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药|第10节

推荐阅读:、B栋11楼 纸飞机 末日轮盘 魔幻版主神成长日志 直播任务进行中 凤逆天:重生之毒后无双 落雪满南山 瑶有情期 一顾终年 他的小奶猫
  宋流声的家里。

  游景行此时正在帮宋流声涂药,宋流声本想拒绝,可游景行始终很坚持,嘴巴也特别能说。

  毕竟他是出于一番好心,宋流声拿他没办法,只好妥协了。于是宋流声趴在了沙发上,他的衬衫被游景行缓缓撩起,露出了一大片白皙的后背,他背部的线条也很紧实漂亮。

  因为药膏本身就有祛疤护肤的功效,游景行觉得用棉签棒太麻烦了,索性就涂在了他自己的手上,直接上手去触摸宋流声的皮肤,顿时就感到掌下一片细腻光滑。

  游景行顿了顿,微微有些恍神,而宋流声却吓了一跳,生怕被游景行看出什么,他将脸埋进了沙发上的抱枕中,也羞涩地咬着下唇。

  “宋流声,放松点,感觉你绷得很紧,你就当是去SPA馆,享受一次免费按摩。”

  游景行说得越多,宋流声的头就埋得越低,指尖和脚趾都微微颤了颤。

  突然,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不过是在敲隔壁的门。

  可能是因为得不到主人的回应,敲门声越来越响,还传来了一个女孩子的叫喊:“小景哥,小景哥!你在吗?你在不在家啊?”

  游景行立即有了反应,他匆匆开了门,向外探出脑袋:“小楠,你怎么会来?”

  小表妹白宛楠也愣愣的:“小景哥,你为什么会从隔壁出来?是我弄错门牌号了吗?”

第13章

  游景行的小表妹白宛楠年纪不大,前段时间她忙着准备中考,如今考试结束,暑假又差不多有两个月的时间,除了安排跳舞,还剩下大把的空闲时间,她便打算来找游景行玩几天。

  “小景哥,你为什么会从隔壁出来?是我弄错门牌号了吗?”

  “你没弄错,只是我这会儿正好在朋友家。”

  白宛楠听后一惊:“你的朋友就住在你隔壁?这么巧啊?”

  “对,就是这么巧。”

  听到了游景行和白宛楠的对话,还趴在沙发上的宋流声吓了一跳,匆匆起身理了理衣服和头发,他环顾四周,发现家里有些乱,还想着要再收拾一下屋子时,游景行就领着表妹白宛楠走了进来。

  白宛楠唇红齿白,眼珠更是黑亮有神,一看就很机灵俏皮,宋流声朝她淡淡一笑:“你…你好。”

  他的身子站得笔直,手指并拢,明显有些紧张局促。

  游景行轻轻拍了拍表妹白宛楠的后背,小声提醒道:“小楠,这位是宋流声,你喊‘流声哥’就成。”

  白宛楠乖乖点头,甜甜地唤了一声:“流声哥,你好,打扰了。”

  随后,游景行又一次向宋流声介绍起了这个学芭蕾舞的表妹,也跟白宛楠说明了他与宋流声的情况。他们以前是高中同学,现在成了同事,并且还是住在一块儿的朋友,游景行也说宋流声刚出院不久,身上还有伤,刚才自己就是在帮他擦药。

  今天是周六,白宛楠又是上午十点多才到这里,宋流声心想她应该还没吃饭,就问:“小楠,你中午想吃什么?我来做。”

  白宛楠闻言惊了惊:“流声哥,你居然会烧饭吗?!小景哥他可什么都不会,就连简单的番茄炒鸡蛋都不会,就只能泡方便面了。”

  游景行听了不禁扶额苦笑:“小楠,在外面记得给我留点面子。”

  白宛楠耸了耸肩:“老师教我们做人要诚实,我这是实话实说。”

  “嗯嗯,就你最诚实可爱了。”游景行也没真的计较,语气带着宠溺,又道,“小楠,流声的厨艺可好了,绝对大厨级别的!”

  白宛楠“哇”了一声,但在没吃到之前,她还是半信半疑。

  “流声哥,我想吃……”白宛楠一转眼珠,笑道,“肉!每顿饭当然不能少了肉!我最爱牛肉,其次是鸡肉,然后猪肉鱼肉羊肉狗肉兔子肉……”

  “差不多就可以了。”游景行忍不住打断道,“你啊,还真是不客气。”

  “一般般啦。”

  第一次到别人家里做客,一般女孩都难免害羞,白宛楠倒是放得开。因为她个性如此,自小就不怕生,大大咧咧的,成天就爱跟男孩子玩,学了舞蹈后才稍微收敛矜持了一点。

  宋流声一笑而过,丝毫不介意什么:“冰箱里正好有牛肉,之前也冻了几块排骨,小楠,我中午就做辣炒牛肉和红烧排骨,再炒几个素菜,你看可以吗?”

  白宛楠兴奋得直鼓掌:“好棒!流声哥辛苦了!”

  之后,宋流声进了厨房里忙活,游景行想帮他打下手,宋流声却摇摇头,一旁的白宛楠也吐槽说游景行可能是黑暗料理界的“奇才”,还是算了吧,省得尽帮倒忙,越帮越忙。

  白宛楠拉着游景行出来,两人便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聊了会儿天。

  “小景哥,其实我今天过来找你,本来是打算让你请我去外面吃豪华大餐的。”白宛楠嘟了嘟嘴,脸上有些许的失落。

  “我就知道,你每次都喜欢狠狠敲我一笔。”

  “我哪有!”白宛楠直摇头,一脸委屈道,“小景哥,你又不会做饭,所以我们只能出去吃了。再说我们现在又不像小时候那样经常见面,你要忙工作,我马上高中了更是学业繁重,你都赚大钱了,请我吃几顿好的也没什么,小景哥,我还是不是你最疼爱的小楠了?”

  刚才只是随口开个了玩笑的游景行,轻轻戳了戳白宛楠的额头,“就喜欢卖萌!小楠,你相信我,流声他做饭很好吃的!”

  “好吧。”

  “而且你看啊,流声他一个人住,房子也收拾得干干净净,有条不紊,我要是女孩子,肯定很想嫁了。”

  “小景哥,你果然还是老样子,日常夸朋友,热心大笨蛋!”白宛楠打量了一圈,屋内简单低调,她可不觉得有多好。

  忽然想到了什么,白宛楠的眉头又微微蹙起:“小景哥,你究竟为什么要搬到这里?来之前我还期待着你的新家,以为很大很漂亮呢,可一到小区门口,我看这儿的房子都破破旧旧的,真是太失望了。”

  见白宛楠蹙眉撇嘴的模样,游景行又用手指敲了敲她的额头:“小楠,你这种想法可不对,我要教育你一番了,怎么能这么在意外表?反正我觉得这儿一点也不差,住得安心自在最重要。”

  闻言,白宛楠弱弱地点了点头。

  当宋流声将做好的饭菜端上桌后,光是闻着香味,白宛楠就要流口水了,吃了后更是赞不绝口,她几乎每样菜都爱吃,尤其是辣炒牛肉和红烧排骨,白宛楠大口大口地吃着,两盘菜一个人就吃了一大半。

  游景行挑了挑眉,笑着问:“怎么样?我就说流声做的饭菜,可不比外面的大餐差。”

  白宛楠直点头,她毫不见外,又把自己空了的碗递给宋流声:“流声哥,再来一碗饭,谢谢!”

  “自己去盛。”游景行看了白宛楠一眼。

  “没关系。”宋流声立马接过碗起身,“小楠这么喜欢吃我做的饭,我很高兴。”

  说罢,他走向了厨房那边。

  他听着游景行和表妹说话时,左一口“流声”,右一口“流声”的喊着,显得他俩很熟悉亲近的样子,宋流声的心就时不时地悸动一下,他兴奋,又紧张害羞,盛饭时的手都微微颤了颤,好在游景行和白宛楠都没注意到。

  饭后,白宛楠谢过宋流声的款待,就去了表哥游景行的家。

  刚一进去,白宛楠就皱着眉,禁不住吐槽道:“好乱啊。”

  游景行无奈,开始动手收拾起来:“没办法,我事先又不知道你今天会来,小楠,可能你想给我个惊喜,我却给了你惊吓。”

  “惊吓倒不至于,小景哥,你以前也一个人住,不是会请阿姨定期过来打扫吗?怎么现在变懒了?”

  游景行摇头:“不,我反而是变勤劳了,现在受着流声的影响,我都学着自己收拾了。小楠,所以我刚才就说过了,流声他真的很勤劳能干,其实我家里也没有特别乱,就是你刚去过流声家,再到我这儿来,这样一对比,就……”

  “唉,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白宛楠叹了叹,“我觉得我需要一个表嫂了,小景哥,之前亦芷姐姐不是挺好的,你们怎么就分了呢?”

  听后,游景行的脸色立即变了:“别乱说话,我和她只是朋友,都没在一起过。好了,就此打住,这是我们大人间的事,你一个小孩子家别管,好好学习才对。”

  “好的吧。”白宛楠撇了撇嘴,“可我初中毕业了,现在是暑假,这段时间我可要好好的吃喝玩乐!”

  表妹嘴皮子厉害,听得游景行一时有些哭笑不得。

  下午的时候,白宛楠没一会儿居然又饿了,她嚷着要吃零食,但游景行的家里没什么零食吃,他就只好敲了隔壁的门。

  可宋流声家里也没有零食,他便问道:“小楠,你平时都爱吃什么?”

  “辣条!卫龙辣条!每年双十一和双十二,我都会买一大箱子屯着,仿佛拥有了全世界。”说到这个,白宛楠眼中发亮,俨然就成了一双星星眼。

  游景行也笑道:“哈哈哈我都是买草莓水果糖,也喜欢屯几箱草莓酸奶。”

  宋流声:“……”

  这表兄妹俩一个偏爱甜辣味的东西,另一个却无草莓不欢。

  于是游景行和宋流声就带着白宛楠出了门,去超市逛了一圈,买了好多零食回来。

  次日是礼拜天,三人依然都有空,今天白宛楠叫嚷着要出去玩。游景行提议看场电影,问白宛楠有没有什么感兴趣的?

  白宛楠并不想看电影,摆了摆手:“最近也没啥好看的,还不如去唱歌呢。”

  “那就去唱歌。”宋流声应和道。

  话音未落,游景行顿时一滞,他没吭声,表情却有种别样的苦涩。

  “别别别!”白宛楠连连摇头,也变成了一张苦瓜脸,“流声哥你难道不知道吗?小景哥他可是唱歌黑洞,千万不能唱歌啊!”

  宋流声微微一愣,这一点他倒是不清楚。他比较忽略游景行的缺点,而且曾经只是远远的观察他,没和游景行近距离相处过,但宋流声的印象中,确实没听过游景行唱歌,以前学校举行什么活动,唱歌比赛等等之类,游景行也没参加。

  “流声哥,虽然小景哥平时和我们说话,嗓音还挺迷人的,但一唱歌就容易跑调,他能耐可大了,好好的一首歌,被他唱得特魔性,还能成功带跑别人,我真是怕了。”

  “小楠,但今天除了我,不是还有流声吗?”宋流声向宋流声望去,眼含期待,“流声,你唱歌怎么样?”

  “一般。”宋流声淡淡一言,他往常都在听歌,自己唱的机会很少,不过因为小时候学过舞蹈,所以对音乐节奏把控得很准。

  “别谦虚,你拿出点信心。”游景行拍了拍宋流声,“毕竟有我给你垫底,其实小楠的要求也不高,只要不走调严重,带偏她就好。”

  三人说定了后,就一起去了附近的一家KTV,包了下午四个小时。

  这么长的时间,容易饿的白宛楠,自然带了一大堆她爱吃的卫龙辣条。游景行也准备了草莓酸奶,说他们不用买酒喝了,还是喝这个有益于身体健康。

  白宛楠向来自信大胆,心理也比较早熟,人生字典里很少有“怯场”这个词,她在舞蹈比赛中拿过名次,平时和同学朋友们出来K歌,她也是能带动全场气氛的麦霸。

  白宛楠唱了几首最近比较火的,充满青春活力的歌曲后,气氛也嗨了起来。

  见宋流声只是在旁拍手打节奏,偶尔配合白宛楠轻轻哼一哼副歌,都不上前点歌,游景行这时候便将另一个话筒交到了他手中,也鼓励道:“既然都过来了,宋流声,你也唱几首吧,你说歌名,我帮你点。”

  宋流声微微低头,不好意思道:“我只会唱很久之前的老歌。”

  “老歌好啊!那些经典老歌,都是我们童年和青春里的重要回忆,我俩是同龄人,你唱的那些歌,我肯定也都听过。”

  心中犹豫片刻,宋流声终究“嗯”了一声。

  宋流声唱了两三首比较伤感的情歌,男女歌手的名字大家耳熟能详,都是华语乐坛的实力前辈了,游景行很熟悉,小表妹白宛楠尽管年纪小,有的歌没怎么听过,但歌手还是认识的。

  游景行和白宛楠静静地听着,宋流声后来又唱了一首《孤单心事》,这首歌听得白宛楠愣愣的,因为她压根就没听过,歌手也没什么印象,如今好像已经退圈了。

  “我在你的心里,有没有一点特别,就怕你终究没发现,我还在你身边,我猜不到你真正的感觉,思念写成脸上的黑眼圈……

  有的时候我宁愿你对我坏一点,无法停止幻想我们的永远,爱你是孤单的心事,不懂你微笑的意思,只能像一朵向日葵,在夜里默默的坚持;爱你是孤单的心事,多希望你对我诚实,一直爱着你,用我自己的方式……”

  旁边的游景行许久没说话,目光却不由自主地飘向宋流声,渐渐的,仿佛凝在了宋流声的脸上似的。

  包厢里四周的光线有些黯淡,但宋流声的头顶上有一束光洒了下来,淡淡的光晕笼罩着宋流声,衬得他的皮肤更加白皙,整张脸的线条也非常柔和秀气。

  实际上,宋流声的长相不是那种特别精致漂亮的,但看起来干净舒服,而宋流声的歌声,也如同他的人一般,温和纯净,清澈纯粹得让人仿佛置身于一汪清泉之中,分外心安。

  只是,这首歌越听越悲伤,游景行思索再三,总算忍不住拿起了话筒,开了口。

  不过他才跟着唱了两句就跑调,也影响了宋流声,导致他的调子也变了,这首歌突然就变得搞笑欢快起来。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穿越自带神攻略 碧蓝 抗战之铁血兵锋 [综武侠]干掉剑神,山庄就是你的了 相公太上进 下一个人间 超品鉴宝 不败军神 武道封神 坏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