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药|第15节

推荐阅读:、娱乐之超级大亨 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 状元郎总是不及格[古穿今] 小可爱你过来 风月连城 旧家燕子傍谁飞 末日领主 穿越之太监皇夫 她又怂又甜 前传:霍比特人
  “声声,你是不是也有暗恋的人?”秦初洵看向宋流声,其实他好奇好久了,今天总算找机会问出了口。

  “你要老实交代啊,相处久了,我能感觉到你心里是有人的。”

  宋流声的心头涌上酸涩,但也没扭捏,大方地承认了:“嗯,有过,但我已经被拒绝了。”

  秦初洵一听,立马朝宋流声张开了双臂:“来,抱抱!声声,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啊!不如与我鸳鸳抱,一同枕眠到天涯!”

  宋流声的心情本来有点阴郁,但听着秦初洵的胡乱改编,又被他逗笑了。没和他拥抱,宋流声拍着秦初洵的肩,坐在了他的旁边。

  “竟然放过了这么好的声声,他是不是瞎?”秦初洵有些小怨念。

  宋流声淡笑而过,他如今不在意自身的事,反倒是很为秦初洵忧心。

  “初洵,你也很好,是那个男人不懂得珍惜你,我希望你能早点和他说清楚,解开你们之间的误会。”

  “唉,也不知是他瞎,还是我瞎?”秦初洵无奈地叹道,“声声,你说我条件也不差,要颜有颜,要身材有身材,也不差钱,怎么偏偏就跟迷了心窍似的,这么多年光是盯着他一个人了,也对他这么死心塌地呢?”

  “……”宋流声不答,他也是一样的情况,而且暗恋的时间比秦初洵还要长,他喜欢游景行都超过了十年。

  “唉,所以人有时候就是犯贱,比如我。”

  “初洵,别这么说自己,这不是你的问题。”

  “哈哈,那就是他瞎!”秦初洵眼珠一转,话锋也变了,“喜欢他的粉丝们,天天夸他追捧他,列举了他的无数个优点,但他们都不了解他,其实他那人的毛病一大堆。”

  “首先就是强迫症晚期,我们高中在同一间宿舍,他每次出门时,总担心门窗没关好,半路要跑回来看几次;然后他叠被子就是军人那种,一丝不苟地叠成豆腐块,还喜欢帮我把被子也叠成那样。

  另外,他穿衣服和鞋子要按照一定的顺序,绝对不能打乱,而且是一三五穿深色调的,二四六又穿浅色调的,下一周再交换着来。”

  语气虽是带着嫌弃,但秦初洵越说越来劲:“声声,他那个人真的好麻烦,吃饭时连筷子都要按固定朝向摆放;他也只会讲冷笑话;高数题他一直会做,可面对小学生的数学题,反倒是傻眼了,哈哈哈……”

  吐槽起那一位,秦初洵滔滔不绝,心情也越来越好。见此,宋流声也跟着高兴,忍不住说了游景行几点:“初洵,其实我喜欢的那个人,他也有缺点,唱歌从来不着调,也不会做饭,在黑暗料理上特别有天赋。”

  “哈哈,不…不行!他这样是嫁不出去的,而且错过了这么贤惠的你,绝对要哭着后悔啊!”

  后来两人又都说了自己曾经做过的一些傻事,比如喜欢收集对方扔掉的破东西,把垃圾当作珍宝;又比如经常偷偷观察对方,学着对方的一些小习惯。

  他们曾经也在纸上不停写着对方的名字,表达思念,结果写满了好几张纸,以致于以后写对方的名字非常顺手,写出来的字也比自己的名字还要漂亮。

  只要对方眉头一皱,就能第一时间知道他想要什么;在对方都不知情的情况下,悄悄帮过他好多次……

  那天宋流声和秦初洵从下午聊到了晚上,又过了一天,这天晚上十点多的时候,秦初洵睡不着,在等着宋流声给他带一些“小礼物”。

  宋流声很快就敲门进来了,他递给秦初洵一个话筒,但并没有装电池,是发不出声响的。随后他自己也拿出了两根荧光棒,挥动起来:“初洵,怎么样?你准备好了吗?”

  秦初洵一下子就从床上跳起,他清了清嗓子,举起话筒:“OK了!声声,你想听哪首歌?”

  “当然是你的出道曲!”

  秦初洵笑着点头,他站在床上,将这儿当成了一个小舞台,招着手抖着腿,像是在开一场小型的个人演唱会。

  尽管观众只有宋流声一个,又不能唱得太大声,可秦初洵依然很嗨,他唱完自己的歌,开始了经典歌曲串烧。无论是中文歌,英文歌,还是粤语和日语韩语,秦初洵都会唱,有时候还能来段即兴的rap,简直像是全能的人形点唱机。

  宋流声作为真爱粉,很配合地挥舞着荧光棒,他站在床下为秦初洵欢呼,为他打call,一次次地夸着他。

  谁知突然间,秦初洵抓在手里的话筒掉落,他捂着心脏,脸色骤然发白,看起来难受极了。

  宋流声吓了一跳,急忙扶秦初洵躺下,而秦初洵抓着宋流声的手,声音发颤:“声声,我……我怕,我真的好害怕……”

  他害怕死亡,也害怕那个人永远也不知道他的心意,一直误会他。

  秦初洵疼晕了过去……

第20章

  游景行终于得到了一点有关宋流声的消息,线索是柳晓提供的,她说出了一家医院的名字。

  游景行当了经理后,一直比较看好柳晓,现在柳晓也晋升了,目前她是运营部的三大主管之一,而整个运营部又由游景行统一管理。

  换到了新的办公室,柳晓在整理之前的工作资料时,意外发现了一张宋流声曾经的病假条。

  向来兢兢业业,经常拿全勤奖的宋流声,在工作期间,当然也请过几次假。

  今年年初那会儿,有次宋流声的病假条多开了一张,一份交到了人事那边,另一份则留在了柳晓这里,因为她那时还是负责宋流声的组长。

  望着上面的医院和医生信息,柳晓之前没有过多在意,只当是一个证明,这会儿却若有所思,然后告知了游景行。

  游景行在寻找宋流声的过程中,从许多方面入手,他的工作,家庭和平时的生活。然而宋流声独自在外打工,公司同事对他的了解都不深;宋流声的家里只剩下奶奶一个亲人了,身边也根本没有亲近的朋友,跟以往的同学也几乎都断了联系。

  即使是一张看似普通的病假条,可能没什么帮助,但只要与宋流声有关,游景行就不想放过。

  游景行寻到了那家医院,也找到了当时为宋流声看病的那位医生。当他询问过后,才知道宋流声之前不只是生病发烧那么简单,实际上他的精神压力也很大,失眠耳鸣,甚至还出现了幻觉。

  听从医生的建议,之后宋流声又去了精神科,但他吃了药没多大效果,医生说他主要是精神和心理方面出了问题,心理疏导疗法才是关键。

  宋流声的精神居然出了问题?!

  别人或许以为他是生活和工作压力太大,但游景行猜到了更深的原因。毕竟那一晚,宋流声身穿艳丽长裙,眉眼魅惑勾人的模样,深深地刻在了他的脑海中。

  顺着这条线索,游景行问来问去,寻访了一圈,最后到了一家专业的心理诊所。

  相较于医院的医生,方法直接,靠药物抑制,只想着早日解决麻烦;这里的医师专业性更强,耐心也更好,他们不敷衍,明白心理疗法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所以他们循循善诱,会站在病人的角度给予引导,慢慢帮病人解开心结。

  游景行打算见许鸣延许医生一面,可惜这时候他正好出差了,去了外地看诊。

  许医生暂时不在,线索也突然中断了,游景行的眸光黯淡下去,脸上也露出了失落的神情。

  一旁许医生的女助理见了,笑着上前安慰,说是游景行可以提前预约,说不定再等几天,许医生就回来了。

  游景行点头,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也反复叮嘱女助理说,等许医生回来后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他。

  女助理听后连连点头,心中不免好奇游景行的目的,因为游景行看着俊朗,行为举止也很正常,不像是来看病的。

  “你在这儿工作多久了?”游景行看向了长相清纯的助理妹子。

  女助理笑了笑:“现在十二月份了,到今年年底,我就跟着许医生做事两年了。”

  “加油。”游景行朝她微微一笑,之后又问她认不认识宋流声这个人?他可能是许医生的一位病人,不知她是否有印象?

  女助理一下子就有了反应,笑着直点头:“当然认识啦!宋先生他人很好的,许医生也很喜欢他,我记得从今年年初到七八月份,宋先生每周都会抽空过来,然后和许医生聊很久的。”

  游景行听着愣了愣,心中多了几分思量。

  “不过,宋先生已经好久没来了,不知道是工作忙,还是他的病好得差不多了,不需要再过来了。”

  女助理说着,忽然眼珠一转,似乎猜到了游景行真正的来意,“游先生,你是宋先生的朋友吗?”

  游景行“嗯”了一声,却没有提及宋流声搬家离开,和他断了来往的事,又将话题绕回到了许医生的身上。

  “你刚才说许医生出差在外,那你知道他去了哪里吗?”

  女助理想了想,道:“他应该去了南方,但现在许医生具体在哪个城市,我就不清楚了。”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

  秦初洵那晚可能是过于激动和兴奋,在床上蹦蹦跳跳的,才导致心脏抽搐疼痛,突然间就晕厥休克。

  如今秦初洵暂时没事了,又成天对着宋流声嬉皮笑脸的。但医生明确强调了,说秦初洵不能乱动乱跳,必须要保持心态平和,平时多多休息调养。

  宋流声之前不清楚秦初洵的病情,还以为他渐渐好转康复了,可经过那晚后,宋流声心有余悸,现在将医生的话铭记在心,不敢再继续陪他瞎闹了。

  秦初洵却不以为然,吐槽说医生们动不动就大惊小怪,把事情说得多么严重夸张。要是他天天躺着不动,岂不是跟七老八十的老年人似的?

  他才二十几岁,那样连隔壁的宋奶奶都不如,毕竟宋奶奶还经常出门散步、活动筋骨呢。

  秦初洵的嘴皮子很溜,一向很能说,宋流声听着他唠唠叨叨的,说了一大串,最后还是严肃的拒绝了,叫他这段时间内乖乖躺着。

  “声声,你都不宠我了。”秦初洵哭丧着脸道。

  “少说话,多喝汤。”宋流声用一勺温汤堵住了秦初洵的嘴巴,他又给秦初洵做了对心脏有好处的番茄牛肉汤。

  三天后,放在窗台上的那朵茶梅,蔫下了脑袋,枝叶边缘也逐渐泛黄,应该活不过几天了。

  “哇!声声,你把我打扮得好美!”

  秦初洵眨动着浓密细长的睫毛,不断发出了感叹声。他滑动手机屏幕,翻看着相册里一张张自己的女装照,有漂亮的正面,清纯的侧面,还有迷人的全身照,简直有些不敢相信。

  宋流声正在一旁收拾带来的化妆盒和衣裙鞋袜,听着秦初洵连连的惊叹声,又把化妆镜递到了秦初洵的面前,他淡笑道:“初洵,你天生就很好看,五官秀气,稍微打扮一下就可以了。”

  “可我以前拍戏的时候……”

  “之前你拍的那部网剧,估计是经费有限,造型师和灯光师都不专业,再加上乱七八糟的剪辑,才看起来辣眼睛的。”

  “哈哈,所以说,我果然是天生丽质啊!”秦初洵嘴边的笑意加深,对于自己这一次的女装造型,倒是很满意。

  “声声,既然我都舍身陪美人,穿裙子了,你也打扮一下,我们一起多拍几张合照。”秦初洵又提议道。

  宋流声愣了愣,显然有些不好意思。

  秦初洵继续鼓励,分明是个大男人,他却一点也不介意这身装扮,在宋流声面前转着裙摆,拉着他的手,笑嘻嘻的:“我超期待宋美声上线的!”

  秦初洵眼中温暖热切的笑意,看得宋流声有些恍惚,他不由地想到了游景行,于是点了点头。

  这天晚上,宋奶奶已然入睡,医院这一层楼内也没其他人走动。宋流声悄悄进了秦初洵的病房,将自己和秦初洵都化上了清新可爱的妆容,备好的两套裙子也是粉紫色的搭档款式。

  秦初洵丝毫不觉着尴尬别扭,全程都笑着与宋流声一起拍照留念,并且也告诉宋流声:“声声,其实谁都有一些癖好,你只是有点独特,但这没什么大不了的,现在社会上也有这种群体存在。”

  “难道喜欢穿裙子就是错了,就有病吗?事实上很多人就是单纯的喜欢,他们不一定都有心理障碍,人格扭曲了,会做坏事,他们也很正常,也值得被宽容地对待,去拥有幸福。”

  “嗯,初洵,谢谢你,真的谢谢!”

  宋流声心里暖暖的,满怀感激,他真的很庆幸遇到了秦初洵,遇到了这位与他的性取向一样,暗恋经历相似,而且还是如此理解与尊重他的朋友。

  秦初洵轻轻拍了拍宋流声,之后就换下衣裙,穿好了病号服躺在床上。宋流声对他说了“晚安”,欲要离开之际,手却被秦初洵拉住了。

  “声声,有件事我一直没告诉你,我……要做手术了。”

  见秦初洵一脸严肃,完全不像开玩笑,宋流声怔了怔,担心道:“手术危不危险?成功率有多高?”

  秦初洵的眼中愈加晦暗:“成功率很低,不到三分之一,但是不动手术的话,我就只能等死了。”

  话音未落,宋流声的心里就咯噔一声。

  很快就到了动手术的这天,在进手术室之前,秦初洵攥紧了宋流声的手:“声声,其实今天也是他结婚的日子。”

  本来忧心忡忡的宋流声,听后又是一惊:“什么?他今天结婚!”

  “嗯,消息早就放出来了,就是今天。”

  此时此刻,秦初洵的脸色苍白一片,嗓音里也透着浓浓的无奈与绝望。

  “声声,你说巧不巧?我动手术的今天,他却偏偏迎娶了自己的新娘,他们盛大的婚礼,还会有网络直播,会让所有人都在这一天见证他们的幸福。”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阴婚厚爱:冥夫别过来 心尖蜜 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 恶魔独家占有:小野猫,乖! 公主的宫斗指南 好莱坞制作 三眼法医 清史稿 毒哥在远古 我在荒岛生存直播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