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药|第11节

推荐阅读:、霸道总裁包子计划 红楼望月 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叮咚23) 都市修真强少 帝少溺宠,隐婚甜妻不好惹 惊魂焚尸场 忘却你的欢喜城 偏向瞎子抛媚眼 妖神纹铄 美人弯弯
  从KTV出来后,当晚三人靠在一起,拍了一张合照。

  到了下周,宋流声去许医生的诊所时,正巧另一位盛晖医生也在。今天的宋流声,与往常不同,他穿了一件粉色的可爱卫衣,手腕处也系着红绳。

  尽管一个男人这么穿,显得有些娘,但许鸣延一见到他,便笑了:“流声,其实你下次可以试着穿裙子过来,做更真实的自己。”

第14章

  “流声,其实你下次可以试着穿裙子过来,做更真实的自己。”

  听了许鸣延的话,宋流声的嘴角微微上扬。今天穿成这样一路过来时,宋流声全程都很忐忑,但他一直在给自己打气,逼自己去忽略那些路人们的异样目光。

  他一直都想治好病,如果许鸣延说一味的逃避,选择压抑内心,伪装真实的自己这种做法是错的,那他愿意努力变得勇敢,变得更加坦诚。

  等到哪天他可以穿着裙子,抬头挺胸地走在大街上,等他拥有了那么大的勇气和自信,应该也能对感情坦率。

  那时他会大胆地告诉游景行,表达真正的心意,从游景行口中寻求一个确切的答案。

  这时,宋流声收起淡笑,忽然垂下了头:“许医生,盛医生,对不起,我想向你们认错。”

  许鸣延不解:“你做错了什么?”

  “我瞒着你们偷偷吃药了。”

  “你怎么又吃药了?”许鸣延一听,顿时就急了,“流声,我早就说过你不必再吃了,吃多了反而不好,赶紧停药!”

  在旁的盛晖倒是一脸淡然自若:“既然你现在坦白了,流声,那我猜你应该意识到不妥,已经没再吃了,对不对?”

  宋流声轻轻点头。

  盛晖满意地笑笑:“流声,你如今的情况确实好转了太多,我记得刚开始接触你,你太敏感封闭了,我和许医生跟你说话,想要问你什么,总要花一些时间,先找一些话题铺垫才能进入到主题,生怕刺激到你,而你现在,在我眼里就是个再正常不过的人。”

  “谢谢!盛医生,谢谢你和许医生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

  “其实照顾算不上,都是分内的事,我们医生做我们该做的,后来我比较忙,也没太管你,多亏了许医生他经常疏导你。”

  语毕,盛晖就朝许鸣延笑了笑,笑容中还透着点痞气,许鸣延却是冷冷地斜了他一眼。

  当许鸣延转头望向宋流声时,表情就瞬间柔和下来:“流声,你进步很大,现在也愿意主动与我沟通,向我坦白,只是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请顺从自己的心。”

  “我说过许多遍了,无论是性取向,还是一些特殊偏好,存在即合理,你只有先接受了你自己,别人才会接受你,尊重你。”

  身为宋流声的心理医生,许鸣延随后又对他说了许多。

  在许鸣延说话的时候,就坐在他旁边的盛晖,一双眼睛全程都直勾勾地盯着他,有时宋流声还没来得及做出回应,盛晖就不停地点头,俨然一副“对对对!他说什么都对!”的即视感。

  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宋流声准备起身告辞前,被盯了半天的许鸣延,这时瞪了一眼盛晖:“盛医生,你看够了吗?”

  盛晖这才收回眸光,摸了摸鼻子,笑着装傻。

  “盛医生,流声也是你负责的病人,他马上就要走了,你不交代几句?”

  闻言,盛晖立马清了清嗓子,一脸的正经严肃:“流声啊,刚才许医生说的话,你都听清楚了吗?”

  “嗯。”宋流声点头颔首。

  “听清楚就好,你回去再想想许医生说的,那都相当于至理名言,我百分之百赞同,你要好好听他的话。”

  宋流声:“……”

  许鸣延:“……”

  后来宋流声走出房间后,又听到了盛晖的赔笑声:“我…我错了!延延,你说啥都对,我说啥都错,好不好?”

  “不好!盛医生,请不要打扰我工作。”

  “延延,别气了,你再板着一张脸,我就亲你了啊。”

  “你!流…流氓,滚!”

  宋流声禁不住笑了笑,有时候他真的很羡慕这两位医生。

  上周游景行的表妹白宛楠过来玩,然后小姑娘直嚷着要拍照,所以他们三人便有了一张合照。后来这张照片,游景行又通过微信发给了宋流声,他还说了一句,希望宋流声下次拍照时,能开心地大笑。

  今晚宋流声躺在床上,一直盯着手机里的这张照片,照片里左右两边分别是游景行和他,小表妹白宛楠则在他们中间,比着剪刀手,笑弯了眉眼。

  除了高中毕业照,这是他第二次和游景行一起拍照,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有他们两个人的真正合照?

  宋流声并不知道,如果想要与游景行再近一步,发展成更亲密的关系,那他们之间还隔着一道危险的红线,一旦越线了,也不知结局是好是坏?

  由于是在暑假期间,所以最近几个周末,只要游景行有空,白宛楠总会过来。

  游景行有时不太能应付这个机灵鬼表妹,便会拉上宋流声一道,白宛楠也渐渐迷上了宋流声做的饭菜。

  这天,白宛楠特地带了瑜伽垫过来,准备练劈叉和拉筋,也想在游景行面前展示一下她的舞蹈。

  当她向后下腰和劈叉过后,白宛楠突然眼珠子一转,冲游景行贼笑道:“小景哥,要不你也来试试?”

  “试什么?下腰我还可以,至于劈叉的话,小楠,你还是饶了我吧。”说罢,游景行还往后退了退。

  白宛楠一下子拉住了他的衣角,眨眨眼道:“也许你可以呢,小景哥,就算你劈不下来,你也能拉拉韧带,顺便活动一下筋骨,这样对身体好。”

  见白宛楠又开始卖萌撒娇,一向宠她的游景行知道自己逃不过了,但他对旁边的宋流声使了个眼色:“宋流声,我俩都这么熟了,也是好朋友对不对?你也陪我一起嘛。”

  游景行愣了愣,成功被游景行拖下了水。

  然而,游景行的劈叉才进行到了一半,就表情痛苦,直摇头放弃了,宋流声却轻松地完成了“一字马”。

  表兄妹俩顿时目瞪口呆,游景行的眸中闪过光亮,笑道:“宋流声,你不仅轻,原来身体也这么软,柔韧性太好了吧。”

  白宛楠则是察觉出了什么,问道:“流声哥,你是不是也学过舞蹈?还是武术,体操?”

  想到许医生之前的话,宋流声这次不想再隐瞒,便承认了:“嗯,我小时候学过舞蹈。”

  “这就对了!流声哥,感觉你的舞蹈基本功很扎实啊。”

  游景行听后竖起了大拇指:“你真是深藏不露!宋流声,感觉你点了好多技能点,你身上分明有这么多优点,以前果然是太谦虚了。”

  游景行的夸赞,总能令宋流声心跳加速,他也不禁笑了笑。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下个周末,礼拜六的傍晚,游景行又敲响了宋流声家的门:“宋流声,小楠想邀请你明天去她家。”

  宋流声听后一愣,有所犹豫:“这…这样不太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宋流声,又不是你一个人去,还有我呢。明天刚好姑父和姑姑都不在家,小楠家里有很多好吃好玩的,还有跳舞机,她打算让你陪她一起跳舞唱歌。”

  宋流声寻思片刻,然后点头同意了。

  周日的早晨,游景行便开车载着宋流声到了白宛楠的家。

  这儿与他们偏僻的小区不同,是三环地带的高档小区,宋流声走在里面难免有些不自在,游景行笑着拍了拍他:“没事,一切有我。”

  父母都外出了,所以家里确实只有白宛楠一个,她今天还盛装打扮,穿着非常漂亮粉嫩的公主裙。

  宋流声和游景行在这儿待到了下午,由于宋流声来者是客,游景行虽然不会做饭,但学过泡茶,就和表妹商量着给宋流声准备下午茶和糕点。

  游景行在厨房里忙着泡茶时,白宛楠有些好奇和焦急,就先跑过去看情况了,所以这会儿,只剩下宋流声一个人还待在她的房间里。

  白宛楠的房间也漂亮极了,墙纸是粉色的,床上放了一堆布娃娃和可爱的猫狗兔的玩偶,地毯上的碎花图案也很精致。当将天花板上的灯一打开,整个房间立马就变得星星点点,如梦似幻的,完全符合了宋流声的审美。

  因为暂时无事可做,宋流声便观察起了房间,不知不觉中,他的眼神就变得陶醉而羡慕。

  突然,白宛楠挂在墙上的小帽子掉了下来,宋流声弯腰帮忙捡起,又正巧发现了之前掉落在地的发夹。

  这个小巧精致的草莓发夹,宋流声一下子就猜到了应该是游景行送的,他心中的羡慕更甚,手不自觉地动了起来,对着镜子偷偷地将发夹戴在了自己的头上。

  然后,宋流声的眸光又落到了衣架上的那件白色的芭蕾舞裙。

  这样的舞裙,太过熟悉了,瞬间就勾起了他的太多回忆,其中有美好欢乐的部分,也有痛苦绝望的。宋流声的记忆中有妈妈穿着舞裙翩然起舞,也有他自己,一次次被鞭子抽打着,哭着跳舞……

  宋流声伸长了手臂,情不自禁地摸了摸这件白舞裙。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逐渐清晰,白宛楠的声音也从后面传了过来:“流声哥……”

  宋流声浑身一颤,立刻收回了手,也匆匆摘下了头上的草莓发夹。可是白宛楠的目光已经落到了宋流声握在手里的发夹上。

  宋流声慌慌张张的,将发夹放在了桌上:“对…对不起,小楠,我刚才看它掉在地上,就帮你捡了起来。”

  白宛楠的目光变得愈加锐利,声音也冷冷的:“除了我帮捡发夹,流声哥你还做了什么?”

  她的话音未落,宋流声就呆滞了,此时空气也仿若凝固了一般。

  “不用再装了,你做了什么,我刚才全都看到了。”

  之前她对宋流声的良好印象,在一瞬间全然瓦解,分崩离析,白宛楠也想到了小学时班上也有个娘兮兮的男生,偷拿过她的东西。

  白宛楠的眉头皱得很深,脸上也露出了嫌恶的神情:“流声哥,你…你好奇怪!你不是男人吗?小景哥他…他知道你原来是这么奇怪和恶心的吗?”

  这一瞬间,宋流声的大脑轰然一响,刚刚建立起的自信崩塌了。他感觉全身都动不了,分明是大夏天,可四肢百骸都流窜着寒意,那些他拼命想要忘记的难堪记忆,恨不得彻底磨灭的可怕阴影也全都浮现出来。

  因为着装奇怪,行为举止异常,宋流声在同龄人眼中就是个异类,所以他从小就受到了排挤和欺负。有的男孩打他骂他,捉弄和调戏他;女孩们也不愿和他说话牵手,眼中满是嫌弃与鄙夷。

  此时,宋流声的脑中冒出了好多声音,好多人都在嘲笑他,骂他和他妈妈一样,都是疯子!都是神经病!

  如今,眼前白宛楠的眼神也是相似的,再也受不了的宋流声,按着太阳穴,匆匆跑了出去。

  还在厨房里的游景行听到动静,一脸茫然,正准备追出去之际,却被白宛楠拦住了,她摇了摇头:“小景哥,他骗了我们,其实他…他很奇怪,真的很奇怪……”

  后来,白宛楠向游景行交代了她所目睹的一切,而游景行沉默了许久,才道:“无论如何,我是真心把流声当成朋友的,小楠,等我把他带回来,你必须要道歉。”

  见游景行似乎生气了,白宛楠脸色一白,弱弱地“嗯”了一声。

  当晚,宋流声没有回家,因为游景行在他家门口又是按门铃,又是疯狂敲门,可久久无人回应,而且打他手机也不接,后来还直接关机了。

  游景行越来越心急,之后他从自家阳台跳到了隔壁,确认了宋流声真的不在家后,就急匆匆地出去找了一圈。

  除了平常工作,周末双休的时候,宋流声基本上都在家附近晃悠,娱乐活动也少,直到游景行搬过来住,他才会跟着游景行出去吃饭看电影等等。

  游景行的心绪乱作了一团,他把能想到的,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但就是不见宋流声的身影。夜已经深了,十一点多时,游景行进了一家酒吧。

  他有一次带宋流声进来过,那时他俩是坐在最右边,一个靠墙的位置。今夜,游景行在那个相同的位置上看到了一个人。

  这个人的背影看似陌生,却又莫名的熟悉。

  一身红色长裙,乌黑的长发披肩,这人拿着酒杯的手,手腕上系着红绳,五根手指上还涂着红色的指甲油。

  这个人难道是……

第15章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我的未来有点萌 重生之天定贵女 武傲乾坤 爸比你好瞎 重生七零虐渣渣 文圣天下 重生之福来运转 重生之独家专宠 秘术之天下无双 我有一千张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