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小公爷|第六百九十六章 阴云密布边疆事,一曲断肠奏西南(贰拾陆)

推荐阅读:、军少大人,体力好 逍遥小地主 黄庭内景经 明末四公子 梅兰佳话 星际之修仙直播间 蝶恋 盛明皇师 理查德·耶茨短篇作品 女配要革命
  一众人匆忙赶到了城头上,那些个大户们也希望亲眼看看大明的船队。

  然而当他们真正亲眼看到的时候,顿时心下生出一股绝望来。

  晨光之下猎猎作响的大明龙旗金光四溢,巨大的战舰让他们两股颤栗。

  远远的依稀可见为首的那巨大战船上,昂然站着一位虬髯黑甲战将。

  这遮天蔽日的战船让他们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曾经,三宝太监的舰队抵达安南时候的情形。

  那时节阳京还与大明有货值往来,然而庞大的舰队远远的在海上靠近的时候。

  整个阳京的所有人差点儿都疯了,那庞然大物让他们不由自主的生出恐惧来。

  “先打一轮,然后放人过去。”

  船首上的戚景通对于花费时间和炮弹打下这座阳京城,没有太多的兴趣。

  这里只是他的跳板,他要进军的是升龙!

  “告诉他们!一柱香的时间,所有人必须到码头上投降!否则……杀无赦!”

  传令兵闻言大声应是,随后便开始将命令传达下去。

  为了协调水师作战,简单的旗语在船上的应用已经铺开。

  要传达太复杂的内容自然较难,但简化后的命令传达不是问题。

  比如现在,对着阳京开一轮炮这个命令就很简单。

  竖起蓝色的旗子就行了,此外其他颜色的旗子分别代表着不同的命令。

  一轮炮击、三轮炮击,全力炮击。

  不同的阵型还有不同的旗帜,只需要看旗子就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能……能赢么?!”

  一群在城墙上的老者们浑身都在哆嗦着,他们惊恐的望着那海上杀来的巨舰浑身颤栗。

  然后,他们很快的看到了那远远的巨舰突然冒起一阵白烟。

  随即海面上传来了震天的炸响“嗵!嗵!嗵!……”

  一片硝烟弥漫在海面上,硝烟中一枚枚的锥形弹头飞旋着撕裂了空气。

  “啾啾啾……”炮弹带起的破空声,听起来是如此的刺耳。

  而这个声音在安南人听起来,更像是地狱中恶鬼的催命狂笑。

  他们的判断是对的,很快的这一轮的炮弹就落在了码头、城墙和阳京城内。

  “轰!轰!轰!!……”

  剧烈的爆炸声震耳欲聋,他们惊恐万状的看着腾空而起的气浪与火焰。

  爆炸的破片四处飞溅,城墙上中了两枚炮弹。

  被炮弹击中的地方,那些个水师的军卒们连惨叫都没有发出来便惨然被炸成了一对碎肉。

  喷溅的血浆、被撕碎的肌肉组织和炸成了碎片的粉红内脏,飞溅上了半空。

  爆炸掀起的气浪,将被撕裂的残肢碎肉喷溅上半空撒开。

  然后如雨点般“噼里啪啦~”的,甩落了一地。

  随着气浪一同飞旋而出的,还有那爆炸产生的破片。

  一枚枚的破片如同催命的符咒,散落开的时候带起的都是成片滔天的血浪!

  安南人可没有应对这种远程火炮的经验,他们站的实在是太密集了。

  密集的结果就是炮弹的杀伤力被放大,伤亡更加的恐怖!

  “啊~”城墙上,已经有军卒直接疯了!

  当那些破碎的肢体碎块,还有喷溅的血浆撒泼到他们身上的时候。

  这些军卒中直接吓疯了一片,他们本来就不是水师的精锐。

  被留在这阳京城中镇守的,自然是被认为比较弱的。

  这些本身就比较弱的军卒,在这种未知的攻击之下、直面如此凶残暴戾的场面。

  他们如果不崩溃,才是最奇怪的。

  即便是有着后世战争影视观感经验的普通人,在真正经历炮弹爆炸。

  在看到了自己身边的人直接在炮弹下炸成一团碎肉,还能不崩溃的也不多见。

  崩溃,才是正常会出现的情况。

  “啊啊啊”

  恐慌开始蔓延,尤其城内的那些百姓们。

  就在刚才数枚炮弹落在了阳京城中,几栋民房被一炮轰成了废墟。

  城墙上被炸的四处飞溅的腥血和碎肉,他们亦是远远看到了的。

  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会不惊恐?!

  那城墙上的安南大族族长、族老们瞠目结舌,望着海面上的大明战船如同呆头鹅。

  他们的喉咙里发出了“嗬嗬嗬~”的声音,显然已经被这疯狂的、直接的、暴戾的炮击吓的失语。

  他们中任何人也没有想到,大明水师的攻击竟然如此犀利!

  这根本就不是他们所能够抗衡的,这等轰击之下谁能守城?!

  简直是要疯了!

  此时,一艘车船从战船上被缓缓的放了下来。

  车船上挂着的是安南水师的旗帜,船上还有着战鼓。

  便听得战鼓“咚咚咚”的响起,几个穿着安南水师甲胄的人站在车船上。

  这一阵的战鼓声将那些城墙上的人唤过了神来,那些个城内大豪们不由自主的望向了水师副将。

  却见这副将面色惨然灰败,嘴唇哆嗦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于是这群大豪们也知道了,这位副将自己都说不出要坚守的话。

  当他们艰难的转过头去,望向了城墙的四周。

  那些被炮击的地方近乎一丈之内,再无人站立。

  城墙上的军卒甚至逃去了泰半,剩下的不是不想跑……

  他们是被吓的腿软,直接瘫倒在了城墙上。

  还有些被炮弹的破片打的肠穿肚烂,那腥血和内脏喷涌出来不住的哀嚎着。

  抑或是是手脚被炮弹的破片炸断了,惨然翻倒在血泊中惨叫的。

  那城墙上的大族老家伙们,艰难的咽下了一口唾沫。

  缓缓的转过僵硬的脖子,看着已经逐渐靠近了码头的车船。

  车船的好处就是快,非常的快!

  车船是何人、何时发明的,说法有好几种。且都有道理。

  是以不甚可考,但盛行时期在宋代、并明初的时候得到了巨大的发展却是肯定的。

  绍兴三十一年的采石之战,完颜亮金军饮马大江准备南渡,却遭“迅驶如飞”的宋军车船堵载而败。

  这是当时车船用于实战的案例,只是车船不能远航。

  河道、湖泊中用一下尚可,再比如用于这等接驳大型战船与码头还行。

  城墙上的老家伙们回头看了一眼身畔的家丁,随后面露绝望。

  这些家丁若是遇到个山贼流寇,那能保家眷无恙。

  哪怕是碰上了安南溃兵,他们也自认为能抵挡一番。

  可大明水师的……这尼玛是火炮啊!哪个凡人之躯能抵挡?!

  “阳京城内守将听着!对面乃大明水师大军,方才仅是一个警告!”

  随着车船的渐渐靠近,车船上身着安南服饰的人亦开口了。

  城墙上的那些个族老、军卒们定睛望去,不由得心凉到了谷底。

  因为车船上的那人,竟然是随着水师将军阮维武出征的副将!

  现在这个人站在了大明水师的车船上劝降,这说明什么?!

  说明安南的水师已经没了,至少去进攻占婆旧港的水师没了!

  “上朝大军仁义为先,只要挂起白旗、到码头处卸甲弃械便可活命!”

  “一柱香之内,若胆敢不降者……杀无赦!炮火融城、鸡犬不留!!”

  说话间,那车船已经缓缓的靠上了空无一人的码头。

  原本留驻在码头上的少许军卒,早已经逃到了铁闸门下瑟瑟发抖。

  而那车船上的安南水师副将,则是站在船上高声道。

  “也许有人认得某!没错,某便是随阮维武将军往占婆旧港副将武安全!”

  他的这话一出口,顿时城墙上“嗡嗡嗡~”的响成一片。

  原本大家只是怀疑,如今是确定了。

  “某亦是奉阮将军之命,回来劝降!诸位莫做无谓挣扎了,伪王水师早已全军覆没!”

  “黎仁孝将军十万大军,亦惨败被俘!”

  黎仁孝这位老将……都输了?!

  一时间那城墙上连议论声都消失了,他们惊恐的瞪着眼睛满脸的不敢置信!

  十万大军啊!从升龙城中抽调出来,整个安南最精锐的十万大军啊!

  这说没了就没了?!

  但看着城墙上那铺满的腥血,还有那些被炸成了碎肉的军卒……

  这些人亦不由得苦笑,若是明军有如此利器……他们拿什么抵挡?!

  “一柱香的时间,不多了!诸位!某再劝一句,莫要误了身家性命!”

  却见这武安全高声喝道:“即便是不在乎自己的姓名,家中亲眷呢?!”

  “上朝大军,有如此利器!火炮融城之下,谁死谁活可就不知道了!!”

  “你们可想清楚了,莫要自误!!”

  其实他话还没有说完,城墙上的那些个老狐狸们早已经反应过来了。

  却见几个老狐狸使了一个眼色,便有几个汉子悄然走到了那水师副将的身侧。

  突然间,那几条汉子猛的“咔嚓~”一声将他擒住!

  “你们要做什么?!”

  这副将惊恐的大喊,然而回应他的却是封喉的一刀。

  便听得“嗤~”的一声,一柄钢刀划过了他的喉管。

  腥血顿时喷溅了出来,似乎怕他不死还有人从背后猛的一刀刺进了心脏处。

  “您可别怪老夫等人,这是为了我阳京百姓啊!”

  那濒死的副将听得这话,眼神中满是愤怒、不甘,还带着丝丝的绝望……

  敲里吗个老不死!劳资也特么想投降啊!!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美女上司爱上我 折花一朵殿前欢 野有美人 嫁嫡 亿万蜜婚:神秘墨少甜娇妻 不及格先生 盗爱魔魅绅士 星际之崩裂王座 一栋人间烟火 家有邪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