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药|第1节

推荐阅读:、美人皮,噬骨香 两面派 太易 地惶惶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史上最牛轮回 重生之宠冠娱乐圈 拒染豪门:帝少的首席逃妻 杀破狼(间歇性 虐狗记) 鬼镜狂想曲(上)
本书由 云玥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书名:心药

作者:精分柚子茶

文案

  心病难治,唯你是药。

  CP:游景行X宋流声

  (温柔阳光攻X自卑敏感受,受表面老实温顺,但有精神病,女装癖)

  单箭头转双箭头,直掰弯,暗恋成真。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花季雨季 破镜重圆 励志人生

主角:宋流声,游景行

=================

第1章

  从去年入职至今,宋流声已经在这家上市公司干了一年多了,他的工作表现虽算不上出色,但始终勤勤恳恳的,是个肯吃苦做实事的员工。

  大家每天朝九晚六,定时定点地打卡,公司上上下下好几个部门,加起来二三百号人,每天的早到排行榜前十名之内,总有运营部的宋流声。

  宋流声几乎每个月都能拿到全勤奖,他很少请假,无论是事假还是病假,逢年过节的时候,他也不急着买票回家,反而会延后两天;就连去年年假,要不是同事好心提醒,他也忘了申请,所以部门的孙主管总夸宋流声勤劳本分,让大家向宋流声学习。

  但抠门小心眼的孙主管,永远都是嘴上说说,从没真的提拔宋流声,发给他的工资也一直没涨过。

  这天下午,宋流声难得请了假,因为他和许医生约好了。

  “像氯丙嗪,氟哌啶醇和利培酮这些,你现在都没再吃了,对吗?”许鸣延一边问,一边翻看着宋流声带来的病历,浏览了他之前的医疗记录。

  听着这些熟悉的药名,宋流声点头:“嗯,我早就停药了。”

  “停了多长时间?”

  宋流声思索了一会儿,缓缓道:“大概从去年三月份开始,这些药的剂量慢慢减少,后来盛医生跟我说,不必再吃了,吃多了反而有副作用,到现在为止,我差不多停了快半年。”

  许鸣延也点点头表示了解,只是在听宋流声提及某位医生时,眉头还是不由地皱了一下。

  “流声,把你的胳膊伸过来。”许鸣延又道,宋流声一时虽是不明所以,但依然乖乖照做了。

  宋流声患病已久,之前一直在隐忍压抑,大学毕业后才勇于治疗,通过药物抑制病情,以及相应的心理疏导。

  治病的这几年,宋流声认识了许鸣延许医生,他很信任面前这位年轻俊秀的心理医师,还有另一位精神科的盛医生。

  许鸣延捋起宋流声的衣袖,检查了他的手臂,曾经布满大大小小,深浅不一划痕和刀伤的手腕和胳膊处,如今皮肤光洁完好,没留下什么难看的伤疤。

  许鸣延握着宋流声的手腕,又掂量了两下:“怎么还是这么瘦?流声,我不是让你多吃点吗?”

  宋流声苦笑两下,没说话。

  他的胃口本来就不大,有时工作太忙太累了,更是常常没食欲,吃得更少了。

  许鸣延叹了叹,好看的眉眼又皱到了一起,他接触宋流声这个病人快三年了,多少都有点情分和恻隐之心。

  如果宋流声愿意多多与他沟通,真的敞开心扉,说不定他俩早就成为朋友了。

  “流声,那你晚上还会不会……”许鸣延没继续说下去,但从他的眼神与口吻,宋流声就已经猜到了后半句,知道他想问什么。

  宋流声无奈地点了点头:“有时会,许医生,你说都这么多年了,我还能治好吗?”

  许鸣延一滞,然后揉了揉眉心:“你应该也有问过盛晖吧,他是怎么说的?”

  “盛医生一直说,我这是心病。”

  “呵……”许鸣延突然一声冷笑,转而话锋一变,“你别什么都听他的!我倒觉得这根本不算是一种病,流声,你现在的精神状态比较稳定,至于那方面的习惯……其实也没什么。

  像你这种情况的,世界上也有很多,无论是性取向的不同,还是有一些特殊癖好,都应当去尊重,毕竟你们没有做错任何事,也不曾伤害过任何人。”

  闻言,宋流声的心头颤了颤,然后回应了一个礼貌的淡笑:“谢谢你,许医生。”

  他嘴上的道谢是真心的,可那些难以磨灭的阴影,根深蒂固的心结,也不是轻易就能解开的。

  之后,许鸣延在病历上添了几笔,写了些备注,当无意间瞥见宋流声的个人信息时,他一扶眼镜:“流声,今天是你生日。”

  宋流声愣了愣,他反应了片刻,才慢半拍地点点头:“……嗯,好像是的。”

  “什么叫‘好像’?”许鸣延一惊,“流声,你……该不会连自己的生日都忘了吧?”

  宋流声默认了。

  高中毕业后,他就离开家乡到了外地上大学,这之后直到如今工作,都不曾有家人朋友为他庆生了,他自己也懒得过。

  久而久之,宋流声连自己的生日是哪天都忘了。

  他的银行卡密码,手机解锁码,以及一些娱乐平台和APP上的账号密码,宋流声用的要么是家里奶奶的生日数字,要么就是那个人的。

  从心理诊所出来后,宋流声顺路进了一家蛋糕店。

  他自己没什么偏爱的口味,但知道那个人喜欢水果蛋糕,尤其是草莓蛋糕,所以宋流声便买了一个回家。

  为什么还是记得这么清楚?宋流声自嘲地笑笑,多年过去了,可能那人的一些喜好早就变了。

  认识那个人时,宋流声才十六岁,刚上高一而已,如今生日一过,他就二十七了。

  从十六岁到二十六岁,十年的光阴仿佛转瞬即逝,幼时谈及的伟大理想,想做警察,宇航员和科学家,也想当拯救世界的英雄,还有那些用稚嫩语句写成的作文,都是小时候为自己编织的童话,最终他们还是会长大,成为平凡的上班族。

  宋流声和多数人一样,每天挤在人声嘈杂的公交和地铁上,按时上下班,没有多余的社交活动,来回于公司和家,重复着两点一线的生活。

  至于青春里留下了哪些美好的回忆?要是突然去想,可能一时间想不到什么,不过偶尔不经意间,可能会想起两三件往事。

  而宋流声总能想到那个人。

  即使不过生日,但宋流声每年都有个愿望。十年间积累下来的愿望,每一年都是同样的,也都是痴心妄想,无法实现的。

  今年宋流声换了一个,希望他的病能彻底治好。

  宋流声吃不惯甜腻的东西,所以蛋糕没吃几口,不过他今晚倒是喝了不少酒,一个人自嗨着。

  没一会儿宋流声就醉了,然后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他的梦境并不美好,断断续续地闪过许多片段,看似没有联系,却又奇妙地串连在一起。

  原本翩然飞舞的蝴蝶,突然被折断了翅膀,褪去所有的光鲜亮丽,它坠入了泥泞中,它好恨好恨,悔恨渐渐成了病态的寄托,转移到了自己的孩子身上……

  石缝中的小草,活在狭窄又冰冷的地方,只能吸取微薄的养分,挣扎求生。它努力向上生长着,拼了命地想要顶开石头,可压在身上的巨石太过沉重了。

  小草快要放弃之际,不知是谁挪动了石块,唤了小草的名字——

  “宋流声。”

  小草迎上了阳光,仰望着面前茁壮的翠绿大树,心里的花儿绽放了……

  天刚蒙蒙亮,宋流声从梦中醒来,他的眼眶微红,眼角也带着泪意。屋内满是酒气,宋流声也发现他的身上衣服变了,居然穿着衣裙?!

  宋流声吓了一跳,完全清醒过来,急匆匆换上了正常的衬衫和长裤。

  太恶心了!

  宋流声非常嫌恶这样的自己,因为他总是会无意识地换上裙子,甚至还会化妆,戴上女人的假发。

  这是病,也是渐渐戒不掉的瘾。

  早上洗漱过后,宋流声便到了公司,同事柳姐赶紧和他扯八卦,说部门来了新领导。

  他们运营部之前的孙主管刚离职没多久,大家还没悠闲两天,没想到新上司这么快就上任了,不知又是怎样厉害的角色。

  说话间,也有另外几个同事凑了上来,讨论着新领导是男是女?长相如何?是不是因为家里有钱有关系,所以这么快就进来了?

  宋流声只是静静的在旁听着,从不在私底下议论这些。

  柳姐见宋流声表情平淡,没多大反应,便多叮嘱了两句,她让宋流声有个心理准备,要笑脸迎人,别一天到晚哭丧着脸。

  宋流声微愣,然后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

  柳姐摆摆手,说算了,他笑起来比哭还难看。

  公司的晨会上,苏经理亲自介绍了这位新来的运营部主管,在众人的鼓掌欢迎声中,宋流声的眸光久久地定格在了这位主管的身上。

  他的一双桃花眼生来含情动人,眼角眉梢依然带着熟悉的笑意,这人笑起来时,脸颊还会浮现出两个小酒窝。

  多年未见,如今他的整个面部轮廓变得愈发温润俊朗,气质也沉稳了许多。

  宋流声整个人恍恍惚惚的,深藏在心底的记忆被瞬间唤起,眼前仿佛闪过了许多高中时代的记忆画面。

  清晨操场上,那一声的好心提醒;午后教室里,那人睡着时的憨态睡颜;还有傍晚的篮球场上,那人拍着宋流声的肩膀,对宋流声竖起了大拇指……

  高中三年,宋流声就像许多男孩女孩一样,时常在不远处注视着那个人,期待着那么一丝丝的交集。

  曾经校园里哪里都能找到他的身影,而后的许多年,世界这么大,茫茫人海,却是哪儿也找不到他。

  他的名字,宋流声早已刻在了心头。

  名字的寓意也相当美好,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游景行,今天新来的游主管,是宋流声一直偷偷喜欢了好多年的人。

  游景行的嘴角含着礼貌的笑意,他温和的目光缓缓扫过会议室中的大家,对于自己即将接管的运营部那边,也特意多看了两眼。

  当他的眼神触及到宋流声时,眼波动了动,稍微停留了一下。

  晨会结束,游景行也由助理领着到了运营部的办公区。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末世之全能大师 她的小哥哥 白色奥尔良 大沙漠 民国超级军备 他的小可怜 永昭郡主 女配是重生的 公子归来 独占韶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