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庶子|第一百二十一章 风雪漫京城

推荐阅读:、萌宝突袭:腹黑总裁俏妈咪 王牌大主播 荆棘之路 巫术师 开封府小饭桌 娇妻如云 豪门重生:恶魔千金归来 貔貅饲育指南 萌妻NO.1:高冷老公快点赞 我的姐姐是女配[末世]
  太康八年腊月中。

  京城在阴雨了几天之后,下起了漫天大雪,这一次的大雪,足可以比肩承德十七年的那场雪,厚重的雪铺盖在大地上,将进出京城的官道都堵上了。

  道路上,车马难行,人迹罕见。

  不过还是有一些人顶着风雪赶路,这些人穿着厚重的棉服,从京城的东城门入城,从就柳树坊进永乐坊,然后直接从永安门进了皇城。

  这群人正是萧正萧怀等人。

  进了皇城之后,萧正回头让萧怀等人散去,他自己简单整理了一番形容,摸了摸袖子里的东西,深呼吸了几口气,朝着未央宫方向走去。

  他是内廷大太监,在宫里行走自然畅通无阻,很顺利的就进入了未央宫天子书房门口,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犹豫了很久,最终咬了咬牙,迈步走了进去,扑通一声跪在正在批阅奏书的天子面前,伏首道:“陛下,奴婢回来了。”

  天子缓缓放下手中的朱笔,抬头看了萧正一眼。

  “怎么才回来?”

  萧正低头道:“大雪封路,车马不通,奴婢等只能弃了马车,一路走过来,所以耽搁了几日。”

  天子面无表情,伸手把一份奏书,扔到了萧正面前。

  “你还没有回京,汉州沐英的招安奏书,倒是送到了朕的手里。”

  说到这里,皇帝陛下从龙椅上站了起来,双手负后,走到萧正面前。

  “朕不是派你去西南,让裴进停手吗?”

  天子一把捉住萧正的前襟,冷冷问道:“西南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你原原本本的与朕说清楚!”

  天子发怒,萧正惶恐不已,他跪在地上,叩首道:“陛下,奴婢正要向陛下禀报西南情形……”

  天子这才松开萧正前襟,深呼吸了一口气之后,坐回了自己的龙椅上。

  而萧正,身子隐隐发抖,一点一点的把汉州的情况,说给天子听。

  当说到那天攻城情形的时候,萧正先是偷偷看了一眼天子,然后咽了口唾沫,咬牙道:“那天是裴进第四天攻城,因为前三天的攻城十分顺利,汉州城已经摇摇欲坠,所以裴大将军第四天的进攻非常猛烈,直接调了汉中军还有锦城的驻军攻城,从早上打到中午,汉州城几乎就要攻破了……”

  萧正身子抖了抖,继续说道。

  “但是,在这个时候,汉州城的城墙上,被一群人扔下来一些不知名的物事,这些物事扔到人群之中便会轰然炸开……杀伤力极大。”

  萧正从袖子里取出一块巴掌大的陶片,双手捧在手里,低头道:“陛下您看,这是奴婢从西南带回来的那东西的碎片,就是这东西,落在人群之中,极为骇人。”

  “只一瞬间,前排的将士们就被炸的死伤惨重,而且阵型大乱,最终被那些汉州…反贼冲杀出来,最终大败……”

  天子脸色阴沉。

  他有到萧正面前,把他手里的陶片取在手里,上下打量了几眼之后,冷声道:“这东西是什么?”

  “应该是一个陶罐。”

  萧正回来的路上,仔细研究过这个东西。闻言立刻回答道:“这个陶罐落到人群之中,便会轰然碎裂,陶片四下飞溅,四周的将士哪怕着甲,都会被这些陶片割伤,很是厉害。”

  天子手里拿着这个陶片,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脸色极为难看。

  “前几天,西南的军报才送到朕手里,军报上写,有天雷天降,非人力可挡。”

  “于是裴进就在汉州城下,死伤了近四万人,但是一座小小的汉州城,却岿然不动!”

  天子被气的浑身发抖,他冷眼看向萧正,咬牙道:“李信在哪里,找到了没有?”

  “没有……”

  萧正颤声道:“蓟州城,还有李…侯爷的老家永州啊,天目监的人都去找了,但是始终没有找到李侯爷的身影……”

  “废物!”

  天子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犹自不解气,又继续骂道:“饭桶!”

  天子发怒,不仅是萧正,未央宫里所有的宫人都跪在地上,战战兢兢。

  天子阴沉着脸,思索了片刻之后,冷声道:“立刻让谢敬调千牛卫的人,把靖安侯府团团围住,没有朕的命令,靖安侯府的人一个也不许出来!”

  萧正跪地俯首。

  “奴婢这就去办……”

  他正准备起身,就听到龙椅上,天子冷冷的声音传来。

  “立刻派天目监的人,去扬州的齐王府,还有姑苏的赵王府,把这两座王府的人统统软禁起来。”

  天子面孔都有些扭曲了。

  “如果在这两个地方,发现有李信的身影,立刻动手,就地正法!”

  萧正身子颤抖,颤声道:“陛下,是正法两位王爷,还是……”

  “全都给朕杀了!”

  太康天子继位八年以来,第一次如此失态,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传令天目监,让他们严密监视各地宗室,如有异动,或者发现李信的身影,立刻拿下押往京城问罪!”

  “奴婢遵命……”

  萧正惶恐不已,连滚带爬的下去做事去了。

  萧正走了之后,天子屏退了身边的宫人,一个人坐在自己的书房里。

  他身子还有些发抖。

  一方面是因为愤怒,另一方面是因为恐惧。

  他愤怒的是,虽然还没有证据说明李信在西南,但是汉州一战几乎可以肯定是出自李信的手笔,也就是说,李信因为那些南蜀遗民,对他这个君上动武了。

  之所以恐惧,那就更简单了。

  他比谁都要清楚,自己是怎么坐上皇位的,说句夸张一些的话,当初是李信一手把他捧上帝位,正因为这个原因,他一直对李信有爱又怕。

  为什么害怕?

  因为他觉得,李信有本事把自己捧上帝位,就有本事把别人也捧上帝位!

  所以在知道西南大败之后,他才会反应这么大,让萧正严密监视各地宗室,尤其是他的三哥四哥。

  精致的铜炉里炭火闪烁,让天子的书房温暖如春。

  太康天子看着这个炭火发呆。

  他喃喃自语。

  “没有朕,你还是一个卖炭郎……”

  “你不能背叛朕……”

  ………………

  就在皇帝对着火炉发呆的时候,京城的东城门,一行十几骑迎着漫天风雪,到了京城的城门楼。

  因为雪太大,走不得马,他们多半是牵着自己的坐骑。

  只有一匹乌黑的高大骏马,可以在雪地里勉强走动。

  一行十几个人在东城门口住马,从乌黑大马身上跳下一个一身黑色衣裳的年轻人,他掸了掸身上的积雪,又把大黑马身上的雪拍掉,然后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京城,感慨了一句。

  “今年的雪好大。”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弹指惊雷 太监的职业素养 高手不凡 后来,他成了女装巨巨 他从雪中来 幻想降临现实 我家古井通武林 穿在清宫继续宅 重生之荣耀 初恋被三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