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药|第17节

推荐阅读:、鬼刀之秦皇秘藏 始于婚,终于爱(潜婚蜜爱:总裁先生晚上聊) 嫡女绝色:摄政王的小娇妃 我是奸妃我怕谁 白鹦鹉的森林 结发妻 至尊炼丹师:爷,是女人! 穿越之童养媳 我的外国女友 爱你,不计年月
  宋流声愣愣的,一时没回过神,他完全没料到许医生会找过来。

  之后两人出了病房后,许鸣延打量了宋流声一番,发觉了不对,他便突然捏住了宋流声的手腕。

  宋流声冷不防地一颤,因为许医生碰到了他的伤口。

  许鸣延立马就松开了手,这下子更笃定了他的猜测:“流声,你胳膊又伤了,难道是你又……”

  又自残了……

  宋流声垂下眼眸:“对不起,许医生,我根本控制不住,因为如果不划破手臂,我就会忍不住把刀子扎进心口里,因为实在太疼了。”

第22章

  转眼到了十二月下旬,南方又是一波冷空气来袭,气温降到了零下。没有供暖的南方,一旦冷起来,连北方人都受不住。来者是客,再说许鸣延又是特地来见他的,宋流声便领着他到了家里。

  许鸣延打量了一番宋流声的新住处,他租的地方虽小,但至少简单整洁。宋流声开了空调,没一会儿,屋内就暖和起来了。

  如今宋奶奶生病住院,许鸣延有些话不好当着老人家的面说,到了宋流声这儿就没再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了。

  “流声,你方便把衣服脱了吗?我想看看你的两只胳膊。”

  宋流声微怔片刻,可他向来信任许医生,便脱下了棉袄。然后他也捋起毛衣袖子,露出了两只细长白皙的手臂。

  只是,本来光滑细腻的皮肤上,此刻布满了红色的划痕。

  许鸣延一见,立马就皱紧了眉头,他想起了一开始接触宋流声这个病人时的情景。

  “你现在晚上也出现幻觉,有幻听了?”

  宋流声小声地“嗯”了一声。

  许鸣延无奈地叹息一声,夏天那会儿,宋流声的精神状况分明已经稳定了,没想到如今却恶化到了这种程度。

  之前停的那些药物,比如氯丙嗪,氟哌啶醇和利培酮等等,看来宋流声现在又要开始吃了。

  许鸣延和宋流声接触了很长时间,在与他一次次的交谈中,许鸣延也了解到宋流声的家庭情况,以及他的一些个人经历。

  父亲早逝,宋流声是被母亲养大的,只不过他的母亲也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容易躁动抑郁癫狂,后来她彻底疯了,并且是怀着悔恨自杀了。

  “流声,你恨她吗?”许鸣延问。

  宋流声直接坦白道:“恨过,但是……”

  毕竟是生他养他的母亲,最后也成了一个疯疯癫癫的可怜女人。宋流声曾经怨过,恨过,但妈妈死后,那份恨意也渐渐淡化了。

  不过那个女人对他造成的影响,却是根深蒂固的。

  宋流声小时候都是女孩子的装扮,只要他乖乖穿裙子,好好跳舞,妈妈几乎每天都会夸她漂亮,也教他化妆,挑选各种各样的衣裙和鞋袜。

  长年累月下来,宋妈妈的言行举止,自然也潜移默化地影响到了孩子。

  当她死后,失去了双亲的宋流声,开始靠着穿衣裙寻求慰藉,找到安全感。他也逐渐对此产生了依赖,潜意识里爱上了穿女装这种事,也成了发病时一种习惯。

  但是最近这几天,宋流声每晚都失眠,犯病时感到又冷又疼,光是穿裙子已经没法抚慰他了,他也不再穿了。

  所以宋奶奶的另一个“孙女”已经好久没出现了。

  这天,宋奶奶问起了这事:“声声,为什么我的漂亮孙女晚上都不来看我了?她去哪儿?”

  宋流声神情复杂:“奶奶,你想见另一个声声吗?”

  闻言,宋奶奶笑眯了眼,她伸手摸了摸宋流声的脸颊:“想啊!不过只要是我们家的声声,无论是你,还是漂亮孙女,都是我的乖孙,奶奶都喜欢。如果另一个声声累了,就歇一会儿,反正我知道,你们都不会走远,一定会回来看我的。”

  她的语速很缓慢,声音也苍老无力,入耳却是满满的暖意,让宋流声不由地握紧了奶奶的手。

  奶奶是他在世上仅剩下的亲人了,出于私心,他多希望奶奶能活得久一些,甚至长命百岁,让她能一直陪着自己。

  许鸣延刚到这个城市没两天,盛晖也跟了过来。许鸣延冷冷淡淡的,对他没什么好脸色:“你怎么也来了?”

  “我当然是想你……咳咳!”盛晖赶紧改口道,“想你和流声了,尤其是流声。”

  说着,盛晖看向了许久未见的宋流声,拍了拍他:“流声啊,你之前突然发个信息就匆匆离开了,可把我和许医生急坏了,我们之后一直在四处打听你的消息,想办法找你,生怕你出了什么事。”

  “抱歉,盛医生,害你和许医生为我担心了。”

  “没事,今天见到你,我也安心了。”

  之后从许鸣延的口中,盛晖得知了宋流声病情加重的事。

  许鸣延还说,现在除了宋奶奶和他们两个熟人,宋流声跟其他人几乎都没有交流,完全将内心封闭起来。

  宋流声之前兼职的工作也辞掉了,因为他目前这种状态,根本没法正常工作,他变得不太敢见陌生人,害怕与他们有眼神的交流,只要待在不熟悉的地方,宋流声就会别扭难受。

  而且一旦看到尖锐的利器,宋流声也有种拿起来划伤自己的冲动。

  盛晖叹了叹:“流声他这是又缩进壳子里了?”

  “嗯,估计是在我找到他之前,又受到了什么刺激,流声现在处于一种封闭性的自我保护之中。”

  眼看快圣诞节了,盛晖提议说,让宋流声跟着他俩一起出去做活动,这样一来,也能使得宋流声接触更多的人,不然他一直这么躲着,终究不是办法。

  许鸣延点点头,觉得很有道理,之后便去劝说宋流声了。

  圣诞节的前一天,平安夜的晚上,商业街的广场上有许多热闹的活动。盛晖和许鸣延穿着圣诞老人的衣服,他们红衣红裤,头上戴着帽子,手里也拿着装满了礼物的大袋子,准备给来往的小朋友们免费送礼物。

  宋流声跟在两人的身后,也同样是一身圣诞老人的装扮。他已经许久没待在如此人来人往,繁华喧闹的地方了,不过既然答应了许鸣延,也为了能让孩子们开心,宋流声还是鼓足勇气过来了。

  他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紧张忐忑,可能是这一身的装扮给了他伪装,让他暂时忘了自己是宋流声。

  望着一张张稚嫩可爱的面孔,宋流声逐渐放松,不停给孩子发苹果,糖果和巧克力,后来顺着人群的方向,他渐渐走到了别处。

  见状,许鸣延有些担心,准备跟过去,却被盛晖拦住了。

  “延延,流声他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你还怕他走丢啊!我们应该适当地给他一点自由空间,让他单独去面对和接触其他人。”

  许鸣延点头,这时突然反应过来:“你刚才叫我什么?”

  “呃,没什么。”盛晖抓了抓脑袋,“不就是‘延延’而已,我以前都是这么喊的,早就习惯了。”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盛晖,我说过很多遍了,不许再这么喊我,我也早就和你没关系了。”

  说罢,许鸣延背过身子,走到了一边,而盛晖则是长叹一声。

  宋流声渐渐走出了广场,到了路边。他瞧见了一个被妈妈抱在怀里的小男孩,大概才四五岁。

  宋流声给了他两根棒棒糖,小男孩却摇摇头,伸出手一把抓住了宋流声贴在下巴处的白胡子。

  “不要糖果!我……我要老爷爷的胡子和帽子。”

  小孩子天真烂漫,但有时候也很淘气。他妈妈听了,立即冲他摇头:“璇璇别闹,圣诞老爷爷是好心给你送糖吃的,你可不能欺负他。”

  “没关系。”宋流声淡笑而过,他倒是干脆,索性就摘下帽子,然后戴在了小男孩的头上,也扯下了自己的白胡子,让孩子抓在手里把玩。

  “这些他喜欢的话,也一起送给他。”

  “谢谢,谢谢!”女人连声道谢,“小伙子,你人真好啊!”

  宋流声笑了笑。

  宋流声目送着这对母子俩离开后,没一会儿,起了一阵夜风,天空竟忽然飘起了小雪花。

  这个城市迎来了冬天的初雪,走在路上的人们纷纷驻步停留了片刻,抬眼看了看天空。美丽的雪花晶莹剔透,忽然像个孩子一般,宋流声摊开手掌想要接住,可雪花落入到掌心里,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宋流声!”

  恍惚间,宋流声好像听到了有人在喊他。

  “宋流声!”

  “宋流声,流声,声声!”

  不知是谁在一遍遍地呼喊着,声音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清晰。

  宋流声耳廓一动,似乎辨别出了声音的主人。他急忙环顾四周,寻找着声音的源头,然后猛地抬起头,在不远处的天桥上,他发现了一个身影。

  雪花带来了礼物,他竟然看到了游景行?!

  “宋流声,你就站在那里,别动!”站在桥上的游景行放声大喊着,根本不顾周围人诧异的目光。

  “你等等我,我马上过去!”

  他一边挥着手,一边跑向了宋流声。

  宋流声一时间难以置信,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幻听,呆在了原地。

  直到游景行朝他飞奔过来,又一下子迎面抱紧了他,宋流声才回过了神,原来自己没在做梦。

  游景行的体温,急促的喘息,还有猛烈的心跳,都是如此的真实。

第23章

  雪花飘飞的晚上,宋流声却一点都不觉着冷。因为他此时被游景行紧紧拥入在怀中,像是青春年少时的梦境,浪漫,美好,让他不想醒来。

  但现在不是梦,一切都是真实可感的。

  刚才急着跑过来,一路飞奔的游景行,这时候呼吸有些粗重,他温热的鼻息喷在了宋流声的脸颊和耳边。不仅如此,由于两人靠得太近了,胸膛相贴,所以宋流声也能感受到游景行的心跳,一下下的,强烈而有力。

  宋流声仍是呆愣愣的,将近半年没见,游景行不仅突然出现,而且一见面居然这样紧紧地抱住了他。

  游景行这一刻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他的双臂禁不住地收紧,仿佛将宋流声抱得越紧,他就越能感到宋流声的存在,确定他是真实的。

  他们原本相隔两地,这次游景行到了南方谈项目,忙完工作后,他本想着打听一下许鸣延许医生的消息,便在南方的几个大城市都逗留了几天。

  他到这座城市的时候,临近圣诞节,平安夜的晚上比较热闹,游景行就出来转了转。

  谁知,隔着一座天桥,游景行瞧见了一身圣诞老人装扮的宋流声。距离尽管有点远,但他很确定,那个熟悉的身影就是宋流声。

  “游……游景行?”宋流声轻轻唤出了他的名字。

  “嗯,我在。”游景行立马回应,手臂微微松开,迎上了宋流声的目光,“我在,从今往后,我一直都在。”

  宋流声眨了眨眼,面对他如此热切的目光,有些错愕和不知所措。

  雪花飘落到了宋流声的发丝上,游景行伸手帮他抚去了,忽然又摸了摸他的脸,掌下当即就触摸到一片冰凉。

  于是,游景行赶紧将自己的围巾取了下来,他动作温柔,围到了宋流声的脖子上。

  宋流声低头看了看这条有草莓图案的围巾,脸颊顿时就热了起来,他后退两步,与游景行拉开了一小段距离。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九天箭神 爱在时光里流转(爱为你流转) 变化的位面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两世 巨星的总裁男友[娱乐圈] 知足常乐[娱乐圈]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沈先生,请赐教 百年好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