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药|第18节

推荐阅读:、外戚之女 新元史 昆仑一剑 重生之独宠贤后 宠妻上瘾:总裁老公太无耻 八极神童 暗界至尊 嫁给男配之后 蜜恋100分:总裁追妻路漫漫 婚姻拉警报
  “你……你怎么会来?”

  “我来找你负责,对我负责。”游景行扬眉一笑,灿烂的笑意依旧是宋流声熟悉的。

  宋流声一瞬间又想起了太多往事,尤其是那件事。

  初入高中校园的他,有次被高年级的学长们欺负,宋流声曾经跪在了那些恶魔的面前,像只可怜兮兮的狗,是游景行的呼喊,是他这个人,如同光一般的闯入,救了宋流声。

  不久后,在宋流声的介绍下,游景行见到了许鸣延。两人简单打了招呼,有些话题不方便在宋流声面前说起,之后他们又去别处谈了一会儿。

  “许医生,久闻大名,我想见你很久了。”

  “别这么客套,我就是普通小人物而已。”许鸣延摇摇头,然后一挑漂亮的眉眼,“你想见我?应该只是个幌子,你真正想见的那个人,是流声才对吧?游先生。”

  许鸣延的言行之中,总给游景行一种他先前认识自己的感觉,游景行问:“许医生,流声之前跟你提过我吗?”

  “他没具体说,有一次,只说了曾经的一位高中同学,现在成了他的上司。今日一见,我猜八成就是游先生你了。”

  这一行做久了,许鸣延越发的敏锐,也懂得洞察人心。虽然宋流声没透露过感情方面的事,但他知道宋流声的心里始终藏着一个人。

  他今天总算见到了。

  游景行笑笑没否认,不过他却从未听宋流声说过这位许医生,毕竟宋流声对外一直在隐瞒病情,以及他的一些特殊癖好。

  没再继续绕弯子,游景行的态度诚恳:“许医生,既然你是流声的心理医生,也一直在与他接触和交流,那有关他的病,你能具体跟我说说吗?”

  “可以。”许鸣延点头,随后娓娓道来,“社会上存在一些比较复杂的人群,其中穿女装的男人,可能有性别认同障碍,恋物癖和异装癖等等,又或者他们只是单纯的出于喜欢,并没有心理疾病,不能简单地定义。

  流声他是后天形成的女装癖,他的家庭环境,尤其是母亲对他从小的教育,让他受到了不少影响……”

  许鸣延对游景行说了许多,游景行也耐心地听着。他时不时地皱眉,捏紧拳头,但并不是排斥反感,而是心疼宋流声的遭遇。

  许鸣延明白,游景行和他与宋流声不是一类人,他性取向正常,无不良嗜好,从小到大都品学兼优,在安逸富有的环境中长大。

  难能可贵的是,游景行的性格里没有一丝骄纵,对于不同的群体,他也愿意去理解和尊重。他的双眼总是黑亮有神,身上也仿佛透着一股阳光的味道。

  这样美好温暖的人,任谁都想要靠近,更何况是躲在阴暗角落里,遍体鳞伤的宋流声呢?

  游景行很快也到医院看望宋奶奶了,初次与老人家见面,他提着果篮,拎着补品,并且是一身西装笔挺,穿得很正式,表现得也特别礼貌。

  接下来的这一周,游景行几乎是天天过来,比宋流声来得还勤。他陪宋奶奶聊天谈心,常常逗得宋奶奶乐呵呵的,嘴里一直夸游景行长得俊,还会疼人。

  之前是许鸣延和盛晖来看她,这会儿游景行又来了,宋奶奶感觉孙子宋流声的朋友们一下子都冒了出来,她惊讶过后,也挺欣慰高兴的。

  不过,有老年痴呆的宋奶奶,经常分不清许鸣延与盛晖这两位医生,但对游景行,她倒是印象深刻,最近嘴里总念叨着“小游”。

  “声声,小游他说,和你高中时就认识了,你俩是同学吗?”

  宋流声轻轻“嗯”了一声。

  “你是不是和奶奶说过他?有次你回家摘草莓,说见到了高中同学,还一起打了篮球,你也答应我,有机会带那位朋友来见家里玩的。”

  宋流声怔了怔,他那时候的确提过一次,他以为如今呆傻的奶奶早就忘了,没想到她居然还记得。

  倚靠在病床上的宋奶奶,眼神渐渐放空,她看向了窗外,心神也飘向了远方。

  她想起了乡下老家,那个外表破旧,但温馨实在的房子;后院的那一片草莓田;还有家中原本养的小黄狗。

  他们临走前,将小黄狗托给了邻居照顾,不知小家伙如今怎么样了?

  跟着孙子在南方待了快半年的时间,宋奶奶逐渐适应下来,但是午夜梦回,她依然会想念家乡,梦到她又回到了那个老房子。

  毕竟那是她住了大半辈子的家。

  “声声,我想回家了。”

  宋奶奶苍老的话音未落,宋流声就禁不住红了眼眶,他这一瞬间很想哭,也觉得自己很不孝。

  宋奶奶的病情目前稳定,血压血糖下降了一些,已经许久没出现过晕倒的情况了,她早就过了危险期,如今一直在医院休养。

  其实宋奶奶是可以出院,回家静养的。只是前段时间宋流声白天有时会兼职,没空照料她,所以让宋奶奶住院,她身边有医生和护士随时看护,宋流声也比较放心。

  奶奶的身体状况好转了,但宋流声并不知道,他自己的心病,何时才能痊愈。

  游景行没急着回帝都,而是租了房子,又住到了宋流声的隔壁。

  于是两人再次成了邻居,两家的阳台也是靠在一起的,宋流声每次稍微一转头,就能看见隔壁的游景行。

  “你现在都是经理了,不管部门的事吗?”宋流声问。

  “刚结束了一个运营项目,我暂时比较闲,就提前向公司请了年假。”

  “你……你准备住多久?”

  “你住多久,我就住多久。”游景行笑嘻嘻道。

  宋流声顿时一阵尴尬,转身匆匆进了屋子。

  这天下午,宋流声一个人蜷缩在沙发上,盯着手机屏幕发呆。其实他在翻看秦初洵生前的照片,一些秦初洵单独的女装照,还有与他的合照。

  不知不觉,宋流声就有了泪意,眼角也湿湿的。

  就在这时,门铃声响起,游景行接着又“咚咚”地敲了两下:“宋流声,你在家吗?”

  宋流声一惊,立即将手机放到一旁,起身开了门。

  游景行又是来向宋流声借东西的。

  他刚住过来不久,这几天老是来串门,和宋流声聊天借东西,今天也不例外。

  这次,宋流声还另外给了他一份日常用品的购买清单。

  “你可以去附近超市买,一些东西打折时还是很划算的,要不你就上淘宝,去天猫超市逛逛,有些宝贝链接我也可以直接发你。”

  “嗯,谢谢。”

  见宋流声为自己考虑了这么多,游景行固然高兴,但宋流声与他的这种交流,与其说是朋友,倒更像下属跟领导汇报工作,完成领导布置的任务一般。

  实际上游景行借东西只是其次,关键是为了看宋流声,不过有时候他实在编不出什么好理由。

  晚上,宋流声正默默地给自己涂药。他先前发病时,用刀划伤了手臂和双腿,现在伤疤还未消去。

  谁知这时候,游景行又敲了门,宋流声只好匆匆藏起药膏,他也放下了衣袖,开门见了游景行。

  游景行二话不说,一进来就扶着宋流声坐下。然后他四处看了看,寻觅了一圈后,目光落在了沙发那里,很快也翻出了藏在沙发缝里的药膏。

  宋流声惊了惊,他捏紧手心,不由地紧张起来。

  “我问过许医生了,宋流声,关于你的那些事,我全都知道了。”

  宋流声整个人僵了片刻,然后垂下眼眸,淡淡“哦”了一声。

  游景行看过他的女装模样,既然他这次又主动寻了过来,那么他身上的其它事,想必游景行也迟早会弄清楚。

  “以后我帮你上药,你不需要自己动手,也不必去找别人。”

  游景行忽然冒出了这么一句,他明白宋流声还瞒着他一些事。

  许鸣延这几天经常出入宋流声的家,表面上是聊天叙旧,但他也在为宋流声上药。每次他俩共处一室时,还藏着躲着,刻意不让游景行知道。莫名的,游景行的心中就有些不是滋味。

  还有宋流声经常看手机相册,时常就看得出神了,也不知对着谁的照片发呆。

  这件事游景行也晓得,但他装作没看见,也从不过问,心里却难免惦记着。

  游景行说罢,就在宋流声的面前蹲了下来,缓缓地卷起了他的袖口。

  当看到那些伤痕时,游景行的眼瞳微微一缩,动作变得更加轻柔缓慢,小心翼翼地擦拭和涂抹着,还会张嘴轻轻地吹一吹。

  望着此时替自己细心涂药的游景行,宋流声受宠若惊,同时心中也有太多的疑问。

  他想问游景行为什么来找他?

  为什么抱他,帮他上药?

  忽然的靠近他,对他这么好,原因又是什么?

  但宋流声害怕问出口,怕那个答案又一次让他失望。

  两天后的晚上,十点多了,游景行和许鸣延仍是待在宋流声的家里。

  他们今晚约好了一起到宋流声的家里吃晚饭,宋流声的厨艺好,他做的每一样菜,两人都赞不绝口,相当满意。

  后来三人也小饮了几杯酒,聊了起来。游景行与许鸣延都是很有自我见解和主张的人,两人聊了许多,从国家大事,社会热点,再到个人的工作与生活。

  许鸣延谈及了他接触过的一些有趣病人,以及各种真实案例,游景行也说起他在国外的留学经历,工作中遇见的一些企业家。

  两人越聊越起劲,刚开始怕两人尴尬,宋流声说了几句,之后发现他们聊得来,宋流声就在旁边听着,渐渐不插话了。

  “我们下棋怎么样?不知许医生有没有兴趣?”游景行扬了扬眉头,笑着提议道。

  “我略懂一二,不过既然游先生的兴致这么高,那我乐意奉陪。”

  时间分分秒秒地流逝,很快就十一点半了。

  宋流声不懂围棋,见两人专注地下棋博弈,琢磨着棋盘上的风云变化,谁也不说话,也不理会他,他就识趣地走到了一边。

  家里安静极了,一旁的宋流声也不敢开电视,怕打扰到游景行和许鸣延。于是他戴着耳机听音乐,没一会儿就开始犯困了,昏昏欲睡的。

  渐渐的,他一个人靠在沙发上睡觉了。

  若是此时家中的客人,不是游景行和许鸣延,换作了其他人,宋流声是不可能轻易放下警惕与戒备,就这么睡过去的。

  他的潜意识里,还是很信任这两个人的。

  至于另一边,一局结束,游景行与许鸣延又是平局。

  游景行放下了手中的棋子:“许医生,你刚才真是谦虚了。”

  许鸣延笑了笑,着手收拾起了这些散落的黑白棋子:“流声已经睡着了,游先生,这下你的目的达到,我也该走了。”

  “谢谢。”游景行道了谢,帮他收拾好了这些围棋,“许医生,现在这么晚了,要我送你回去吗?”

  “不用,流声就交给你了。”

  许鸣延拍了拍游景行的肩,眼神别有深意,“游先生,别以为我没看出来,你都吃了几天的醋了,啧啧,你这一身的醋味啊,可浓了。”

  经他这么一提醒,游景行顿时哑然,突然不好意思了。

  许鸣延暗笑,又刷新了他对游景行的看法。这人在工作领域游刃有余,可在谈情说爱方面,倒是稚嫩,但也有趣可爱。

  许鸣延离去后,游景行打横抱起了睡着的宋流声,一路抱着他进了卧室。

  宋流声独自在家时,晚上依然会失眠,即使他入睡了,也是噩梦连连,这种情况一直都没有好转。

  许鸣延分析过后,说宋流声需要陪伴,不仅是肉体上的,更是心灵的寄托与港湾,让他能依靠,获得安全感。

  游景行将宋流声轻轻放到了床上,让他平躺着睡,他自己则坐在了床边。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皇家娇妻 我是电影里的大恶人 迷糊小萌妻 都市之天庭谪仙 德川家康8·枭雄归尘 皇子吉祥 最后一个道士2 天荒神域 甜婚 第三重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