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剑刃舞者|第三千零六十七章,编织

推荐阅读:、后宫佳丽心悦我 都市弃少 僵尸神警 魔女小狂妃 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 网游之女大学生 隐婚100分:重生学霸女神 吃心不改 异世流放 老婆你最大
  老头子的想法简直天马行空,对他来说,以实物铸剑已经满足不了他的追求了,所以,他试图将大道规则给捕捉起来,以之作为自己铸剑的材料。

  这个其实从理论上来讲,并没有什么问题,因为最早诞生于天地的各种灵宝至宝,大多都是各种大道规则演化而成的,不说其他,巽的碧光旗,林铮的原初之蓝,都是这样的宝贝,而远古时期,初代句芒大神更是已经有了将道则炼化为撼天锤和震天鼓的先例。

  但是,碧光旗和原初之蓝,那是自然演化出来的结果,而句芒大神之所以能炼制出撼天锤和震天鼓,则是因为天地初开的环境还尚未稳定,这才能够成功,这要是换成现在,你让句芒大神再炼制个撼天锤试试,能炼制个撼山锤就已经算是炼器本事不错的了。将无形的大道规则给炼制成器具,这个就算是永琳,现在也没能达到这一步,就你一个为老不尊的老头子还想要成功?你也太高估自己的本事了吧?!

  看着林铮的眼神古怪了起来,金锢这就笑道:“我也知道自己这想法有些异想天开……”

  闻言,回过神来的林铮这就哭笑不得地说道:“异想天开倒是不至于,毕竟这是理论上能够实现的,只不过想要成功的,你老人家在铸剑一道上的道行,只怕远远不够。”

  没想到话音一落,金锢老头却顿时兴奋了起来,抓着林铮的肩膀便叫道:“你认为这种铸剑方式是可以实现的?!”

  “实现是肯定可以的,但是呢金道友,咱有那道行么?炼器可是修炼之大道,没那道行,光知道能行可没用!”

  林铮本来是想劝着金锢老头放弃这种不实际的想法的,结果老头子听完却哈哈大笑道:“那没关系!我只要知道,这种方式并非是无法实现的,那就可以了!”

  还真是个顽固的糟老头子啊!不过,沉浸在这样远大的目标里面,大概也是他自己的一种幸福吧!

  看着眉飞色舞起来的金锢老头,林铮这就露出了笑意,而铁胆也终于松了口气,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师傅的话,肯定能够成功,一定能!”

  “去——!”金锢没好气地弹了下这小家伙,笑道:“你肚子里想什么当我不知道呢!”

  铁胆给弹得龇牙咧嘴的,臭老头,你知道就好了,打我干嘛!好像打了我你就能成功一样。

  林铮笑着搓了搓铁胆的额头,旋即有些好奇地望向金锢老头道:“话说道友,你之前究竟在做什么试验呢?竟然把屋子给炸成这德行的?”

  金锢看了看自己的住所,这就露出来有些讪讪的笑容,“就是铸剑试验啊!之前的试验都失败了,所以这次,我试着看看用最原始的铸剑手段对大道规则进行锤炼,结果一锤子下去,这就给炸了!”

  等等!!

  林铮忽然感觉有些头大,揉了揉自己的脑门后问道:“你刚才说啥?用锤子去砸大道规则?”

  “是离谱了一点儿……”金锢老头讪笑道,“但是我已经试过很多其他的手段了,没有一样能够成功的。”

  问题不在这!

  林铮目瞪口呆地盯着这个糟老头子,“你把大道规则给具象化出来了?”

  “这个啊!”金锢老头一阵恍然之后,这就笑道:“高深的规则是没办法了,不过一些粗浅的大道规则还是可以凝练出来的。”

  这也已经非常胡扯了,永琳都做不到的事儿,你这糟老头子怎么做到的?!

  惊愕了一阵之后,回过神来的林铮这就迟疑着问道:“那个,能让我见识一下不?”

  “当然没问题!”金锢老头满脸笑意地应道,“这是我私人的研究成果,不会违背我们铸剑山庄的规矩。来来来,我这就耍给你看看,看完之后你要是能给点儿意见那就最好不过了!”

  看着立马就忙活起来的金锢老头,林铮还真有些惊愕,这么宝贵的经验,你说给看就给看啊?!不过一想想这玩意儿的前景之后,林铮也就释然了,虽然这研究成果的确很牛掰,但是用不了的成果,那也就和废品没多大区别了。

  “铁蛋!不要光看着,你倒是帮忙收拾一下!”

  “我是铁胆,不是铁蛋!”铁胆不满地叫道,“真是的,名字是您自己取的,竟然还能交错!”

  “那,干脆以后就改成铁蛋好了!”老头子絮叨叨地说道,“感觉这名字叫着更亲切一点儿。”

  “……”果然是个为老不尊的糟老头子,竟然还拿自己的徒弟的名字来开涮的。

  不满归不满,但铁胆还是一个尊师重道的好孩子,很快便帮忙把老不尊的房间给收拾整齐了——恩,相对整齐,至少比之前的破烂堆整洁多了。

  满意地点了点头后,金锢便对林铮笑道:“作为武器来说,所需的大道规则,自然是昆击性越强越好,所以呢,我一般进行试验的时候,都是凝练雷电规则或者火焰规则的,不过这次有铁蛋在,还是换成寒冰规则吧,这样万一炸了那也安全一点儿。”你这老头子懂的规则还真多啊!又是雷霆又是火焰的,连寒冰规则都懂,话说,安全你个头啊!寒冰规则要是炸开,那就是冰凌飞溅,这才是最要命的玩意儿好吧!

  一阵暴汗之后,林铮这就说道:“还是用火焰规则吧!我掌握有一个火种,万一炸了的话,可以保护好铁胆。”

  “也好!”金锢点了点头,“那么铁蛋的安全就拜托你了。”

  “都说了我是铁蛋……不对,是铁胆!”

  看着鼓起脸的铁胆,林铮这就笑了出来,按住他的头后便对金锢说道:“我准备好了道友,可以开始了。”

  “行,那你可看好了。”说着,老头子便兴致勃勃地双手交叉伸展了一下,一副准备大展身手的架势。

  伸展完了,金锢老头便将双手一分,顿时两掌中间便凝聚出了一团橘黄色的火焰。这时便听老头子说道:“大道规则其实并不神秘而遥远,它们始终伴随在我们身边,就像这团火焰,召唤出来非常简单,而将我们自身的力量转化成这团火焰的,就是火焰规则。”

  这个林铮自然知道,不过他也明白,这不是讲给他听的,而是身边的铁胆,所以林铮也没有催促,只是安静地听着老头子给铁胆授课。

  在给铁胆教授了一阵之后,老头子终于要切入正题了。明白大道规则是什么并不难,将这种规则给抽取出来,那就牛叉了!反正林铮自己是做不到了,就算是最基础的规则也不行,所以在老头子进入正题的时候,林铮听得格外的仔细。

  “凭空将规则抽取出来是不可能的!”金锢很是认真地说道,“当然,有没有其他的方法我不知道,但是以我的方法,是绝对不行的,这是我试验过好多次之后总结出来的经验。”

  林铮微微地点了点头,老头子作为可能是诸天第一个抽取出大道规则的人,他的话还是很有权威的!“那么需要借助什么样的工具呢?”

  金锢听着便是一笑,“不需要工具!”

  “不需要工具?!”林铮听得一阵瞪眼,“你刚才又说不能凭空抽取出来的!”

  “恩,或许我的描述不够详细,准确地说,并不需要借助外物这类的工具,而是要靠我们自己的力量。”

  就在老头子说话间,林铮和铁胆便惊奇地发现,他那两掌中间快速地出现了一道道橘黄色的纹路,这些纹路仿佛丝线一般,迅速地编织在一块并在他的两掌中间,交织出了多面体。

  正好奇着这是怎么回事儿的时候,便听金锢说道:“想要抽取某种规则,就必须得对这种规则极为熟悉!为了完成我的试验,我曾花了三十年的时间研究各种简单的大道规则,最后我偶然发现,每一种规则的特性,都是有迹可循的,它们就像是一串密文,越是高深的规则,这一串密文就越是复杂,而只有在破解了代表这一种规则的密文之后,我们才可以利用这种密文,用自己的力量,将之编织成这样的规则容器!这样一来,我之前召唤火焰所利用到的规则,便会被收纳在这个容器里面。”

  说话间,老头子便断开了对火焰的能量供给,然后,神奇的一幕出现在林铮他们眼前了,伴随着火焰消失,金锢所编织出来的那个多面体内部,顿时便出现了一长串橘黄色的流动物,看上去意外的像一长串的双螺旋结构体,这东西就是大道规则?!

  “不知道!”金锢笑道,“不过以我自己的理解,这应该就是了,你们看。”说着,金锢便双掌开始挤压,被他编织出来的容器开始收缩,最后内部的双螺旋便全给挤压到了一块,而后老头子便随手一丢,将挤压得就只有婴孩拳头大小的容器丢给林铮,“试下注入点神力。”

  林铮没有迟疑,立刻便往手中的容器注入了纯粹的神力,下一刻,一束火焰便从容器上窜了起来,看得林铮一阵瞪眼!因为容器内部的空间已经被压缩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所以在收到了神力的激活之后,容器内部的东西便和外界同根源的东西产生共鸣,从而在容器外形成了火焰,!如此看来,里面那些给压缩起来的,应该就是大道规则没错了!想象一下,将各种强大的规则这样提取压缩起来再用神力激活,这不就成了那些强大的先天至宝么?!

  了不起!了不起!林铮啧啧赞叹,太了不起了!这糟老头子绝对当得起林铮这么一番赞叹,他这毫无疑问是在炼器史上开创了一个新篇章的开端啊!

  听着林铮的吹捧,金锢老头不由哑然而笑,“没有你说的那么了不起!毕竟这东西现在也只是能够提取出来而已,根本没办法用于炼器铸剑中,再说我也就只能提取出简单的规则而已。”

  “那也了不起!”林铮笑道,“能从简单的东西里面找出来不简单的东西,这才是真本事啊!不看看其他人怎么没有研究出来这东西的!”

  这可是挠到了金锢的痒处了,顿时老头子便有些洋洋自得的。“就是可惜了!这种方法我已经发现了好些年头,但一直到现在,都没能找到利用它们铸剑的方法,话说,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

  “是的呢!”林铮盯着手中的容器一阵沉吟,“复杂的规则我不知道,不过这种简单的规则……为什么不试试将它们给编织起来呢?”

  “编织起来?!”

  “对!就像是你所编织的这种容器一样。”

  金锢老头听得顿时便两眼直发光,“可以试试!”说着,老头子便又编织出了一个容器,并且这一次,那块头是相当之大,一米的直径看得林铮嘴角便是一抽,总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老头子编织容器编制了这么多年,早就编织这种手艺相当的娴熟,神念控制之下,容器中的火焰规则快速地交织聚合,迅速地交织出了一个剑柄,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容器中的火焰规则便给成功地编织成了一把剑。

  看着里面的规则剑,金锢那就一个心花怒放的,赶紧便解除了自己编织的容器,连林铮都拦不住,然后……

  ‘“轰——!”屋顶又飞起来了。

  麻溜地拍了个照纪念一下之后,林铮便望向了灰头土脸的老头子,他有青莲冥火护体,这点儿小场面还伤不到他,铁胆也在他的保护之下安然无恙,只有猝不及防的老头子吃了个正着。

  看着咳嗽起来的金锢,林铮这就无奈地说道:“你那么急干嘛啊!只是将规则给编织起来的话,那它们依然还是那些规则,只要容器消失,它们定然会重归自然。”

  “那你说该怎么办呢?”

  金锢话音刚落,林铮便在虚空中画出来了一个金色的道纹,“这是我炼器时用到的固化道纹,具有聚合材料,增强材料密度强度的效果,你试试看在编织的时候,将这个道纹给编织在上面。”

  金锢琢磨了一下林铮所画出来的道纹,点了点头后,这就立马重新开工,这一次,耗费了一个多小时。和上一次粗制滥造的不同,这一次,老头子编织得极为细心,完全体的规则剑已经和真剑没有什么两样,除了呈现半透明的橘黄色,连剑锋都给老头子编织了出来,至于锋不锋利,这个再说。

  完成了最后一步的金锢老头,顿时便长长地吐出来一口气,然后便又紧张了起来。别说他了,这会儿林铮他们也是相当的紧张,能不能成功,就看下一步了!道则容器,解除!

  “哐当——!”太过紧张的金锢都来不及反应的,橘黄色的长剑便掉到了地板上,顿时所有人一颗心便提了起来。

  紧盯着地上的长剑几分钟之后,金锢这才伸轻轻地拨动了几下,没炸!尝试了几次,都没炸!老头子的眼睛越来越亮,终于兴奋地抓起了地上的长剑,将之高举在头上便大喊了起来:“成功了!老子成功了!”

  铁胆也跟着兴奋地大叫了起来:“太好了!太好了!以后房子不会给炸飞了!哎哟——!”

  没好气地敲了下铁胆的脑门后,金锢便心花怒放地对林铮哈哈笑道:“这次真是太感谢了小子,没有你这提醒,我还不知道得折腾多久才能成功的!”

  “不客气,我也是受益良多啊!和你这成果比起来,我的建议根本不值一提!”

  “那不能这么说!”金锢开心地说道,“思路这东西,每个人都不一样,你能想到的,我不一定就能想到,再说没有你刚才提供的那个固化道纹,这剑也没办法成形!好东西啊这固化道纹,真是好东西!”

  看着乐滋滋的金锢,林铮这就笑了出来,“咱俩还是别互相吹捧了,传出去怕给人笑死的。”

  然而金锢听罢却满不在乎地说道:“谁还在乎那些庸人的废话!”

  又是这种论调啊!林铮听得便是一阵摇头,“我说金道友,你这想法不行啊!咱们既然活在这世上,就不能完全脱离所属的集体,要知道流言蜚语,也是能够杀人的!外界怎么风传你们铸剑山庄的,你不会不知道吧?你们一句话不说,人家就会一个劲地将屎盆子往你们身上扣下去,等到没有屎盆子可以扣了,信不信立马就有人打着替天行道的口号朝铸剑山庄杀过来?”

  “是的呢师傅!”经过林铮一番说教,铁胆对现在的状况可是相当的不满,“咱们又没干过什么,凭什么老是给别人找麻烦的,最可气的是那个真正的凶手却躲在暗地里面看咱们的笑话,咱们这太亏了!会被当成傻子的,我才不要当傻子呢!”

  听罢,金锢便笑着摸了摸铁胆的头,而后望向林铮道:“那么你小子怎么看待的呢?”

  “之前就和铁胆说了。”林铮笑道,“不置可否,毕竟那些人虽然说得有眉毛有眼的,却没有一点儿真正的干货,实在很难让人信服!不过你们半句话不说,却也是个昏招,好些家伙就拿这个说事儿了,当你们默认了外界那种说辞。”

  金锢听得一阵撇嘴,“一群吃饱了撑着的庸才!”

  “是不是庸才,还真不好说呢!”林铮饶有深意地盯着金锢,“绝大多数盯着这件事儿的,或许的确是,但是推动这件事儿的,可就不一定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中二病也要玩刀剑 草根富豪 总裁爱啃窝边草 吾是驱魔者 百诡缠身 重生爱上九千岁 婚徒 和前女友的战斗日常 重生之公子很倾城 重生之全民天后

猫腻 | 猫腻新书 | 逆天邪神 | 飞剑问道 | 元尊 | 朱雀记 | 庆余年 | 间客 | 择天记 | 大道朝天 | 猫腻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