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药|第16节

推荐阅读:、国公夫人荣宠记 冰恋区 闻说 穿到六零来种地[穿书] 小画家和大作家 反派皆男神[快穿] 豪门宠婚:冷血总裁轻点撩 多情恶男 无上神道 男神在上幼儿园
  现实往往都是这么残酷,秦初洵先前一直不肯说出那个当红明星的名字,今天突然这么一说,答案早已是不言而喻,宋流声也终于知道了那个男人的身份。

  “声声,喜欢他的人那么多,每天也都不同的人跟他表白,担心他是否平安健康,是否开心快乐,他的婚礼也得到了无数的祝福。如果这是他的选择,我并不想去破坏,只是,我……我真的,好想告诉他……”

  “如果可以,我一定会早点表白,赶在那个女人前面,我要大声地告诉他,我喜欢他!只是单纯地喜欢他,不是为了谋取什么,也没有目的,只是想一辈子待在他的身边,在他开心的时候,亲一亲他;在他难过时,去抱着他安慰他,告诉他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一直陪他走下去…… ”

  渐渐的,秦初洵的声音带着哭腔,眼眶也湿润了。

  宋流声听着无比心疼,可他依然淡笑着:“初洵,等你好了,我陪你一起去见他,你要跟他说清楚,让他明白错过了你这么好的人,绝对是他的损失!”

  泪水溢出眼眶,秦初洵却嘴角上扬,笑了:“流声,谢谢。”

  “我等你出来,你要加油,答应我挺过去,好不好?”

  “好。”秦初洵笑着闭上了双眼。

  宋流声呆呆地看着秦初洵被推进了手术室……

  那个男人的婚礼直播结束了,一时间就抢占了各大娱乐热门,微博头条也是关于那位当红演员的,仿佛全世界都在祝福他们。

  宋流声经过了漫长的等待,也终究没有等到睁开双眼的秦初洵。

  花瓶中的那朵茶梅,也枯萎凋落了……

第21章

  宋流声处理掉了那朵枯萎的茶梅,心中算了算,他认识秦初洵四个多月了。尽管相识的时间不长,但每一件与他做过的事,宋流声都印象深刻。

  上次秦初洵和宋流声商量着,以小小的病床为舞台,模拟着开了一场小型演唱会,虽然观众只有宋流声一个人,可秦初洵依然唱得很开心。

  之后还有一次,秦初洵也化了妆,刷睫毛涂口红,陪宋流声穿了裙子,他们还拍了许多张照片,永远记录下了美好瞬间。

  这些好像都是刚刚发生在眼前的事,但一夜之间,就已经物是人非。

  大概秦初洵人生最大的缺憾,就是没能亲自站在那人的面前,大声地说出一句喜欢他,向他表白。

  幸福在开满花儿的地方,秦初洵为他种满了花,花园里繁花似锦,芳香扑鼻,那个男人却冷漠地匆匆走过,没有停下来多看一眼。

  现实中无果的暗恋,大抵都是如此。

  宋流声翻看相册里的照片,秦初洵明明看起来那么美好,充满青春活力,可是……

  这些彩色的照片,这时候在宋流声的眼里,已然成了一片黑白。

  因为秦初洵走了。

  手术失败,秦初洵再也没有醒来,苦等了十几个小时的宋流声,最终等到的是一份死亡证明书,以及太平间内躺着的冰冷尸体。

  他多么希望秦初洵只是睡着了,这一切只是他的一场噩梦而已,宋流声想快点逼自己醒来,当他醒来后,就会见到秦初洵睁开了双眼,又变得活蹦乱跳,元气满满。

  然而……

  人只要还活着,就注定没法逃避现实。

  秦初洵记不清自己的亲生父母是什么样了,他们出了车祸,然后秦初洵才被送进了孤儿院,他那时候还不到五岁。

  没过多久,秦初洵就被一对年轻的夫妻领走了,所以他是被养父母养大的。高中毕业后,秦初洵跟着那个男人填了一样的志愿,也考进了影视学院,还非要入娱乐圈。

  可他的养父母一直很反对,非常不看好秦初洵,因此他们和秦初洵的关系也越来越疏远。

  后来家里又领养了一个弟弟,秦家夫妇俩的心思全都转移到了小儿子的身上,彻底没管秦初洵了,任由他在娱乐圈里自生自灭。将来无论他是混出了名堂,还是选择退圈,也都与他们无关。

  但是,二十几年的养育之情,不可能说断就断,秦家夫妇俩看着大儿子就这么没了,才二十几岁的鲜活生命就突然消逝了,也是一脸悲痛。

  秦妈妈之后再也绷不住了,抱着儿子冷冰冰的身体,她泣不成声,心中有太多自责与悔恨……

  宋流声在一旁看着,不由地想起了自己的妈妈。

  当天夜里,宋流声又被噩梦纠缠,身上是挣脱不断的枷锁,阴影也逐渐吞噬了他的浑身。

  梦里,宋流声还很小,妈妈为他编起了发辫,戴上可爱发夹,也穿上了漂亮的衣裙,她温柔的手掌抚摸着宋流声的脸颊,眼中透着温暖的笑意。

  可下一刻,女人的手掌就变得冰冷,她掐着宋流声的脖子,尖锐的指甲深入血肉。她的眼中也布满了血红丝,憎恶怨恨,嘴边更是弯起了诡异的笑容。

  难以想象,这会是一位母亲看待自己亲生儿子的表情。

  后来妈妈倒在了血泊里,血也溅了宋流声一脸,他哭了。

  有些阴影,可能会伴随一生。

  宋流声吓醒了。

  他出了一身冷汗,慌慌张张的,他喊着“奶奶”,但想起奶奶病了,病得痴痴傻傻的,这几个月一直都在医院疗养;宋流声又唤了“初洵”,可是刚唤出口,心里就顿时一空。

  宋流声反复安慰自己,或许是因为秦初洵太过美好,老天爷不忍心让他继续在世上遭罪,所以才带走了他,他会天堂里开开心心的。

  但身边唯一的朋友没了,那些约定的事情也都无法实现了。秦初洵的死,带给宋流声的打击和影响很大,尤其是心理上的,他又开始犯病了,而且这一次的发病程度比以往要严重多了。

  宋流声这几天都噩梦不断,白天还好,可一旦到了深夜,他不仅难以入眠,并且眼前全是幻觉,耳边也都是幻听。

  他听到了同学们的那些嘲笑声,老师的责怪,秦初洵的呼喊,妈妈的打骂,还有小时候自己的哭泣声……

  宋流声害怕得蜷缩在一角,裹着被子瑟瑟发抖。不知为什么,他感到浑身发冷,阵阵寒意从胸腔蔓延到了四肢百骸。

  他很冷,更是疼。

  幻听源源不断,涌入到大脑,宋流声的脑壳里像是有电钻在钻着,疼得他不停地捶打两边的太阳穴,后来也忍不住撞墙。

  宋流声的心口也像是压着大石,发闷难受,快要窒息一样。

  他今晚的情况尤其严重,可是在医院附近租了房子的宋流声,这时候就一个人。

  即使穿上漂亮的衣裙也没法缓解,宋流声的心里根本得不到丝毫的宁静和满足,他难受极了,然后拿起了家里的水果刀。

  卷起了衣袖和裤脚,宋流声开始割他的手臂,划大腿和小腿。没一会儿,他的胳膊和双腿就慢慢地溢出了血,伤口处发疼,但宋流声的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

  旧的伤口止血了,他就划一道新的,一刀刀地划着,留下了许多的小伤口,宋流声试图用身体别处的疼痛,来麻痹自己。

  宋流声的梦境里,时常会出现一只白蝴蝶的身影,可惜原本翩然飞舞的蝴蝶,却突然被折断了翅膀,褪去所有的光鲜亮丽,蝴蝶坠入了泥泞之中……

  其实那只白蝴蝶,就像是宋流声的母亲一般。

  宋妈妈年轻时是一名芭蕾舞演员,她拿过很多奖,在全国各地的舞台上也都表演过,即便如此优秀,她依然努力上进,不求最好,只求更好,梦想着登上更大更国际化的舞台。

  宋流声看过妈妈以前跳舞的视频,她穿着洁白的舞裙,身姿轻盈动人,每一次的旋转和跃起,都会形成优美的曲线,真的宛若白天鹅一样,优雅高贵。

  然而宋妈妈在一次表演中出了意外,她的腿摔断了,终生只能坐在轮椅上,再也不可能上台跳舞了。

  曾经爱慕与追求她的男人数不胜数,可得知她下辈子是个残废之后,大多数都吓跑了,只有宋爸爸不离不弃。

  宋妈妈最后嫁给了这个男人,但对他的感情,却不是爱。

  宋妈妈怀孕了,她各地求佛,虔诚祷告,一心想生个女儿,希望能帮她完成未完成的梦想,可惜天意弄人,她生下了宋流声。

  家里多了一个宝贝儿子,宋爸爸欢呼雀跃,宋流声的爷爷奶奶也很高兴,唯独宋妈妈是个例外,她一脸失望。

  因为宋流声是男孩,所以宋妈妈从没正眼瞧过他,也对这个儿子漠不关心。她反倒是缠着丈夫,希望能生二胎,她非常迫切地想要个女儿。

  结果宋妈妈在第二次怀孕期间,不小心从轮椅上摔了下来,严重大出血,不仅导致流产,她也不能再生育了。

  宋妈妈大病一场后,彻底的心灰意冷,她终日躺在床上神情恍惚,默默流泪,任由宋爸爸怎么劝说和安慰,她几乎都没什么反应。

  当时才四岁的宋流声,悄悄地走到了妈妈的床边。他心里明白妈妈不喜欢自己,所以这时候的他,连妈妈的手都不敢拉。

  他小心翼翼地拉了拉妈妈的衣角,想要让她看看自己,宋流声冲妈妈笑着:“妈妈,你……你看看我,好吗?你还有我。”

  宋妈妈听着稚嫩的童声,慢悠悠地转过脸,她这才发现儿子已经四岁了,早已会走路说话,也开始上幼儿园了。

  之前从未关心过宋流声的她,瞧着儿子清秀的眉眼,猛然想到了什么,眼中也顿时有了光亮。

  “对!还有你!”宋妈妈伸出手,第一次摸了儿子的头,“声声,你会听妈妈的话,以后无论妈妈说什么,你都会乖乖照做,对吗?

  “嗯嗯。”宋流声笑着直点头,沉浸在被妈妈抚摸脑袋的喜悦之中。

  于是,宋妈妈开始打扮宋流声,帮他梳辫子,叫他穿花裙子,完全将宋流声当作女儿来养。

  “声声,你好漂亮。”

  宋妈妈每天都夸他,虽是在笑着,可笑容里总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望着镜子里梳着发辫的自己,想到学校里同学们的异样目光,宋流声越来越疑惑:“妈妈,但我是男孩子,学校里别的男生都不这么穿,我却和他们不一样,这是对的吗?”

  宋妈妈的表情立即变了,冷冷道:“为什么男孩子就不能这样?声声,不用管别人,你只要乖乖听我的话就好了。”

  “是不是我穿裙子,妈妈你就会高兴?”宋流声一脸天真地问。

  “当然,声声,我最喜欢你穿裙子跳舞的样子了,就像我年轻时那样,多美。”

  宋妈妈起初对儿子的关心和照顾,令宋爸爸很欣慰,但后来他发现不对劲了。因为宋妈妈一直将宋流声打扮成女孩子的模样,让他去上学,教他学跳舞,而且是穿上女孩子的舞裙,专门跳女生的那部分。

  宋爸爸察觉到异常,与宋妈妈争吵的次数越来越多,他觉得妻子太过偏执,心理出了问题,便打算带她去看心理医生。

  但没过两天,宋爸爸出了一起交通事故,意外离世。

  丈夫死后,宋妈妈懒得管乡下的两位老人,她卖了房子,带着宋流声到了大城市闯荡。

  由于宋流声总是一身女孩子的装扮,学校的老师经常上门劝导,说她这么做,会影响孩子的身心健康发展,导致孩子长期受到孤立和排挤,这样孩子会变得内向沉默,容易患上抑郁症。

  他们出于一番好心,然而被宋妈妈骂走了。她愈加神经兮兮的,之后又带着宋流声屡次搬家,多番转学。

  宋流声渐渐长大,不像小时候那么天真,什么都不懂,他逐渐意识到自己是个异类。

  “妈妈,我不想再穿裙子了,他们都在笑话我,我也不想学跳舞了,压腿拉筋好疼,跳跃和转圈圈也好难。”

  宋妈妈却阴沉着一张脸:“声声,你不听妈妈的话了吗?你不是乖孩子了!”

  宋流声吓得发抖,连连摇头:“我……我没有!妈妈,求求你,我真的好疼,好难过……”

  “不行!声声,你必须跳舞!”

  宋妈妈越来越变本加厉,一旦宋流声做得不好,脸上露出拒绝的神情,又或是哪个动作跳错了,她就会用皮带和竹条抽打他。

  曾经美丽的“白蝴蝶”被折断了翅膀,她好恨好恨,悔恨渐渐成了病态的寄托,一味的逼迫着自己的孩子。

  后来又经过了一些事,宋妈妈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她变得疯傻癫狂。

  在宋流声初三那年,这个女人自杀了。

  当着宋流声的面,宋妈妈的泪水和鲜血不断流出,拉着儿子的手,她哭着说了一遍又一遍的“对不起”……

  两天后,宋流声去医院探望奶奶的时候,刚一走进病房,就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流声,可算找到你了。”许鸣延朝宋流声笑了笑。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国家机器[末世] 唐朝小闲人 重生林夏 盛唐剑圣 玻璃鞋(五)─以爱为名 反转人生[互穿] 任性女孩伤不起 忽而今夏2 宫学有匪 不败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