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药|第7节

推荐阅读:、药仙 同事姐姐爱上我 宠后养成史 穿入西游 战宠天王 辛有所属:总裁的祸水前妻 夺婚(作者:无影有踪) 民调局异闻录后传 皇上请驾崩 前夫总是不开心
  “靠!真是恶心死了!”

  “我去,这货是女人吧?难怪平时瞧着就娘兮兮的!

  “哈哈哈那他是不是喜欢男人?”

  这些男生对宋流声不停地冷嘲热讽,他们也不是真的同性-恋,纯粹是恶趣味,喜欢欺负别人。

  跪在地上的宋流声浑身发抖,哭着连连摇头,游景行的喊声突然传了过来:“宋流声。”

  “宋流声,你在吗?宋流声!”

  先前还在一块儿值日,但过了许久都没见到宋流声的人影,游景行心生疑惑和担忧,此时一边喊着他的名字,一边四处寻找着。

  见有人突然来了,这几个做坏事的男生立马就心虚慌张,赶紧溜了,宋流声也因此逃过一劫。

  他根本不想让游景行见到他这副样子,只好躲了起来,在内心对游景行说了无数遍的“谢谢”。

  游景行的生日是七月十七日,巨蟹座,O型血,和他一样都是属羊的,这些关于游景行的个人信息,宋流声早已记在了心里。

  送给游景行的礼物,宋流声准备了许多年,每年到游景行的生日这天,宋流声都会习惯性地买礼物。

  有衣裤鞋子,领带皮带手表,也有耳机,键盘和钥匙扣等等,宋流声也买过篮球,草莓形状的可爱抱枕,他自己也在手帕上绣过一个草莓图案,打算送给游景行。

  这些东西虽然不值钱,但都比较实用,也满满都是宋流声的心意。

  从校园到毕业工作,愈发忙碌的宋流声,甚至都不记得他自己的生日,却一直都记着游景行的生日。他的一些社交和娱乐平台的密码,也都不自觉地用了游景行的生日数字来设置。

  久而久之,这是一种憧憬信仰,还是偏执?太多复杂的情感混杂在一起,宋流声早已经分不清了。

  到了今年,宋流声所准备的礼物,终于有了送出去的机会。其实他很想全都送给游景行,但东西太多了,宋流声也不想那么夸张,就挑了两样,这次他也带上了自己亲手做的草莓核桃蛋糕。

  晚上,宋流声到了约定的饭店。

  一走进包厢,游景行就笑眯眯地上前迎接,也招呼他坐下:“来来来,快坐下吧,今晚多吃点。”

  宋流声点头,将带过来的礼物和蛋糕递给了游景行。

  游景行接过,眼中的笑意更深了:“谢谢!你还带了好几样礼物啊,真好奇里面都装着什么?”

  “你…你等会儿再看。”

  瞧他一脸腼腆,游景行笑道:“嗯,我晚上回家一个人慢慢拆。”

  “游哥,他就是你刚才跟我们提起的高中同学?”这时,另一个声音响起,有个高个头,戴眼镜的男人笑着问道。

  “嗯嗯,今天趁着这个机会,正式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宋流声。”游景行拍了拍宋流声,向包厢里的其他朋友介绍着,“以后大家说不定经常一起出去玩,到时候也就不陌生了。”

  “哈哈哈宋哥好 !你和游哥可真有缘。”

  “就是,你俩以前是高中同学,现在又是同事朋友,缘分匪浅啊!”

  饭桌上的朋友们胖瘦不一,长得各有特色,如今也从事了不同的职业,他们和游景行一样都是热心肠的人,尽管不认识宋流声,但都很热情。而且有的人就是自来熟的性子,无论男女老少,和谁都能聊,特适合与人打交道。

  其中有个圆脸的胖大哥,正巧坐在宋流声旁边,主动凑过去道:“你和景行都比我小,我就叫你‘流声’吧,可以吗?”

  宋流声点头,内心有点小紧张的他,手指微微并拢。

  “流声,既然你和景行是高中同学,那你们肯定有一些共同的青春回忆,你快跟我们说说,景行他在高中那会儿,有没有犯过什么错?写过检讨哈哈哈。”

  “没有,他获得过好多次三好学生,老师们都喜欢他,他在同学中的人缘也好。”

  听着宋流声这么一本正经地回答,胖大哥微愣,继而一笑而过:“你别尽夸这小子了,在我们面前不用太给他面子的。”

  另一个人随即应和:“哈哈对啊!宋哥你自己呢?平时都喜欢做什么?有女朋友了吗?”

  他们都对宋流声比较好奇,围绕着他问东问西的,但宋流声每次不冷不热的回应,简单的“是”或“不是”,特别低调沉闷,没一会儿,他们也不多问了,纷纷转移了话题。

  服务员都已经开始上菜了,宋流声注意到游景行旁边的座位一直是空着,没人去坐,其他朋友们笑着解释道:“这是留给嫂子的!”

  “对啊!我们最美的亦芷嫂子还没到呢。”

  “不知道嫂子今晚会带来什么惊喜?哈哈哈!”

  游景行受不住他们的调侃,直摇头:“什么‘嫂子’,你们别瞎说,我和亦芷只是朋友。”

  “不要装傻!景行,你和亦芷不都单着嘛,朋友进一步发展就好了,反正也是迟早的事。”

  “哈哈哈就是,游哥你别害羞啊!”

  “亦芷妹子可专情了,从大一到现在,这都好几年了,一直没和别的男人交往过,景行你千万别辜负她啊!”

  游景行苦笑两下,完全说不过他们,后来也懒得反驳和辩解了。

  而此时,与游景行隔着好几个位置,坐在靠门位置的宋流声,只是默默的听着他们的话,他原先心中的期待都没了,一颗心也凉了大半截,多喝了几杯酒。

  他们口中的“秋亦芷”,没一会儿就到了。

  “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航班延误,路上也有点堵。”秋亦芷的脸上带着歉意的笑,她有一张精致的瓜子小脸,发型也是气质的中分卷发,而且大胸长腿,身材完全没得挑。

  “没事,才迟了十分钟而已,你这是刚从机场赶过来的吧,嫂子辛苦了!”

  “好久没见,亦芷嫂子又变美了!哈哈,今晚带了什么礼物啊?”

  秋亦芷闻言微微低头,游景行见她害羞了,便道:“好了,你们别闹了。”

  这会儿大家的关注点都到了秋亦芷的身上,听着他们的调笑声,宋流声依然沉默着,在座之中,秋亦芷是唯一受邀而来的女人,可见对游景行的意义非凡。

  后来从大家的嘴里,宋流声又得知了秋亦芷原来是模特,她平时工作比较忙,需要经常出差去别的城市,坐着飞机飞来飞去的。

  秋亦芷今晚也拎着蛋糕过来了,说是她亲手做的草莓核桃蛋糕,还当着众人的面打开了。

  和宋流声做的一样。

  之前他打算送的运动手环,游景行的小表妹提前送了,这次又和秋亦芷做了同样的草莓蛋糕。

  准备的礼物接二连三的重样了,越来越尴尬的宋流声没拿出自己做的蛋糕,只淡淡说买了一个,可实际上呢?

  他知道游景行最爱草莓,是个草莓控,也喜欢吃核桃,并且还是那种需要剥开的,而不是直接卖的核桃仁。

  蛋糕上的草莓是宋流声从乡下老家的田里摘的,上面洒的核桃仁粒,也是宋流声先买了核桃,然后手动剥的,他非常有耐心,一个个敲裂剥好后再下锅炒,弄碎了洒在蛋糕上。

  既然秋亦芷都将蛋糕端到了桌子上,游景行便决定切开她做的蛋糕,分给了其他朋友们,也包括宋流声。

  大家纷纷夸秋亦芷人美心善,还特别贤惠,别人去店里买回来的蛋糕,远不如秋亦芷的这个用心。

  宋流声吃了两口蛋糕,嘴角挂着牵强的淡笑,他几乎不说话,想要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最好直接被人忽略。

  一顿饭吃下来后,已经很晚了,因为他们当中只有秋亦芷一个女孩子,众人便嚷嚷着叫游景行送秋亦芷回家。

  正好游景行也不放心她,毕竟秋亦芷一下飞机就赶来吃饭,连住的地方都还没安排好。

  喝了酒的他不能开车,就打了车,他也陪秋亦芷一起坐进了车里,打算送她去朋友开的宾馆暂时住下。

  游景行的其他朋友也携伴离去,宋流声朝游景行挥挥手,什么也没说,他目送着游景行和秋亦芷一起坐车离开,直到车子远离了他的视线,逐渐消失在了视野里。

  吹着凉凉的夜风,独自走在安静的路上,宋流声不禁想起刚才在酒桌上,有朋友吐槽游景行有时候同情心泛滥,遇见路边流浪的野猫野狗,总想着全都捡回家照顾,他也经常献血,捐钱做慈善。

  虽然并没有意指什么,不过宋流声却若有所感。

  求而无获,爱而不得,都是很寻常普遍的事,毕竟爱情既不是怜悯,也不是恩赐。

  关于这一点,宋流声早已看得很通透了。

  宋流声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去接受游景行不久后娶妻生子的现实,毕竟游景行和他不一样,游景行不是GAY,将来肯定会夫妻恩爱,儿孙满堂,拥有幸福美满的家庭。

  因为今晚喝了一些酒,心里也空落落的,宋流声半夜又恍恍惚惚地起身了。

  他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些化妆品,为自己涂粉画眉,刷睫毛,他动作熟练,很快就完成了整张脸的妆容,嘴唇上也涂了艳丽的正红色,最后戴好了假发。

  夜深人静,宋流声望着镜子里妆容精致的自己,忽然笑了出来:“妈妈,我美吗?”

第10章

  又是新的一周,宋流声照常工作,只是对游景行的态度有些变了,更像是员工面对老板,游景行觉着奇怪,怎么过完了生日,他和宋流声之间反而变得有点疏远了?

  上个行程刚结束,最近闲下来的秋亦芷,中午或是晚上下班后,几乎都会出现在宋流声他们公司的楼下,不过秋亦芷当然是来看游景行的,有时候中午会给游景行送来亲手做的爱心午餐,要不然就是晚上约他一起出去吃。

  因为时常能见到秋亦芷的身影,她又和游景行俨然一副亲密无间的样子,部门里的同事难免八卦起来。

  与宋流声同组的女同事哭诉道:“啊啊啊!小萍,原来游主管真的有女朋友了。”

  “这不明摆着的事嘛!夏夏,我早就劝过你了,是你太天真了,你看看人家长得多漂亮,身材也好,还是模特呢。”

  另一个戴眼镜的妹子也点点头:“是啊,你赶紧死心吧。我听小潘他说了,游主管和那位秋小姐是大学同学,这几年来,追求秋小姐的优秀男人那么多,但她都拒绝了,一直在等咱们游主管,游主管的父母对秋小姐也很满意,说不定他俩都快谈婚论嫁了。”

  “主管真有福气啊!”部门里单身已久的沈哥也感慨道。

  几个人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最后还是组长柳晓出面打断了他们,冷着脸让他们多学学宋流声,夸宋流声向来沉稳,做事踏实,也不在背后议论别人的私事。

  一旁的宋流声听着有点不好意思,头又低了三分,继续沉默着忙工作。

  柳晓的眸光转了转,心中多了几分思量。

  见宋流声这两天怪怪的,游景行下班后又想约他去打球,说是今晚会喊上那天一道吃饭喝酒的朋友们,宋流声却摇摇头,拒绝了。

  “为什么?你今晚有什么事吗?”宋流声这两天比平常还要低沉,游景行总觉得他有心事。

  宋流声犹豫片刻,不答反问:“秋小姐也会去吗?”

  游景行愣了愣,继而淡淡道:“可能。”

  “主管,那你还是和秋小姐他们好好玩,我今晚……和别人约好了。”

  “是朋友吗?”游景行微微一挑眉,笑道,“宋流声,我还是第一次听你提起朋友,以后有机会可以介绍给我,大家互相认识一下。”

  “嗯。”宋流声点头应声,面对游景行,他又一次说谎了。

  晚上回到家后,什么都不想吃,完全没胃口的宋流声无力地倒在了床上。他工作了一天有些疲累,再加上这两天失眠多梦,精力不足,心里面更是飘忽不安。

  闭眼小憩了一会儿,宋流声又从床头柜的抽屉里翻出了高三时的毕业照。

  当时全班男女分成了四排,照片里的他和宋流声站在了同一位置的前后排,反正同框了,也勉强算是他俩的一次合照,也是目前为止唯一的一张。

  宋流声的指腹在照片轻轻摩挲着,摸着游景行的脸,眼里的柔情与眷恋在没有旁人的时候,完全藏不住,情感流泻出来,眼眸中成了亮盈盈的一片。

  喜欢着游景行的时候,宋流声的眼里是亮的,可内心却晦暗苦涩,而且只能偷偷的,谁也不敢说。

  这几天游景行频繁地与秋亦芷见面接触,宋流声猜到他们也许开始交往了,如果双方的父母也都支持,那么谈婚论嫁也是迟早的事。

  这一天早晚都会到来,宋流声逼自己去面对,却不知道自己对宋流声的喜欢,何时才会终止,画上句号?

  因为是周六,近来身心疲惫的宋流声也不想早起,一觉就睡到了十点多。其实他是被一阵接着一阵的莫名水声给吵醒的,仔细听的话,是喷水的声音,可以想象到水花四溅,水流满地的画面。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将军在上(马思纯、盛一伦主演) 隐婚总裁霸道宠:薄少,求放过 重生影视巨星 第一神相[娱乐圈] 歌舞青春 二十四小时 帝王绝学 腾龙噬空 强婚之抢得萌妻归 村花难嫁(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