷发,而额前的刘海,又显得他乖巧动人。宋流声眨动着黑亮的眼睛,嘴唇也看起来颇为粉嫩。

  宋流声有些不太敢看游景行,游景行却笑着主动凑上去:“乖,抬头让我看看。”

  宋流声听话地抬起了头,问道:“好……好看吗?妆会不会浓了?”

  游景行没回答,而是直接对着宋流声的嘴巴亲了一下:“特别美!”

  他此时笑得傻乎乎的,压根没意识到自己嘴巴上也沾了口红,看着更傻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外室子 花团锦簇 一只狗的生活意见 古代农家生活 雨天炎天 复活(倪匡) 尺八无情箫 我真是非洲酋长 镜花水月 重生八零农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