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药|第14节

推荐阅读:、我是瓦尔迪 冠军之光 一纸成婚:顾少宠妻成瘾 嫡妻谋略 鉴宝金瞳 网游之召唤王 黑暗纪元 吕氏春秋 火爆药妃:邪王太闷骚 这是命令吗
  秦初洵迅速反应,立即“汪汪”叫了两声,然后又“喵喵”两声,学着招财猫似的招了招手,逗得宋流声又忍俊不禁。

  “初洵,等你的病好了,真的不准备复出,继续唱歌演戏当明星了吗?”

  秦初洵闻言一笑而过:“唱歌随时随地都能唱,声声,你想听什么歌?我马上就能给你唱一曲。演戏的话,像我这种烂演技,演啥都尴尬,还是算了吧。”

  “可你不是盼着成名,想红吗?”宋流声又问。

  “我刚出道那会儿,年轻有活力,却也天真,给自己定下的目标都不现实。现在我也就是说说而已,毕竟人红是非多。”秦初洵耸了耸肩。

  “娱乐圈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有些我经历过,有些我听着就害怕,一点也不想记得,所以还是做平民老百姓自在,穷就穷点,累就累点,至少活得踏实,精神压力没那么大,说不定活的时间也能长一些。

  唉,当初我就不该一时脑热,跟着他填报一样的志愿,大学毕业后他混得风生水起,而我压根就不适合娱乐圈。”

  隔了多日,宋流声又从秦初洵的口中听到了那个“他”。

  在秦初洵伤心绝望,甚至想要自杀的那阵子,只要一提到那个男人,秦初洵就禁不住落泪。

  现在他明显释然豁达多了,一般也不会说起那个男人,但有时说着话,不经意间还是会提及。

  宋流声并不想让他一直逃避,便道:“初洵,我知道你想忘了之前的那些事,但那位先生呢?你还记着吗?”

  “……”秦初洵沉默了一会儿,这次他没有回避问题,诚实地点了点头,“我偷偷喜欢他七年了,不可能说忘就忘。”

  暗恋者的心境都是相似的,宋流声之前与秋亦芷聊过,如今又遇到了秦初洵,自然也有着共鸣。

  人一旦喜欢上了比自己优秀,和自己差距太大的人,很容易就会变得胆小怯懦,只敢小心翼翼地维系着原本的关系,生怕去捅破那层窗户纸。

  可是如果一辈子都不说出口,真的甘心吗?真的不会后悔吗?

  “初洵,你之前说那位先生快要结婚了,他一直都不知道你喜欢他吗?你也不准备告诉他?”

  闻言,秦初洵的眼中闪过痛楚:“他不知道,我和他做同学那会儿,其实关系还好,但后来入了娱乐圈,他对我却越来越冷淡,甚至讨厌我。

  在他眼里,那些我对他示好的行为,平时在网络上和他的互动,都是带着目的性的故意讨好,他觉得我想抱他大腿,和他捆绑在一起炒话题蹭热度。”

  秦初洵越说越难受,他的表情变了,眉头也是紧紧皱在了一起:“尽管我的经纪公司和经纪人的确有这种想法,可我自己从没这么想过,而他对我的误会却逐渐加深。”

  事实远比宋流声想得还要复杂,他也替秦初洵着急:“怎么会这样?初洵,你要找机会当面和他解释清楚。”

  秦初洵摇头,语气中透着深深的无奈:“我根本找不到机会,他是当红明星,大忙人一个,经常全国各地到处飞,有时还会去国外,行程总是排得满满的。我和他连朋友都不是,顶多算是以前的同学,我们出道后也从未搭档过,因为像我这种十八线的小艺人,哪里能接触到他,我所保留的联系方式,也是他以前上学时的手机号和微信,他早就不用了。”

  “声声,当他向外界公开恋情的时候,我后悔了,真的后悔没有早点开口,早点说出我的心意,我当时恨不得立即冲到他面前,告诉他一切,哪怕他亲口拒绝我,我也认了!可是我病了,心脏病突然发作,疼得快死了……”

  宋流声握住了秦初洵微颤的手,才发现他的双手此时冰凉一片,宋流声不断安慰着:“没事的,初洵,你会好起来的!一定会越来越好!”

  三个月过后,十二月份的北方,气温已经很低了,估计再过不久,即将迎来这个冬天的一场雪。

  这周六的早上,门铃声忽然响起,游景行开门后居然见到了久违的秋亦芷。

  脖子上围着紫色围巾的秋亦芷,微笑着朝游景行挥了挥手,她也拎着一个牛皮纸袋,特地给游景行带了礼物。

  游景行赶紧将她迎进了屋里:“亦芷,你回来了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我好去机场接你,再请你吃顿饭,为你接风洗尘。”

  秋亦芷笑笑:“景行,听说你升职了,现在已经是游经理了,我怕你工作太忙,没空来接我,而且我俩当了这么多年朋友,你跟我还客气什么。”

  随后游景行招待秋亦芷坐下,他为秋亦芷泡茶,也拿出了糕点。秋亦芷问起他的工作情况,对新职位是否适应?

  游景行一脸平静,娓娓道来,说是他们公司在进行内部的人员调整和优化,两个月前,林总决定把市场推广和渠道运营合并到一起,所以原来的两个部门也成了一个大部门,而原本的负责人孙经理被指派到其它部门,游景行成了新的经理。

  “可喜可贺!”秋亦芷拍了拍手,“景行,你们林总一定是看到了你的表现,很认可你的能力,才对你予以重任。你也真厉害,年纪轻轻的,还不到三十岁,就当上经理了。对了,你现在这么帅气多金还单身,有没有开展什么办公室恋情?”

  游景行先是一愣,然后道:“亦芷,我怎么发现你这一趟回来,有些变了?”

  “变美变瘦了?”

  “是变八卦了,一般的企业和公司里,是不允许办公室恋情的。”

  秋亦芷不以为然:“规矩是一回事,可人是活的,有个词叫‘情难自禁’……”

  游景行不想继续下去,只好岔开话题:“别说我了,亦芷,这次就你一个人回来了?没带别人?我记得某人上回离开之前,给我发了消息还说下次回来要带个——”

  “哪有那么快!”秋亦芷打断了他,“游经理,你工作忙,我也没闲着,当模特混口饭也不容易。我各地跑活动,所以都没时间找男朋友,不过,这不代表没人追我,我一直很受欢迎的。”

  游景行配合着点点头:“嗯嗯,亦芷小姐的人气可高了。”

  秋亦芷听着顺耳,满意地笑了笑,但下一刻却变了神色:“景行,反倒是你,今天一见,我发现你真的憔悴了好多,感觉不只是工作压力大,你怎么看起来更像是失恋一样?”

  游景行顿时一呆。

  秋亦芷之后又从包里拿出了别的礼物,其实她这次回来,不仅给游景行带了礼物,也为宋流声准备了一份。

  只是宋流声早就搬家了,人也不在帝都这边了。

  礼物暂时送不出去,秋亦芷只好先寄放在游景行这里,托他有机会交给宋流声。

  秋亦芷微微叹息:“没想到宋先生搬家了,景行,都过了这么久了,你现在有他的消息了吗?”

  游景行无力地摇摇头:“我这几个月一直在找他,还是没消息。”

  “景行,之前你在电话里没跟我说清楚,到底宋先生为什么会突然搬走?还和你们彻底断了联系呢?”

第19章

  “景行,之前你在电话里没跟我说清楚,到底宋先生为什么会突然搬走?还和你们彻底断了联系呢?”

  秋亦芷问道,凭着女人的直觉,她坚信这背后肯定有什么隐情。

  游景行默然片刻,脸上露出了几分为难:“抱歉,我不方便说。”

  秋亦芷的眼珠微转,她猜到了游景行或许不会当面向她透露什么,但今天来之前,她心中就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景行,我与宋先生并没有过多的接触,只见过两次,一次在你的生日会上,另一次就是我单独约他吃了晚饭。那晚我跟他聊了很多,但主要说的还是我自己的事,也不知为什么,我就向他诉了不少苦水。”

  “大概是和他待在一起的时候,你会感觉很舒服和放松。”游景行顺着话茬说了下去,提起宋流声,他的语气总是平和舒缓的。

  “嗯,你说得对,这也许就是宋先生身上的魅力之一。”秋亦芷淡淡一笑,愈发肯定了她的猜想,“景行,你当初搬过来,和宋先生成了邻居,是因为觉得待在宋先生身边很放松自在,所以想要靠他更近一点,多多了解和熟悉他,还是有其它原因?”

  “……”游景行被问住了,一时答不上来。

  游景行的反常,让秋亦芷有些许的失落,游景行答不出的那个答案,她倒是旁观者清,看得明明白白。

  她知道游景行这几个月都在奔波操劳,除了工作上的事,就是为了宋流声。今天她亲自来见了游景行,面前的游景行没了以往的活力,憔悴消瘦,眼周也是疲惫的青黑色,看着令人心疼。

  秋亦芷接受过高等教育,知道那种群体的存在,况且如今社会中,那种事也变得越来越常见,现在年轻人的接受度也高,愿意去包容和尊重。

  当生出了那份猜测后,秋亦芷曾经反复想过,如果那种事不是在别人身上,而是就发生在她自己的身边,对方就是她很熟悉的亲朋好友,她会怎么样?

  秋亦芷想来想去,还是希望他们能获得幸福。

  “景行,直觉告诉我,其实在这几个月里变化大的人,不是我,是你才对。”

  游景行闻言一怔:“什么意思?”

  在心中酝酿了许久,秋亦芷还是说了出来:“景行,你以前一直不开窍,对谁都差不多,在你的眼里,那个特别的人始终都没出现。但现在,我觉得你提到宋先生的时候,整个人就变得很温柔,而且你的眼睛里……”

  秋亦芷有意停顿了一下,才道,“……在发光。”

  游景行怔怔的,没开口回应,秋亦芷的每句话都在提醒着他,提醒他去面对一个不争的事实。

  秋亦芷抿唇苦笑:“不知道你有没有在意过?之前我看你的眼神,也是带着温度,眼里也会发亮的。景行,当宋先生看着你的时候,眼中又是什么呢?”

  游景行默默捏紧了拳头,他没想到秋亦芷已经猜出了大概,有时候女人的直觉果然敏锐又可怕。

  明白游景行有所为难,还处于困惑中,秋亦芷也不想让气氛一直这么僵下去,便主动找了别的话题,跟游景行说起了她前几个月的所见所闻,讲述了一些趣事。

  之后两人互相调侃打趣,没一会儿,屋内就传出了阵阵欢笑声。

  秋亦芷走后,晚上,游景行到了隔壁屋子。自从宋流声搬走后,这间房子就空着没人住了,游景行便买了下来,里面的家具陈设还是维持老样子,只是东西再多,少了宋流声,依然感到空荡荡的。

  游景行不待在自己屋里时,便会来隔壁转悠。此时,他无力地靠在沙发上,手里握着手机,一直呆呆地盯着相册里的某张照片。

  这是夏天那会儿拍的,照片里是白宛楠挽着游景行和宋流声。那一次是他们三人去唱KTV,后来唱嗨了,就靠在一起拍了张合照。

  游景行想起宋流声当时唱了一首《孤单心事》,便立马在音乐APP中搜索到了,也播放出来。他一遍遍的循环播放,一遍遍的听着,可惜没有男声版的,也可惜没法再听到宋流声唱了。

  游景行的眸光又落到了照片中间的白宛楠脸上……

  暑假过后,白宛楠九月份开学,正式踏入了高中校园,她多了几门课,课程的整体难度也增大了。而游景行升职当了经理,平时工作事务繁忙,又在到处找寻宋流声,所以表兄妹俩已经好久没见了。

  白宛楠觉得游景行一直在为宋流声的事生气,而游景行如今只要一想起表妹,就不禁联想到了宋流声。

  那日宋流声沮丧落寞的神情,一直在他脑海里挥散不去。

  表妹白宛楠太过恃宠而骄了,有时候说话不经过大脑思考,也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就是个任性的小公主。经过宋流声的事后,游景行不想再继续惯着她了,他告诉白宛楠,她始终欠宋流声一个道歉。

  此时,游景行忽然用手遮挡住了照片中间的白宛楠。

  都说照片是用来定格时间,是能永远记住美好瞬间的,但他与宋流声,居然都没有一张合照,一张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合照。

  这一瞬间,游景行很想拉着宋流声拍照,拍很多很多张照片,毕竟他俩的合照太少了。

  猛然想到了什么,游景行匆匆跑到了自己家里,开始翻箱倒柜。他翻找了好久,终于在一本落了灰的旧相册中,发现了夹在其中的高三毕业照。

  毕业照中,全班男女站成了四排,女生们站在前两排,后两排则是男生。游景行站在了第四排中间,而他的前面正巧就是宋流声。

  这是游景行多年来从没注意到的事,可如今……

  照片里的宋流声,脸上的笑容腼腆尴尬,第一眼看上去别扭不自然,或许是源于内心的紧张,又或许是……

  这个答案几乎要呼之欲出。

  高中三年里,对于宋流声这个人,游景行唯一有点印象的事,就是关于那场篮球赛,宋流声投了很漂亮的三分球,挽救了比赛局势。

  宋流声的性格分明不适合做运营推广这一行,可他却填了和游景行一样的专业,他们大学虽然不在一起,但两个学院就隔着两条街而已。

  游景行是工作后遇见了宋流声,才得知他是哪个学院毕业的,但宋流声可能一直都清楚。

  还有宋流声系鞋带的方式,绕耳机线的方法等等,这些也都与游景行相同;另外,宋流声大老远的从家乡带草莓过来,亲自为游景行做草莓蛋糕,也知道游景行的童年女神是樱桃小丸子,这种种的一切,难道都是巧合吗?

  游景行越是回想,一颗心就跳得越快。他摸了摸自己的嘴唇,仿佛那一夜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宋流声吻他的时候,那种唇瓣相贴的触电感,以及心的悸动,太热烈真实了,游景行骗不了别人,也骗不了自己的心。

  秦初洵之前变魔术,送给宋流声那朵茶梅,宋流声将它放入了装水的花瓶里,悉心照料,养了起来。

  见状,秦初洵笑宋流声傻,说是活不了几天的,当初他是看到花枝断裂,艳丽花朵掉落在地,觉得可惜才捡起来的。

  宋流声却分外珍惜,将花瓶放在窗台上:“初洵,能多养一天,它就多了一天的生命,美丽也能多延续一天。”

  秦初洵笑笑没再反驳了,他望着窗台上的这朵依然绽放的茶梅,似乎若有所感。

  天气渐寒,医生也不允许秦初洵过多的外出,要是让他一个人天天闷在病房内,天生活泼好动的秦初洵肯定得疯了,幸好还有宋流声陪他聊天解闷。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听说爽文男主是我爸 我怀了男主的孩子[穿书] 论陛下的撩妹技巧 午夜缠情:小萌妻要抱抱 竹马一直在撩我 幸得风月终遇你 腹黑丞相的宠妻 主神的黑店 古代追来的男神 此婚十分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