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药|第6节

推荐阅读:、[末世]擒不自禁 锦堂春 盛世荣华之神医世子妃 惹火999次:乔爷,坏! 天空城主 锋镝情潮 人间欢喜 拾光里的我们 神道丹尊 我把我哥的媳妇截胡了
第8章

  “宋流声,那你想要什么?”游景行问。

  而宋流声望着他的眼睛,久久都没有说话。

  从高一时遇见游景行,有幸与他同班了三年,之后他们却分开了七年,宋流声本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谁知又重逢了。在过去十年的人生里,宋流声的眼里心里几乎都装满了游景行。

  只是游景行从不知道。

  宋流声想要什么?

  答案他完全可以脱口而出,却可能一辈子都藏在心底。

  其实宋流声迫切地想要伸手去触碰游景行,去拥抱他,亲吻他,甚至和他做更加亲密的事,但宋流声怕被拒绝,也担心游景行会感到恶心与害怕,然后匆匆逃离。

  沉默许久,宋流声才淡淡地说了一句:“主管,我还有很多不懂的地方需要向柳姐他们学习,做得也不够好,你不用为我涨工资,我也不想换组,维持现状就可以了。”

  游景行微愣,他虽是有点不解,却也尊重宋流声的决定:“好,我知道了。”

  他随后话锋一转,又笑了笑:“宋流声,今晚下班后,你有时间吗?再陪我去打球吧。”

  比起用上司的口吻跟宋流声说话,游景行似乎更喜欢像朋友一样和他相处。

  宋流声点了点头:“好。”

  宋流声并没有加薪或是调岗,运营部里的好多人看上去平静,也没说什么,私底下却或多或少都有些疑惑。

  毕竟游景行曾经不仅是亲自开车送宋流声来公司,还三番五次地单独将他喊进了办公室,难道不是特别关照宋流声?

  之后有些特八卦的人,掌握各种灵通的小道消息,他们扒出了宋流声原来和游景行是同一所高中的,并且他俩还做了三年的同班同学。

  听闻这个消息后,好多人才恍然明了,想通了一些事。

  这周日,宋流声抽空去了一趟许医生的心理诊所。他目前大概是两周来见一次许鸣延,来得频率越来越低了,远不如半年前那么频繁。

  许鸣延每次都会找些话题,与宋流声聊一会儿,聆听他的想法,虽然聊的时间不长,但许鸣延能明显感受到宋流声的转变,心里不再压抑阴沉,周身气息温和而安静,精神状况也逐步稳定。

  宋流声他自己也说,最近做噩梦的次数变少了,就算是心情失落时,也不会特别的抑郁萎靡,甚至做出过激的自残行为。

  许鸣延笑了笑,打趣道:“流声,看来你最近过得不错,是不是恋爱了,喜事将近?”

  话音未落,宋流声就尴尬地直摇手:“许医生,别拿我开玩笑了,我只是……”

  “只是什么?”

  “我…我好像有朋友了。”

  “好像?流声,如果对方真把你当朋友,听到这话可是会伤心的。”许鸣延又道,他希望宋流声能更自信一些。

  他的语速慢慢放缓,语气也很真诚:“流声,你完全可以去交很多新朋友,不要怕,其实我也很乐意做你的朋友 。”

  “谢谢。”宋流声仍是表现得很礼貌,他真的不需要太多朋友,不然肯定会给朋友添麻烦的。

  “许医生,但有些习惯,我还是改不了。”

  小时候的宋流声,被母亲强行逼着做了太多他不情愿的事,受着一天天的潜移默化,有些东西如今已经深入到骨子里了,很难改变。

  许鸣延眉头一皱:“为什么非要改变呢?我还是那句话,流声,你并没有做错任何事,如果你真的改不了,那不如试着去接受,去直面你的内心,也许你会渐渐喜欢上这样的自己。”

  宋流声闻言怔住,刚巧这时敲门声响起,另一位精神科的盛医生笑嘻嘻地出现了。

  盛晖也是宋流声熟知的医生,一年多前他去医院看病,是先遇见盛晖,然后通过他的介绍,才认识了现在的许鸣延。

  盛晖和许鸣延相识多年,之前是同学,毕业后也在一起共事过,但后来分开了,两人私下里的关系也忽好忽坏的。

  盛晖今天显然是特地来找许鸣延的,宋流声与他打过招呼后,便识趣地先行告辞了。

  知道他们有事要谈,宋流声临走时也轻轻关上了门,结果他还没走远,就听到了从房间内传出来的争吵声。

  “滚!别碰我。”许鸣延的嗓音里带着明显的怒气,这位好看的美人医生一向泰然自若,今天倒是发火了。

  “延延……”

  “别再这么喊我!盛晖,我们早就分了,你爱做什么,也与我无关。”

  光是听到了这几句对话,宋流声就更加笃定了他们之前交往过的事,不过这终归是别人的私事,他们既然不曾主动在他面前提起,宋流声也觉得不能插手过问太多。

  只要有空的时候,宋流声就会陪游景行打篮球,周五下班后,两人又一起到了公司附近的体育馆。

  打了几轮下来,宋流声抹了抹额头上的汗,喘息声也变大了,他的体力不及游景行,已经开始累了。

  见状,游景行打算喊宋流声先去一旁休息,这时眸光不经意间一瞥,正巧注意到了宋流声的脚下。

  游景行指了指,提醒道:“宋流声,你的鞋带松了。”

  宋流声低头一看脚下,没有立即弯下腰重新系好,却是呆怔在了原地。

  这一幕太过相似,让宋流声仿佛瞬间回到了十年前,置身于高中校园的操场上。

  十五六岁是懵懂青涩的年纪,宋流声也才刚刚踏入高中的校门。

  新学期刚开始,大家又都是高一新生,来自各所不同的初中,彼此间都不认识,除非是之前就在同一个初中的。

  有天早上,大家准备排队做操的时候,宋流声忽然听见人群中的一道声音,不远处的游景行主动对着宋流声喊了一声:“同学,你的鞋带散了。”

  宋流声惊了惊,急忙弯腰重新系好,第一次连“谢谢”都忘了说,之后宋流声的鞋带又一次松掉了,还是游景行好心提醒他的。

  宋流声的系鞋带方式比较普通笨拙,游景行见了,便笑着教他另一种方法,将两根鞋带分别绕在左右手指上,然后左手勾住右手的鞋带,右手再勾住左手的那根,轻轻一拉就好了,简单又快速。

  游景行耐心地说着,还蹲下了身子,亲自给宋流声系上了。

  那一刻宋流声受宠若惊,不好意思极了,连说了好几声“谢谢”。

  自此之后,宋流声就开始留意起游景行了。但一向热心助人的游景行,顺手帮过许多人,压根对他没什么特别印象。

  此时,游景行又像高中时那般笑着走向了宋流声:“你怎么又发呆啊?是不是要我帮你?”

  宋流声赶紧摇摇头,自己蹲下来匆匆系好了鞋带。

  “宋流声,我发现你不仅系鞋带的方法和我一样,绕耳机线的时候,你和我也都是首先伸出食指和小拇指,用8字法绕的,这样绕得很快又不会打结。”

  宋流声淡淡“嗯”了一声。

  游景行所以为的那些“巧合”,实际上并不是,都是他之前那些年偷偷观察游景行,自己跟着学的。

  一周后,临近游景行的生日,宋流声早早就提前备好了几样生日礼物,其中有一样,是一只蓝色的运动手环。

  结果这天他们在一起打篮球时,宋流声却发现了游景行的手腕上已经戴上了,并且和他选的那只手环一模一样,颜色,牌子和类型都是相同的。

  宋流声不禁愣了愣:“景行,你手腕上的是……”

  游景行笑笑:“哈哈,我不是快要过生日了嘛,这是小楠提前送我的礼物,她说等到生日当天,再送我一份大礼。”

  宋流声又是一呆,“小楠”明显是对女孩子的亲切称呼,她是谁?又是游景行的什么人?

第9章

  见宋流声的表情忽然一滞,游景行又补充道:“哈哈你别多想,小楠是我表妹,就是我之前跟你提过的那个跳芭蕾的表妹,你还有印象吗?”

  闻言,宋流声才回过神来,刚才悬上来的心,也安稳地落下了:“嗯,她对你这么上心,你们的关系应该不错。”

  游景行不好意思地笑笑:“小楠从小就比较粘我,以前我走到哪儿,她就跟到哪儿,小跟屁虫一个,现在她稍微长大了,终于懂得女孩子家要矜持了,也乖了不少。”

  谈及表妹,游景行的话匣子就打开了,随后又对宋流声说了一些有关表妹的趣事,也自爆了他小时候做过的糗事。

  他边说还边用手比划起来,宋流声仔细地听着,时不时就点头回应他,嘴边也慢慢浮现出一抹淡笑。

  不知不觉中,游景行愿意跟他聊的话题越来越多,也更广泛了,说起他的朋友和家人也毫不避讳什么。

  宋流声想过,隔了七年的时间,他喜欢的也许是久远记忆里的游景行,添上了一层美好的憧憬与幻想,而时间会改变许多,他也会渐渐放下对游景行的执着。

  如今接触下来,宋流声更加了解游景行了,可越是了解,就越发的割舍不下,贪恋更多。

  此刻就在他的面前,满脸微笑的游景行,比起宋流声记忆中的样子,还要真实温暖,还要令他心动。

  “宋流声,你也来参加我的生日会,好不好?”游景行向宋流声提出了邀请。

  “……”宋流声有所犹豫,没有立即答复。

  游景行肯定也邀请了其他人,而他的那些亲朋好友,宋流声都不熟悉,如果去了之后一定很尴尬。

  但是,宋流声又很想把早就准备好的礼物送出去。

  游景行明白宋流声的顾虑,又道:“没关系,不用一整天的,你就是晚上过来吃个饭,那天我约的都是朋友,男人之间喝喝酒,随便聊聊很快就熟了。”

  宋流声仍是不语,心里正纠结着,许多人在一起聚餐聚会,每次这种热闹的场面,他最应付不来,一直是容易冷场的人。

  “流声,我们好歹也是高中同学,现在又有缘进了同一家公司,再说了……”游景行说着,将手搭在他的肩头拍了拍,“我可是真心把你当朋友的!你就赏个脸,给我点面子,好不好?”

  宋流声心里一颤,最终答应下来了。

  游景行总想不起他与宋流声的初次见面是什么样的,对高中时期发生种种,也几乎没有印象,但宋流声却始终记得,有些事就连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

  在进入高中之前,宋流声就失去了妈妈,性格也因此变得更加内向,也自卑敏感,他渴望朋友,却又不愿敞开心扉,害怕面对他们审视的目光。

  宋流声刚开始注意到游景行时,就是有天早上准备做操时,游景行那一声的好心提醒:“同学,你的鞋带散了。”

  尽管在同一个班级,但两人能接触和互动的机会实在太少了。宋流声总是暗搓搓地观察着游景行,他系鞋带的方法,绕耳机的动作,转笔的样子等等,宋流声也总在悄悄地学着,模仿着,他想着有一天,游景行会不会留意到这个习惯和他差不多的同学?

  夏日的午休时间,学校规定每个班都要安排学生们午睡,趴在桌上的宋流声,这时候会偷偷掀起一丝眼缝,特别喜欢打量着坐在他斜后方的游景行。

  游景行的睡脸,与平常俊朗阳光的模样有些不同,带着几分憨态,傻乎乎的,瞧着可爱极了。

  后来宋流声为了游景行,开始学打篮球,他豆芽菜般的身材,迟钝的反应,总是免不了要被别的男生嘲笑,三年的时间,宋流声总算等到了和游景行一起上球场的机会。

  傍晚的篮球场上,游景行拍着宋流声的肩膀,也笑着对他竖起了大拇指,那一夜宋流声就失眠了,他的心脏扑通直跳,红着脸在床上滚了好几下。

  那也是三年的高中时光里,宋流声最开心的一件事了。

  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游景行也不知道,他曾经无意间“救”过宋流声,对宋流声而言,游景行也是他的恩人,救命恩人。

  高一的时候,游景行本来是周二值日,但由于那晚有急事,他便喊别的同学帮了忙,两人交换了一下,所以到了周四晚上,就轮到他和宋流声一起做值日生了。

  教室里有其他同学在打扫,他俩是负责教室外的门窗和走廊,游景行在走廊拖地的时候,宋流声就去倒垃圾,谁知半路上,却被五六个高三年级的男生挡住了。

  这个时候学生们早已放学了,厕所也没什么人,他们把宋流声逼到了男厕所后面的角落,几个人又将宋流声团团围堵着,如同密不透风的墙,宋流声根本逃不掉。

  宋流声的肤色比一般男生要白很多,再加上他看起来瘦弱纤细,又不合群,总是独来独往的,早就被这些不学好,意图不轨的人给盯上了。

  他们扇了宋流声的耳光,对他拳打脚踢,然后不顾宋流声的拒绝挣扎,发现他穿着女人的内衣,内裤也是粉色的。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神奇动物在哪里 重生之牡丹 远东1628 邪王毒吻小狂妃 重生之王府家生子 阿甘正传 一见钟情[娱乐圈] 凶神 他话里有糖[电竞] 辰少的独家绝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