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药|第2节

推荐阅读:、小温柔 隐婚100分:重生学霸女神 唇枪 寡妇改嫁:农家俏产婆 大唐小厨娘 重生之豪门娇宠 禁果 搞定野蛮大老板 仙傲 宠妾之后
  跟部门里的大家又简单开了个小会,游景行再次介绍自己,也改了一些内部的规定,强调奖惩制度,最后希望大家日后能一起加油,为公司带来更多效益。

  总之都是些客套的场面话,游景行并没耽误大家多长时间,差不多十分钟后,就进了自己的主管办公室。

  只是没一会儿,却让助理将宋流声喊到了办公室。

  部门里的大家皆是一惊,宋流声的神经也立马紧绷,一颗心许久没跳得这么快了。

  怀着忐忑的心情,宋流声敲响了办公室的门,听见里面游景行的回应后,又不免深呼吸两下,才缓缓地走了进去。

  “刚才我就觉得你有点眼熟,没想到……”游景行查看了宋流声的个人档案,冲他笑了笑,“果然是你,宋流声。”

  时隔多年,再次听这人笑着唤出他的名字,宋流声不禁有一阵的恍惚,一时竟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

  “我们多久没见了?”游景行从座位上起身,走近了宋流声,“好像有四五年了,不对,可能还不止。”

  “七年。”宋流声这时突然开口。

  游景行一愣,随即笑笑:“你记得真清楚。”

  宋流声没吭声了……

  他与游景行高中同班三年,之后分开了整整七年。

  本以为再也没机会相见,谁知今日却重逢了,而且是同在一家公司,成了上下级的关系。

第2章

  游景行的意外到来,打破了宋流声枯燥又平静的日子,他一望到底的人生,再次有了变化,原本死寂一片的心湖,也开始有了波澜。

  心绪杂乱,心情不稳定的时候,宋流声就容易做噩梦。梦里,他又回到了校园里那处阴暗的角落。

  宋流声跪在地上,被五六个男生团团围堵着,他后退,躲闪,逃避,可眼前的男生们像是围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墙,并且他们还对宋流声嘲讽和讥笑着。

  宋流声觉得他就像一只瑟瑟发抖,无力反抗的狗,不,甚至连狗都不如。

  当被他们拉扯着头发,被迫抬头张大嘴巴,要吞下那些张牙舞爪,粗壮可怕的东西时,宋流声的瞳孔里黯淡绝望,充满了恐惧,哭着连连摇头。

  那一刻,他想死,幸好——

  “宋流声。”

  他听到了游景行的声音,一束光也洒进了心里……

  宋流声睁开了双眼,那件他会牢记一辈子的事,游景行或许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如今,宋流声不只是在梦里能听到游景行喊他,在现实里也是。游景行每天早上都会习惯性地和员工们打招呼,当然也包括宋流声。

  宋流声总是反应慢半拍,才呆愣愣地回了声:“早。”

  游景行一笑而过,点点头就走开了。

  一周七天,周一到周五都能见到游景行,光是瞥见他的身影,听着他嘴里说出来的“早”,“早安”,宋流声竟都觉得满足了。

  他得到的太少,所以也特别容易满足。

  周三早上,开部门会议的时候,针对前三个月的市场信息及行业动态,游景行首先分析和总结了许多,对于接下来的工作重点,他却没有多说,而是希望员工们能主动积极一些,不要只是一味地听从上级安排。

  和之前孙主管的行事作风不同,游景行没那么雷厉风行,他给人的感觉很温和。

  与其去主宰和控制,游景行更想多听听下属的意见,便让他们提出几个活动方案,毕竟这个月他们又接了新的运营项目。

  当几个绩效好,平常也表现活跃的老员工发言过后,游景行若有所思,说是再考虑一番。

  然后他的目光在会议室里扫了一圈,突然问起了坐在最边上的宋流声。

  “宋流声,你来公司一年多了,应该也参与过不少项目,你有什么好的提议吗?”

  愣神的宋流声一呆,压根没料到游景行会主动询问他的想法,一时大脑空白的他,只能尴尬地摇摇头。

  游景行并不计较,又是轻笑而过。

  这几天午休的时候,运营部的大家在茶余饭后都免不了要提及游景行。毕竟他才刚上任不久,年纪轻轻的,又不到三十岁,肯定是话题人物。

  宋流声从不八卦什么,但周围同事总在私下里议论,他或多或少都能听到一些。

  之前孙主管在的时候,大家一般都喊“孙哥”,现在游景行比较年轻,比柳姐还要小三四岁,大家对他还不熟悉,便礼貌地唤着“主管”。

  有人说游景行是前不久从英国回来的,他一直在学-运营策划,之前的工作也是这个,但他没做过管理层,这方面的经验还不足。

  对此,立马有人点头附和,说游景行的父母都是教师,家境殷实,跟公司高层可能多少都有点关系,不然没什么管理经验,也不可能直接空降过来。

  有的妹子懒得计较这些,关心的是另一方面:“哎,游主管长得这么帅,人又阳光温柔,听说他还没结婚,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

  “肯定有了啊!夏夏,你别太天真了,主管那么优秀,倒追他的女人绝对一大把,不可能还单身的。而且我觉得主管应该从小就很受欢迎,他现在都快三十岁了,谈两年恋爱然后稳定下来,差不多就可以结婚了。”

  “不不,也不一定!小萍,男人四十还一朵花呢,也许游主管根本没那么着急,成功人士都是以事业为重的,也说不定他最近刚分手?哈哈。”

  “快醒醒吧,别做白日梦了!”柳姐的声音传了过来,也打断了两个女同事的对话,她一脸严肃,“即使主管没有对象,或者分手了,也轮不到你们的。 ”

  被柳姐训了一顿,两个女同事赶紧闭嘴,继续埋头做事了。

  柳姐眸光一转,也注意到了在旁听得入神的宋流声,沉声道:“小宋!你也别发呆了,广告排期表做完了吗?”

  宋流声这才回过神来:“还…还没,我马上做。”

  柳姐心生疑虑,宋流声以前几乎对什么八卦和话题都不感兴趣,这几天倒是反常。

  新官上任三把火,游景行也在部门内做出了一些整改,加大奖惩力度,但他毕竟年轻,经验不足,若是游景行一直做不出什么成绩,那公司里其他资历深的老员工,心中肯定是不服的。

  所以游景行要尽快与员工们熟络起来,做出效益来证明自己。

  这些宋流声当然也明白,晚上回到了公寓,他翻出了高三时的毕业照。

  这张毕业照就放在床头的柜子里,平时只要宋流声一打开柜子,就能看见。

  这是他与游景行唯一的一张合照。

  当时全班四十几个人排成了四排,前两排是女生,后两排站着男生们。个头一米七几的宋流声,看着比较白净瘦弱,所以站在了第三排的中间。

  等他一回头,就见到了身后的游景行。

  而游景行也朝他淡淡一笑。

  明知游景行对其它同学也是这样,只不过是出于友好和礼貌,可宋流声的心还是跳了一下。

  感受着身后来自游景行的气息,宋流声暗自捏紧了手心,笑得腼腆又紧张,以至于照片拍出来后,他的表情也显得非常僵硬难看。

  那天等大家都散开后,宋流声的手心居然都出了汗……

  新的一周开始了,这一周的部门会议中,游景行依然没得到什么可执行的满意方案,他看大家也都沉默不语,就准备提前散会了。

  谁料,宋流声却弱弱地抬起了手:“主管,我…我有一个提案。”

  游景行不免一怔,其他同事也都吃了一惊。

  宋流声很细心,做事也周全,他不仅做好了PPT准备随时汇报,也将方案打印成了纸质稿,递给了游景行。

  这些是宋流声放弃周末时间,熬了两三个晚上的成果。

  宋流声翻阅了许多资料,也参考了与他们类似的企业中,以往的市场动态以及各类商业活动的实例。

  其实宋流声完全可以不必做这些,但他想帮游景行,尽他所能。

  宋流声之前一直做着本分工作,他远离职场的勾心斗角,并不想着升职加薪,因此总是闷声做事,不处理人际关系,更不会急着在领导面前表现自己,用各种花言巧语来拍领导的马屁,陪领导喝酒应酬。

  但这一次,宋流声的态度居然变了。

  部门里的同事纷纷惊讶,柳姐的心中疑惑更甚,游景行的助理小潘也愈发留意起宋流声。

  因为游景行第一天来公司的时候,似乎就注意到了宋流声,宋流声对这位新领导的态度也一直怪怪的。

  与大家分析讨论后,游景行针对宋流声的策划方案,做了部分改进,然后点头采用了。同时,游景行也让宋流声他们小组的组长柳晓帮着一起,负责后续的展开活动,随时跟进与汇报。

  两天后,游景行又一次将宋流声单独喊进了办公室。

  宋流声以为游景行又要谈工作事宜,谁知他却忽然问:“宋流声,我记得你老家不在帝都,你现在是在当地买了房,还是租房子住的?住哪儿?”

  宋流声怔了怔:“在六环附近租了房子。”

  “那都是郊区了吧,你住得这么远,每天还来这么早,是开车上班吗?”

  游景行突然的关心,让宋流声有些错愕,他摇了摇头:“我不会开车,但小区门口有公交,我一般是先坐公交,然后转地铁。”

  游景行没再继续问下去,他心中有数了:“那你辛苦了,宋流声,今晚不如我送你回家吧。”

  宋流声立即呆住……

  “不过有个前提,你得陪我打球。”

  宋流声依然呆呆的,没反应过来。

  游景行继续补充道:“就是你陪我打篮球,怎么样?正好公司附近就有家体育馆,这两周一直在忙,今天可是周五,我们下班后去打两场,放松一下。”

  这话真不像一个领导对员工所说的,语气平常随意,就像是朋友同学间一样。

  宋流声犹豫了一会儿,仍是摇摇头:“主管,不好意思,我已经很多年没打过球了,而且原先水平就一般,打得不好,可能要让你失望了。”

  “没事!”游景行摆摆手,挑眉一笑,“宋流声,就算你忘了怎么打球,我也可以教你。”

  宋流声明白自己应该再次拒绝,但最终还是点头了。

  可能他的潜意识里,始终渴望着游景行,能多靠近他一点点。

  下班后,游景行开车载着宋流声,两人很快便站到了篮球场上。

  游景行把西装外套一脱,也松开了衬衫领口的纽扣,卷起袖子:“宋流声,你也把外套脱了吧,不然一会儿就热了,跑起来也不方便。”

  “好。”宋流声点头,但只是脱下外套,没像游景行那样露出了胸口和胳膊。

  游景行做过简单的热身后,自己运球投了几球,次次都投进了篮筐,因为没人拦着他,对他而言根本没难度。

  游景行将球传给了宋流声,鼓励道:“你也投一球试试看,宋流声。”

  太久没碰球了,连手上的触感都是陌生的,宋流声的第一球,也在他的预料之中,果然没进。

  宋流声看向游景行的目光带着几分歉意:“抱歉,主管,看来我还是不——”

  游景行打断了他:“叫我‘景行’。”

  宋流声不禁又是一怔。

  “既然出了公司,就别整那一套了,宋流声,现在别把我当你领导了,我俩可是高中同学,你可以直接喊我名字。”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王牌特种兵 蓝家走阴人 爱妻入骨:独占第一冷少 [星际]美食之王 我的绝色邻家姐姐 对你想入非非 活路 恋人总是在逆袭(快穿) 重生之第一影后 图谋不轨(高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