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药|第19节

推荐阅读:、春野小村医 笔直 公子千秋 他那么撩 桃色官路 掌中卿 盛宠萌妻 他比钱更撩 大宋超级学霸 怎么可以吃兔兔
  这时候已经超过十二点了,屋内点着床头小灯,光线微弱柔和。游景行瞧着宋流声映在柔光下的脸庞,奇怪的是,他一点也不觉着困,就算守护宋流声一夜,他觉得也没问题。

  又过去了半小时,宋流声的眼皮动了起来,明显是在做梦。梦境似乎越来越可怕,宋流声的睫毛颤动,唇瓣发抖,额头也溢出了汗珠。

  之后他的手脚也开始乱动,用脚踹开了被子,两只胳膊又从被子里伸了出来。他伸长手臂,一次次地抓向半空,迫切地想要抓住什么。

  与此同时,宋流声也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呼喊,他喊了“妈妈”,“奶奶”,另外还有一个男人的名字。游景行隐约听到了“初洵”二字。

  他懵了懵,内心忽然一阵酸涩交织。

  “景……景行,景行,景行!”

  游景行这一刻又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从宋流声的嘴里唤出来,尤其得好听,然而宋流声却挣扎得更厉害了,不安地挥动着手脚。

  游景行心头一颤,急忙握住了宋流声的不安份的手:“嗯,我在这儿,一直都在。”

  他紧紧地抓牢着,这时候人也到了床上,按住了乱动的宋流声。

  见宋流声总算安份下来,游景行松了一口气,却舍不得放手了,他干脆就睡在了宋流声的旁边,还不由自主地将手搭在了宋流声的腰间,搂住了他。

  察觉到了什么,宋流声这时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他一时分不清梦里梦外,因为曾经朝思暮想的游景行,此刻就在他的眼前,一张俊朗的脸也近在咫尺,他要是往前一凑,就能亲到游景行了。

第24章

  游景行就睡在他身边,而且是圈着他的腰,搂着他入睡的姿势,这是宋流声连做梦都不敢想的事。

  他的眼睛越瞪越大,缩着脖子,想要挣开后退。

  感受到怀里之人的挪动,游景行这时也醒了,他一下子就捉住了宋流声的手,不给宋流声挣脱的机会,将他牢牢地禁锢在了怀中。

  宋流声更是吓了一跳,说出来的话都带着颤音:“你别……别这样,我怕我会……”

  “你会做什么?”游景行盯着宋流声的眼眸,这一刻的他,与平日里的礼貌温和有所不同,多了几分霸道。

  宋流声的眼神躲闪,不好意思直视游景行的双眼。他怕吓到游景行,不想伤害游景行,又或是……

  怕他自己控制不住,会忍不住亲游景行。

  游景行差不多猜到了他的顾虑,他不仅握着宋流声微凉的手,指腹也在轻轻摩挲着宋流声的手背:“我知道,你担心会吓到我,怕你如果突然犯病,可能会不小心伤害到我。”

  宋流声垂下眼眸,他没吭声,默认了。

  “宋流声,你发病时除了穿裙子,拿刀子割伤自己,还会做什么?你难道会拿刀对向我,捅我吗?”

  这么可怕的事,宋流声哪里敢想,光是听着就一颤:“我……我不知道。”

  “你不会,绝对不会的!”游景行的语气笃定。

  自小到大的生活环境和经历,导致宋流声养成了隐忍的习惯,受了委屈自己默默忍受,所有的苦水也都往自己的肚子里咽。

  发病痛苦时,他只会伤害自己,又怎么会伤害别人,甚至是游景行呢?

  他是万万舍不得的。

  不过要是他越来越忧郁,精神也失常了,万一有天变得像妈妈那样,疯疯癫癫的,大脑不受控制,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该怎么办?

  “游景行,我……我不想给你添麻烦。”

  他的话音未落,游景行就立刻反驳:“你不是我的麻烦,从来不是。”

  “宋流声,你从什么时候喜欢我的?喜欢我多久了?”

  宋流声一听,身体突然僵滞,一脸傻愣愣的不说话,却禁不住红了眼眶。

  “游景行”这个名字,非常有寓意。“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这句话出自《诗经》,大致的意思是要仰慕德高望重,有才学的人,以他的举止作为行为准则,向他学习。

  景行,即是“光明正大的行为”,“行”以前一般读作hang,不读xing。

  刚刚踏入高中校园,高一的新学期开始,全班每位同学都要上台自我介绍,由于名字中有多音字,所以游景行一开始就介绍过了他名字的含义与发音。

  但之后依然有人喊错,他们习惯地喊出“行哥”,也时常半开玩笑道:“行哥,你是不是男人?到底行不行啊?”

  游景行一笑而过,也不计较,随他们喊得高兴。

  宋流声却从未喊错过,十几年如一日,几乎每天都在心里喊他的名字。

  高中三年的同班时间,并不短暂,可他们之后却分开了整整七年。

  高考过后,宋流声的志愿表上,第一志愿填了和游景行一样的大学和专业,他也达到了该校的录取分数线,可惜被其他有钱有关系的学生挤了下来,失去了名额。

  无奈之下,宋流声只好去了第二志愿的大学,所幸那里只与游景行的学校隔了两条街。但他太自卑胆小了,永远只是徘徊在校门口,只敢远远地瞧上游景行一眼。

  大学毕业后,宋流声开始期盼着工作之后,说不定有机会能和游景行一起共事,然而……游景行出国深造了。

  默默喜欢游景行的第十一年,宋流声过完了自己二十七岁的生日,或许是上天怜悯,让他和游景行在公司重逢了。

  如今是十二月下旬,圣诞节也过去了,还差几天就年末了。等元旦一到,他的这场暗恋就是十二年了。

  太长的岁月,未免太过童话,有时候甚至连宋流声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但在他身上却真真切切地发生了。

  宋流声的智商和情商并不高,却围绕着游景行,事事为他考虑,十几年了,他将自己的时间,青春和一颗虔诚爱慕的心,全都交托到了一个人的身上,交付给一段隐秘又无望的爱情。

  这样寂静的深夜,游景行搂着宋流声,温柔地凝视着他的双眸,语气也是轻轻柔柔的,似羽毛拂过心间。

  “宋流声,你喜欢我,到现在还一直喜欢我,对吗?你的眼神骗不了我。”

  秋亦芷之前提醒过游景行,说每当他提到宋流声时,眼神总是带着温度,眼里也透着光亮。

  确实,不管怎样的拼命抑制,爱情终究是藏不住的,即使嘴里不说,也会从眼睛里流出来。真心喜欢一个人,当注视着心爱之人的时候,他的眼里会发光的。

  宋流声望着他的时候,眼中是爱情。

  “平安夜那晚,我刚找到你,我说你要对我负责,宋流声,你明白是什么意思吗?”

  宋流声愣愣地摇头,他根本不敢多想。

  游景行弯唇笑了笑,指着自己的嘴唇:“别忘了,你亲过我,宋流声,你亲完就跑,难道不用负责吗?”

  “……”宋流声彻底傻眼,一颗心怦怦乱跳,他的心跳从未这么快过,都即将从胸腔里蹦出来了。

  游景行瞧他一脸懵,只觉着太过可爱单纯,心头被勾得痒痒的,下一秒就突然凑过去,贴上了宋流声的柔软唇瓣。

  游景行轻轻吻了他一下:“我喜欢你,宋流声。”

  是啊,他对宋流声的感情早就超过了普通的友谊。

  在见不到宋流声的日子里,他变了,变得焦躁不安,每天思念着宋流声。当好不容易找到宋流声后,游景行看见宋流声和别的男人过多交流接触,知道宋流声还惦记着其他男人,他居然还吃醋了。

  “我们认识超过十年了,宋流声,如果以前的那个我,是你的憧憬,离你太遥远了,你不敢靠近和接触,但现在的我,此时此刻就在你面前。

  你再也不用远远望着,悄悄地喜欢,你可以触摸到我,也可以抱我亲我,感受我的呼吸和心跳。”

  “宋流声,不要一直觉得自己不够好,其实你会发现,我也不是那么优秀和完美,我也有缺点和不足,但这样的我们,才是真实的。”

  本来游景行想等,等到更恰当的时机,找一个更合适的地点,然后用更浪漫的方式去告白。

  可计划不如变化,他也情不自禁,就这么一股脑的全都说了出来。

  因为他可以等待,可是宋流声太不安了,他自我厌恶,自卑忧郁,多拖着一天,游景行就多心疼一天。

  宋流声的眼角湿润了,他缓了一会儿才道:“不要再说了,你说的这一切,我……我都会当真的。”

  “为什么不当真?”游景行有些急了,握紧了宋流声的手,“虽然有些唐突和仓促,我也没来得及花时间精心准备一番,但我现在再一次郑重地告诉你,宋流声,我喜欢你。”

  他的眼中一片深情,缱绻万千:“你要我说多少遍,你才会相信。宋流声,我喜欢你,喜欢你,我爱——”

  那个“你”字还没说出来,谁知宋流声却主动吻了游景行。

  已经足够了,他确定答案了。

  随后,游景行搂着宋流声,将他压在身下一阵狂亲。两个都快三十的男人,却都没什么恋爱经验,此时是第一次情动。

  宋流声微阖着双眼,感觉到游景行呼出的热气都喷在了他的脸上,他的脸颊泛红,眼神也逐渐迷离。

  两人的唇瓣相贴厮磨,游景行吮-吸了一番,然后撬开了宋流声的嘴巴。他的长舌伸入到口腔,扫过宋流声的牙床,挑-逗着他敏感的上颚,又开始追逐和勾-舔着宋流声的小舌。

  耳膜传来了舌头搅动与吸-舔的水声,宋流声的脸越来越红,不由地搂紧了游景行的脖子,而游景行也深深迷恋着宋流声嘴里的清甜滋味,沉醉其中……

  其实喜欢这种事,有时候真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一种感觉,不一定非需要什么理由,就是喜欢一个人,这么多年都心心念念,始终放不下。

  因为喜欢他,因为他早就出现在生命里,所以其他人便再也入不了眼,不愿轻易将就。有时候光是想想,这世上有他的存在,就会觉得很光明美好。

  从十六岁遇见游景行,直到现在二十七了。宋流声每年都有个愿望,所有的愿望积累下来,其实并不多,因为每一年都差不多——

  如果游景行也能喜欢他,就好了。

  曾经宋流声觉得是痴心妄想,但现在,愿望成真了。

第25章

  第二日早上,宋流声在游景行的怀里慢悠悠地睁开双眼,回想起昨晚发生的种种,他整个人仍是有点恍惚。

  昨晚他与游景行亲吻了好久,然后相拥入眠,就这样同床共枕地睡了一夜

  游景行紧接着也醒了,他眉眼含笑:“早上好,声声。”

  “早。”宋流声轻轻应声。

  见他呆怔怔的模样,瞧着颇为呆萌,游景行忍不住用鼻子蹭了蹭宋流声的鼻尖:“声声,你是还没睡醒?还是不习惯?”

  “都有一点。”

  游景行对他的称呼变了,他们的关系也变得亲密明朗。常年缩在阴暗角落里的宋流声,被游景行牵着手,走到了阳光下,仿佛所有的温暖和美好都在一夕之间降临。

  游景行低头对着宋流声的嘴巴亲了一口,笑道:“那我以后每天都给你早安吻,午安吻和晚安吻,多亲亲你,你就习惯了。”

  话音未落,宋流声就红了脸。

  “声声,我之前没谈过正经的恋爱,时间很短,都是无疾而终,后来我想着不能耽误别人,既然没感觉,那我不如单着。所以要是我以后哪里做得不对,声声,你一定要及时告诉我。当你不开心,生气,受委屈了,也千万别一个人憋着,好不好?”

  “好。”宋流声点点头,也道,“不过,景……景行,很多事我也是第一次,假如做得不好,你也要跟我说。”

  “哈哈!”游景行忽然笑出声来,他记得之前问过宋流声有没有谈过恋爱?宋流声当时没回答,不过现在,他已经猜到那个答案了。

  突然傻笑起来的游景行,让宋流声有些不明所以,他刚想开口问原因,嘴巴就又被游景行亲了一下。

  “声声,我简直太走运了,能拥有你这个宝贝。”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鉴宝庶女斗天下 老公,离婚吧! 臣服吧,狼王子殿下 我真的是语文老师 次元手机 妖孽师尊是病娇 闲巫在都市 一不小心撩到男神怎么破 我的大侠系统 狂情恋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