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药|第8节

推荐阅读:、总裁的小妻子 大吉大利 龙老大的凤冤家 星光罗曼史(娱乐圈) 蝴蝶公墓 达拉斯惊魂(真爱如血、南方吸血鬼2) 超品战兵 风月连城 狗日的粮食 浪漫的冬天
  难不成是家里哪儿的水管坏了?宋流声惊醒过来,起床后检查了厨房和浴室,发现家里并无异样,水声是从隔壁传来的。

  不仅如此,隔壁还时不时叮咚作响,又噼里啪啦的,不知主人在做什么。

  宋流声呆呆地反应了半秒钟:等等!他隔壁不是没人住吗?

  看来是搬过来一个新邻居了,宋流声随后就去敲了敲门,他想要帮忙,也很担心屋里到底被搞成什么糟糕样子了?

  结果门一打开,望着这位新邻居,宋流声当场就傻了眼。

  站在门口的游景行耸了耸肩,一脸无奈道:“唉,我真不想用这么狼狈的样子见你。”

  确实,与平日里的帅气潇洒截然不同,游景行的头发和衣服都被水淋湿了,不过身上的黑色背心显得更贴身了,他的胸肌和腰身也突显出来,添了几分性感。

  宋流声呆愣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问:“家里是怎么了?我帮你看看。”

  宋流声走进了厨房,这时候地上都是积水,他急忙用几条抹布堵住了门口,以防水流进客厅,将客厅的木质地板和铺着的地毯浸湿。

  其实主要是水池下面的管道接口坏了,一直往外不停地喷着水,宋流声想要拧紧阀门,一个猝不及防,就被喷了一脸。

  他的脸颊立马就湿了,头发上也挂着水珠,见状,游景行连说抱歉,赶紧拿出毛巾,顺手就准备帮宋流声擦脸。

  宋流声尴尬地缩了缩脖子,接过毛巾自己动手擦了擦:“谢…谢谢。”

  之后宋流声又从自己家里找来了扳手和干胶带,将水管接口处缠好了后,终于不再往外流水了。

  紧急处理了一下后,见厨房里一片狼藉,宋流声又忙着拖地,擦地,想尽快把地上的水吸干,游景行也帮着他一起,两人忙了一会儿,顺便等待修水管的师傅上门,这种情况下,还是换上新的阀门比较好。

  “宋流声,你身上也都湿了,不如你先冲个澡,也换件衣服。”游景行说着,还热情地拉宋流声进了自家的浴室,结果浴室内的淋浴喷头也是坏的,再次溅了两人一身的水。

  这下宋流声的衣服更湿了,只穿着一件白衬衫的他,单薄的衬衫紧紧地贴合在上身,勾勒出平坦的小腹,细致的腰身,胸前的小红粒也是忽隐忽现。

  两人四目相对,不由地一阵尴尬,宋流声匆忙转过身去:“我…我还是回家换吧。”

  游景行苦笑着点点头。

  还好现在是七月底,马上就快八月份了,夏天也不会轻易着凉,宋流声和游景行换好干净衣服后,已经是大中午了。

  刚搬来就折腾了一上午的游景行,此刻饥肠辘辘,正准备订外卖时,他看向了宋流声:“你中午想吃什么?要不我们一起点,我请客。”

  宋流声摇摇手:“不用了,我自己做。”

  “对哦,我差点忘了,你是会做饭的。”

  游景行想起之前见过宋流声一个人默默地在办公室的用餐区吃饭,公司楼下食堂的饭菜比较贵,所以宋流声中午有时候是带饭的,也省了点外卖的钱,微波炉热一热就好了。

  “宋流声,那我今天中午能去你家蹭一顿吗?也尝尝你的手艺。”

  宋流声怔了怔,他没有拒绝,只是有些羞涩,他领着游景行进屋后,说家里都没来得及打扫,所以比较乱,请他见谅。

  游景行反倒是夸里面干净整齐,也说宋流声细心有条理,因为比起隔壁他的家,这儿简直好太多了,他家里可是管道坏了,好多衣物也还装在箱子里,没有收拾整理。

  闻言,宋流声的嘴角挂着淡笑。

  没让游景行久等,宋流声很快就做好了几道家常菜,荤素搭配,三菜一汤,将土豆烧肉,鱼香茄子,酸辣土豆丝等等端上桌后,他心里带着几分忐忑,担心是否合游景行的胃口,又会不会招待不周?

  游景行吃了两口,就眼里一亮,笑着竖起了大拇指:“太好吃了!宋流声,不不,宋大厨,你可以自己开店了。”

  宋流声摇头,淡笑而过:“你别说笑了,我比大厨可差远了。”

  “没开玩笑,我说真的!宋流声,以前我问过你,可你总说你没什么擅长的,但我今天又发现了你的一个优点。在料理这方面我可远远不如你,我自己实在没有天赋,烧出来的都是黑暗料理,所以我特别羡慕会做饭的人,无论男女,在我心里绝对是加分项。”

  游景行的话音刚落,宋流声的心弦便颤了颤,望着游景行的目光又柔和了三分。

  正大口吃饭的游景行,完全不知宋流声的心绪变化,又笑笑道:“这次太麻烦你了,谢谢啊!改天有空我请你吃饭。”

  “你真的……搬到这儿了?”宋流声问,从早上睡醒后忙到现在,他仍是有些不敢相信,游景行竟然搬到了他的隔壁。

  “嗯,有点突然,没吓到你吧?”

  “没有,只是你怎么会想到来我们小区?”

  这里远离市中心,都接近郊区了,小区房子也比较老旧,宋流声隔壁的那间屋子更是由于太久没人住,不仅原先的家具积了厚厚的灰尘,连管道也坏了,导致游景行一住进来就问题不断。

  游景行思索片刻,淡淡道:“因为有些私事,原来的地方不打算住了,就想换个安静的环境,反正我有车去哪儿都方便,然后我就忽然想到了你。”

  宋流声闻言一惊,一颗心又跳了跳,他的脑子还没转过弯,细想这句话的意思,游景行又岔开了话题:“宋流声,你之前送的那个草莓蛋糕,我吃了。”

  “味道很赞!而且草莓和核桃的份量都很足,不像是从外面买的,包装盒上也没写着是哪家店,所以我觉得倒像是你亲手做的,今天吃了你做的饭,我更加确定了。”

  宋流声愣住,一时间都没说话。

  游景行当他默认了,接着又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挂件,一个可爱俏皮的樱桃小丸子的挂件。

  这个女孩家才喜欢挂的可爱挂件,完全不像是游景行这种企业高管该有的。

  游景行拿到宋流声的眼前,晃了晃:“宋流声,你怎么会想起来送我这个的?你居然知道我的童年女神是小丸子,这个很少有人知道的。”

  宋流声的耳朵都烫了起来,他心中欣喜,却又胆怯,生怕被游景行察觉到他真正的心思。

  “以前…以前在高中的时候,有次你和别人聊天,我无意间听到了,还有你写的同学簿里,也写过女神是小丸子。”

  游景行的眸光变了变,随后笑了笑:“哈哈,你记性真好!宋流声,虽然我新家的房子有点问题,刚搬进来也不太顺,但我和你挨得近,平时我俩还能互相照应,而且有你这么会做饭的邻居,我太有口福了,真舍不得换了。”

  听着游景行的话,宋流声的心在胸腔里怦怦直跳。

  三天后的晚上,游景行还在外面约别的老板谈生意,宋流声自己一个人默默回家。刚走到小区门口,就看到停了一辆红色的福特,车牌号似曾相识,他正回想着是否在哪里见过,秋亦芷就从车内下来了。

  一身长款风衣,踩着十几厘米的细高跟,秋亦芷面带微笑:“宋先生,我们能聊聊吗?”

第11章

  秋亦芷问宋流声晚餐想吃什么,宋流声没什么特别要求,让秋亦芷自己决定就好,所以秋亦芷便带着宋流声到了一家中餐厅。

  两人一进门,几个服务员便笑着迎了上来,前台负责收银的妹子也跟秋亦芷打了招呼,这儿的员工们都比较熟悉秋亦芷,餐厅经理也认识秋亦芷,他早就吩咐过了,只要秋亦芷过来吃饭,一定会打折还免费送饮品。

  “秋小姐晚上好!”领着她入座的女服务员看了看,有点奇怪,“您今晚怎么没和游先生一起?”

  秋亦芷一笑而过:“景行今晚在忙,我就带了别的朋友过来。”

  这位豪爽的妹子立马就打量了两眼宋流声,笑道:“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好乖啊!先生,您是第一次来吧?我们家不仅提供美食,服务也是上乘的,您有什么需要尽管说,我们都会尽量满足,保证您吃过一次啊,肯定还想着来第二次。”

  宋流声点点头,心想秋亦芷还好没带他去什么高端的西餐厅或是酒店,毕竟那些高大上的地方,他都很少去。

  宋流声与秋亦芷面对面地坐了下来,其实单独和女人出来吃饭,宋流声之前从没有过,今晚算是第一次,自然有些拘谨,更何况对象还是秋亦芷,是和他一样喜欢游景行的人。

  秋亦芷也看出了他的紧张,语气放缓:“这家餐厅除了帝都,在好几个大城市也都有分店,平时只要有空,我和景行就会过来,也是这里的常客了。

  宋先生,你也知道景行是从英国留学回来的,前几年他在英国,天天吃些牛排香肠,薯条汉堡和土豆泥,总嚷嚷着都吃腻了,特别想念家乡菜,所以回国后还是喜欢吃中餐。”

  宋流声边听边点头,接了话茬又添了一句:“他也很喜欢草莓。”

  秋亦芷微愣几秒,继而笑着点点头:“对,景行最爱的水果就是草莓,他从小就爱吃,也喜欢草莓形状和图案的东西,有时候比我还少女心。”

  谈起游景行,他们不知不觉就能聊许多,气氛也没刚开始那么尴尬,但宋流声明白,秋亦芷绕来绕去,一直没说到主题。

  “游主管搬到了我家这边,秋小姐,我以为你今天是来见他的。”

  “我确实想见他,但暂时不方便。”秋亦芷无奈地笑笑,“宋先生,景行跟我说你们是朋友,高中还同班了三年,之前过生日的时候你还喊他名字,怎么这会儿又是‘主管’了,你这称呼还真见外。”

  宋流声的眸光微变,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秋小姐,你有什么事还是直说吧。”

  “你这么问我,我倒不知从何说起了。”秋亦芷嘴边的笑意逐渐褪去,“宋先生,你知道长时间的暗恋,或者单恋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吗?”

  她的话音未落,宋流声就怔住了,不由地捏紧了手心。

  那种想要触碰和拥抱,却担心被拒绝的纠结;那种分明朝思暮想,却装得云淡风轻,拼命地克制与压抑的酸涩;那种在期待与失望中反反复复的感觉,他再清楚不过了。

  “宋先生,我喜欢景行,在大一时刚遇见他,我就心动了,很童话般的一见钟情。我知道好多女孩子也和我一样,毕竟他那么阳光耀眼,但我耐心很好,我可以等,慢慢等。”

  秋亦芷忽然吐露了心声,可能就是在不熟悉的人面前,才能这般坦然地说出来。

  “我以前迟迟不敢表白,主动向景行提出交往,但喜欢一个人久了,终究是瞒不住的,你的眼神和一些小动作都会出卖你。”

  宋流声闻言一惊,视线微微下移,克制着自己,秋亦芷没有过多在意,此刻嗓音里弥漫着忧伤,兀自说了下去。

  “渐渐的,我和景行身边的朋友们都知道我喜欢他了。景行的父母也对我的印象不错,他们很看好我,想让景行尽快和我结婚,这次我回来,他们也特意安排我住到了景行原来的小区,这样我与他每天都能见面,但实际上,我和景行从没交往过,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朋友。”

  听到这里,宋流声松了一口气,但又对秋亦芷生出了同情与不忍,毕竟那种爱而不得的苦涩与心酸,他们感同身受。

  “前不久景行开始躲我,他和伯父伯母也吵架了,我明白是我们把景行逼得太紧了,他才会想着搬出去透透气,这两天我一个人想了好多,也许是时候该放下这一切了。”

  听了这么多,宋流声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只是问了一句:“你真的舍得吗?”

  “当然舍不得!”压抑许久的情绪突然爆发,秋亦芷的泪水涌出了眼眶,“不过景行早就劝过我了,是我一直不肯死心,现在我不想再让他为难了,我也对伯父伯母说了抱歉,无缘当他们的儿媳妇了。”

  泪水顺着秋亦芷的脸颊滑落,她又道:“宋先生,如今我真的想通了,景行对待我,与他的其他朋友并无区别,他有时就像个热心的大傻子,对我只是朋友间的关心和爱护,他一直都没遇到那个能让他心动的人。”

  宋流声默默将纸巾递给了秋亦芷。

  秋亦芷接过纸巾擦了擦,平复了一下情绪后,脸上又重新挂上微笑:“宋先生,谢谢你愿意听我说这么多,我好像有点明白景行为什么最近老是提起你,也选择住到你那边去了。我相信景行的眼光,你是个很好的倾诉对象,也一定是靠谱的朋友。”

  秋亦芷说着,又举起了酒杯,“来,我们干一杯!”

  宋流声与她碰杯,见她爽快地将杯中啤酒一饮而尽,宋流声自己也一口气喝完了:“秋小姐,我也谢谢你相信我,对我说了这么多,其实……”

  “其实什么?”

  “你和我想的…有点不一样。”

  通过这一顿饭,宋流声也对秋亦芷改观了一些。

  秋亦芷不禁笑了出来,她喝了酒,话也变得更多更随意,还开起了玩笑:“哈哈,我是不是看上去很像电视剧里的坏女人?所以让你误以为我是来挑衅威胁你的?不好意思,这次是我冒昧了,我就是对你很好奇,在走之前,想单独见见你。”

  宋流声捕捉到了字眼:“走?秋小姐你要离开帝都了吗?”

  秋亦芷点头:“嗯,工作需要没办法,是明晚七点的飞机。”

  在帝都待了差不多半个月,秋亦芷又接到了新的活动任务,所以又不得不离开家乡了。

  吃过晚饭,也清洗收拾好了碗筷后,已经快八点了,宋流声又拿起水壶,给阳台上的一些盆栽浇水。

  今晚的星星又多又亮,游景行抬头仰望夜空,漫天星辰都倒映在了他清澈的眼眸里,望着空中那些闪烁着的,缓慢移动的小红点,大概是飞机的影子,宋流声也不由地想到了今晚秋亦芷也坐飞机离开了。

  突然,旁边的阳台有了动静:“嘿,宋流声,你吃过了吗?”

  宋流声侧过头一看,又是这张熟悉的笑脸。

  “你…你没去送秋小姐?”宋流声有些意外,他以为游景行今晚去了机场。

  游景行摇头:“亦芷坚决不让我送,说她好不容易下定了决心,如果我去了,她怕是又舍不得了。”

  宋流声轻轻“哦”了一声,确实,要放下坚持了那么久的感情,真的很难。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重生小媳妇 柏台故事 二分之一专属恋人2 莽夫家的美娇娘 侠影惊鸿 牧神记 美人如此多娇 重生八零甜蜜蜜 王府童养媳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