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药|第13节

推荐阅读:、太古战神 皇叔爱窝窝 最强丹师 闺华记 将军叼回个小娇娘(重生) 若爱只是一场豪赌 上神作妖日常 三界红包群 穿书女配萌萌哒 恋战新梦
  他坐起了身,打开床头的台灯,也翻出了柜子里的那张字条,这是宋流声前不久留下来的,还有一根系在手腕上的红绳。

  字条上不过寥寥几句,是再简单不过的辞别而已,可游景行却反反复复地看了好多遍,都已经在脑中倒背如流了。

  游景行的指腹轻轻摩挲着字条,字如其人,宋流声的字迹也很娟秀,一笔不苟。

  【游景行:

  对不起,请原谅我那晚荒唐滑稽的举动,我真的不想吓到你,我也知道我对你的那种心思是不该有的,毕竟我们一点也不合适。

  现在我知道了结果,其实和我预料的也差不多。今后我不会再对你和你的家人造成任何的困扰了,也希望你能忘了这些不愉快,忘了我这样奇怪的人,以后请多保重。

  我也很谢谢你,游先生。】

  这里面的很多话,游景行都想反驳,但如今,已经找不到宋流声了。

  两个多月后,也从夏天到了冬天,十一月下旬的南方,没有北方的暖气,冬季湿冷难熬,也比宋流声想象中的还要冷。

  当地的医院,宋流声近来都在住院部这边走动。

  中午的时候,他安抚奶奶入睡后,赶紧收拾好了奶奶吃过的碗筷,然后就提着另一个煲汤的电热饭盒,到了隔壁病房。

  宋流声敲门进来,却发现病床上没人,便将饭盒先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正当他疑惑不解之际,躲在门后的秦初洵这时扑了过来,一下子就从后面抱住了宋流声。

  他圈着宋流声的腰,也贴着宋流声的后背,一脸笑眯眯的:“声声,你好香!”

  宋流声无奈地摇摇头:“应该是饭菜香吧?”

  “都香都香!声声,你今天又给我做了什么好吃的?”秦初洵兴奋地叫道。

第17章

  “声声,你今天又给我做了什么好吃的?”秦初洵一脸兴奋。

  “你自己瞧瞧。”

  宋流声微挑眉眼,说着便将电热饭盒打开,这下子香味更浓了。

  秦初洵凑过去一看,里面是热腾腾的番茄牛肉汤,卖相看着也不错,勾得他舔了舔嘴巴,迫不及待地想尝一口了。

  “你还是坐下吧,要不要我喂你?”

  秦初洵一听这话,直摇头:“声声,我就比你小两岁,你真当我是几岁的小娃娃啊?我的手脚可灵活了,还能给你变魔术呢,你看——”

  秦初洵一边说着,一边将右手掌在宋流声的眼前晃了晃。然后他又捏紧成拳头,朝宋流声眨眨眼:“来,声声,你对着吹一口气。”

  宋流声配合着他乖乖照做,谁知下一秒,当秦初洵摊开手掌后,手心里就多出了一朵粉色的茶梅。

  瞬间,宋流声的眼底闪过惊愕,而秦初洵的眉眼间,此时全是俊逸又爽朗的笑意:“哈哈,感受到了一口仙气,所以我的手心里就开出花来了,声声,送你。”

  如今是秋冬时节,许多树木花草都已凋零。医院住院部的楼下,倒是有几株茶梅开得正旺,其实茶梅和山茶长得很像,但这种季节在南方多是茶梅,散发出阵阵淡香。

  宋流声心想这一定是秦初洵去楼下摘回来的,但他也不戳穿,为秦初洵鼓了鼓掌,然后淡笑着接过了这朵茶梅:“谢谢你,初洵。”

  “咱俩谁跟谁啊!你再这么客气,我可要生气了,声声,我这次不就是变个魔术,送你朵花而已,如果我将来有机会重新出道,能大火起来,我在帝都中心区送你套别墅都成。

  虽说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但实在是相见恨晚,只一眼我就相中了你。”

  秦初洵的眉目俊秀,长相帅气讨喜,这人说话又特别逗,一般正经不过三句。宋流声扶他坐了下来:“别闹了,还是快点趁热喝汤吧。”

  “遵命!宋美声,美声声,声声女王!”秦初洵笑着拉宋流声一起,“你也陪我一起喝嘛,你现在每天不仅得照顾奶奶,还管了我的伙食,肯定很辛苦。”

  宋流声微微摇头:“我做着自己喜欢的事,不累。”

  秦初洵闻言眸光微变,他拍了拍宋流声:“唉,要是我能早点认识你就好了,可现在也不算迟,至少我还活着。”

  “别乱说话,你一定会尽快康复的。”

  瞧着宋流声脸上的担忧,秦初洵一笑而过:“嗯嗯,我可是要活到一百岁的!”

  正如秦初洵所说,他与宋流声认识的时间并不长,才两个月而已。

  两个多月前,为了避免见到游景行和其他熟人会尴尬,宋流声也想远离伤心地,就决定带着生病的奶奶离开北方,然后他们越过好几个省市,一路到了南方。

  南北两地在一些方面有所差异,自小在北方长大的宋流声,起初有些不习惯,但很快就适应了,宋奶奶出身农村,也是能吃苦,适应性强的人。

  宋流声平时很节俭,几乎不怎么花钱,所以身上还有部分积蓄,他给奶奶办好了住院手续后,带着奶奶正式入住的第一天,就遇到了秦初洵。

  秦初洵就住在宋奶奶的隔壁,和宋奶奶一样,他也是心脏出了毛病。

  那时候秦初洵远没有现在这么开朗,他看起来病恹恹的,身形瘦弱,也经常一整天不说话,仿佛等死一般。

  宋流声隐约觉得秦初洵有几分眼熟,但又想不出具体在哪见过,莫名的,对他多了几分关注。

  如果病人的精神和心理状态不稳定,那么身边一般不会放刀具和利器,也是禁止他们接触那些的。有天秦初洵不知从哪儿找到了一把剪刀,忽然就不停地剪着头发,包括自己的病号服,他也盯着自己的手腕处,那种濒临绝望和崩溃的眼神,颇有自残的意向。

  因为有过切身的经历,宋流声非常熟悉这种眼神,所以他一眼就看出来了,及时阻止了秦初洵。

  后来秦初洵哭了,明明是个男人,却还是忍不住落泪,他脸色苍白,肩膀不停地抖动着,说他喜欢了七年的人,要结婚了。

  再后来,宋流声也终于想起了看着有几分眼熟的秦初洵。其实他曾经是个明星,但不怎么出名,然后就忽然销声匿迹,逐渐退圈了。

  晚上九点半,因为老家人普遍都睡得比较早,所以也到了宋奶奶的入睡时间。困意逐渐袭入大脑,临睡前的宋奶奶嘴角含笑,打量着这个一直在旁忙碌的身影。

  这人一会儿为她擦洗手脚,轻轻捏揉按摩,一会儿又是检查门窗是否关好,调好空调温度,也为她掖好了被角。

  宋奶奶嘴边上扬的弧度越来越大:“我的乖孙女,真漂亮啊。”

  “乖孙女”宋流声微怔,也回应了奶奶一个腼腆的微笑。

  此时的宋流声,长发披肩,齐刘海下有一双灵动乌黑的双眼,看着分外清纯文静,况且他今晚又是一身粉白的搭配。外套是粉色的呢子大衣,他里面穿着白色毛衣,腰间一条小短裙,套着打底袜的双腿,即使在秋冬季,看着依然细长。

  今晚的宋流声明显又戴上了假发,脸上也化了淡妆。换作是之前,他绝对不敢在奶奶面前这么打扮,特别担心会刺激到心脏不好的奶奶,况且老一辈的思想观念传统,不可能轻易接受的。

  但如今,如此装扮的宋流声,在痴傻的宋奶奶眼里,已然成了她的“孙女”,一位只会在夜晚过来探望和照顾她的“乖孙女”。

  刚离开帝都那会儿,游景行的拒绝,再加上奶奶的病重,对宋流声来说,无疑是双重打击,他一时间心力憔悴,也不知何去何从,完全没想好自己该去哪个城市重新开始。

  所以宋流声又开始发病了。

  他的病主要就是源于精神和心理层次上的,当心态好的时候,宋流声恢复得很快,行为举止几乎与常人无异,可一旦他的心理防线崩塌,情绪失控,可能一瞬间就会被打回原形。

  那天夜里,宋流声大喊着“妈妈”从床上猛然坐了起身。可怕的噩梦又让他出了一身的冷汗,他的眼角也是湿润的,明显是刚刚哭过。

  但宋流声似乎还没从噩梦中清醒,整个人依旧恍恍惚惚的,眼神也是呆滞无神。

  随后他下了床,像是梦游一般,处于无意识状态中的宋流声,开始翻箱倒柜,翻找着那些他白天藏起来的衣裙,以及锁住的化妆盒。

  在这期间,宋奶奶是与宋流声住在一起的,她睡到半夜,听到家里有不对劲的声响,并且还很真实,根本不像是做梦。

  还以为半夜有贼闯入家中,宋奶奶吓醒了,她听着声音寻到了宋流声的房间,发现孙子的房门没锁,轻轻推门一看,结果就见到了——

  身穿吊带长裙,嘴上涂了口红,而且正用手编着发辫的宋流声。

  听到脚步声的宋流声一回头,正巧对上了奶奶的眼睛。

  四目相触,宋奶奶僵在了原地。宋流声则猛地一颤,他的双眼一下子就瞪大了数倍,瞬间从半梦半醒中被强行拉回了现实。

  他的瞳孔里满是痛苦难堪,唇瓣不住地抖动着,想要开口解释,也想要立马安抚奶奶,可是……

  宋流声发现自己竟顿时失语了,他张合着嘴巴,却连一个完整的字音都发不出来。

  不敢再继续面对奶奶,他红着眼眶低下了头,甚至还准备跪下,谁知下一刻,一只枯瘦粗糙,但又温暖的手,轻轻摸了摸宋流声的头。

  宋奶奶不再惊愕,她动作温柔,沙哑苍老的嗓音虽不好听,却含着笑意,她轻声道:“我们家声声啊,穿上裙子后,变得更好看了。”

  宋流声忍不住抱紧了奶奶,泪水也顺着脸颊滑落……

  这之后,宋奶奶就总跟宋流声嚷着道:“声声,我们家另一个声声呢?”

  宋流声听后一惊:“还有哪个‘声声’?”

  “就是穿裙子特别漂亮的那个声声。”

  随着年龄增大,宋奶奶的老年痴呆症也越发严重了,经过那一夜后,宋奶奶可能是选择逃避了现实,于是她幻想出了家里有两个模样相似的宋流声,分别是她的孙子和“孙女”。

  穿着女装的“孙女”宋流声,一般只会在晚上出现,也很少开口说话。今晚,等奶奶安然入睡后,宋流声就敲了敲隔壁病房的门。

  秦初洵打开门,一见到是宋流声就笑眯了眼:“哇哦,宋美声上线!”

  他先前就见过这种打扮的宋流声,所以这会儿没有多么惊讶,但习以为常也不至于,毕竟宋流声穿女装的机会难得,他每次见到时,都有种眼前一亮,很惊艳的感觉。

  秦初洵绕着宋流声打量了一圈,然后竖起大拇指:“声声,你果然穿什么都好看,这些女孩子的衣裙袜子,还有漂亮的高跟鞋,要是我换上了肯定怪怪的,很违和。”

  “你想试试吗?”宋流声抬眼一瞧秦初洵。

  秦初洵干笑两声:“哈哈,其实试穿也可以,毕竟我以前拍戏,上节目的时候,也扮过女装,可绝对没你这么漂亮,所以还是算了吧。”

  “真的吗?”宋流声忽然来了兴趣,“你以前演的是哪部戏?我去搜搜看。”

第18章

  “你以前演的是哪部戏?我去搜搜看。”

  宋流声的眼中透着些许期待,秦初洵却尴尬地摇摇手:“一部自制的网剧而已,剧组穷,请不到什么演员,主演都是网红,包括我在内,另外还找了一些学表演的学生。”

  “这么一群人聚在一起拍戏,大家的演技都很稚嫩,整体造型又辣眼睛,播出来没几集就被网友们疯狂吐槽,说又多了一部雷剧。后来因为题材敏感,审核过不去就被下架了。反正那都是前几年的剧了,现在找资源肯定很麻烦,声声,所以你还是别看了。”

  既然秦初洵这么说了,宋流声也没再执着,他问:“初洵,你是以歌手身份出道的,对吗?”

  “嗯,比起演戏,我还是喜欢唱歌,哪个小歌手不盼着将来能大红大紫,然后开自己的世界巡回演唱会呢!我也有明星梦,结果在娱乐圈里兜兜转转,付出了那么多,到头来还是一场空,我也只能在梦里想想了。”

  说到后来,秦初洵自嘲地苦笑两下。

  宋流声听着有些伤感:“你在这一点上,好像对自己特别不自信,初洵。”

  秦初洵笑容里的酸涩更重了:“何止这一点啊!其实我很多方面都不行,受到的打击太多了。声声,我以前就是十八线网红,谈不上过气,一直没火过,现在更是销声匿迹三年了,估计谁也不记得我了。”

  宋流声立马反驳:“不,我对你有印象。”

  “哈哈,谢谢!但你一开始也没认出我,现在医院里的很多人都不认识我,没关系,声声,我早就看淡了,现在这样挺好,其实我反倒很羡慕你。”

  “羡慕我?”宋流声呆呆地看着他。

  “对啊,你人美心善,温柔体贴,做饭还这么好吃!”秦初洵眼里亮盈盈的,夸了宋流声一番后,又开始“推销”起他自己。

  “声声,你家还缺弟弟吗?你看我怎么样?我上过大学,会唱歌跳舞,演技虽说不咋地,可我会变魔术讲笑话,讨你开心,当然,让我陪你一起穿裙子都行!”

  宋流声一下子就被他逗乐了:“我不缺弟弟妹妹,可能缺个宠物。”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锦绣嫡女:毒医三小姐 混世神皇 助鬼师已上线 最强幻象 穿越八零年代小娘子 四神集团②·老婆,跟我回家 玻璃珠的叹息 和国家机器恋爱的正确姿势 娇妃难宠:世子爷请放过 都市玄门医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