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大仙宗|第一二六一章:人善人欺,马善人骑

推荐阅读:、[综]蒙面女英雄 江封余火对丑眠[娱乐圈] 虐文女主当学霸[穿书] 女总裁的修仙高手(算命书生) 穿入中世纪 骄傲不死 男神,笔记借我 我心很小,装一个你正好 强宠108夜:总统,请节制 绝世丹神
  如今的神华域界,甚至说是整个修道世界,已经没人再提起“正魔之争”了。

  毕竟,整个修道世界,正在与天外世界开战,正是需要所有人团结一致的时候。

  不管是正道,还是魔道,现在都有着共同的一个利益,就是修复修道世界的本源。

  至于说,天外世界的机缘,那都可以说是捎带的。

  而且,现在谁都知道了,仙庭以及仙庭的众仙还都在呢。

  有仙庭在天上看着,也没有谁敢破坏当前的团结形势……

  ……可能,除了叶赞吧。

  可即便是叶赞,当初和龙族那一场大战,也没有真正的对龙族下杀手,敲了些好处就把“龙”都给放了。

  就是说,叶赞也要顾及仙庭,也同样不敢把事做绝了。

  于是,在这样的形势之下,哪里还会有什么“正魔之争”!

  除非,是有人把事做得太过了,比如炼化几万十几万凡人的魂魄之类的。

  碰到那种事情,别说是正道这边的修道者了,就是魔道也容不下那种丧心病狂之人,结果往往就是正、魔两道都会下“必杀令”。

  说这些,就是为了说,石林这个时候说自己不是正道,并非不考虑后果的信口胡言。

  要是放在以前,石林说自己不是正道宗门的弟子,恐怕也很难让人相信。

  毕竟,这里是天道山。

  而现在,尽管天道山并没有对魔道开放,但谁又能保证永远都不开放呢?

  说白了,魔道之人出现在这里,的确在此之前的可能性极小,但现在就谁都说不准了。

  果然,在听到石林反问之后,三个人都顿时为之一滞,显然是想到了这样的可能。

  “你……你们……少吓唬人!我告诉你们,就算你们是魔道之人,也别忘了这里可是天道山!”其中的一个人色厉内荏的叫嚣道。

  “就是,别说天道山里边的前辈们,就是现在周围绝少不了侠肝义胆之人,岂会容你等魔头在此……肆意妄为!”另一人也跟着大声叫道,还将这把火往周围的看客们身上引了过去。

  不过,周围那些看客们也不傻,拍视频往网上发一发还可以,真“见义勇为”就别指望了。

  在听到那人的喊话之后,周围的看客们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呼啦”一下向着周围更远处散了开去。

  再看此时的石林,也不是棱在嘴上说一说就完了的。

  只见石林的左半边身子,此时也已经浮现出了若有若无的金色火焰,手臂上仿佛“裹”了一只金色半透明的龙爪。

  而更“吓人”的,是石林的脸上,左半边的脸上也爬满金色纹路,隐约间能看到有半边的龙首闪烁不停。

  石林抬起手臂,看了看自己的手掌,而后冲着碰瓷的人,露出邪魅狂狷的一笑,或者干脆说就是“狞笑”。

  之前,石林说自己并非正道弟子,碰瓷的人以及周围的看客们,基本上还都是将信将疑。

  毕竟,这魔道之人出现在天道山,还是挺冲击人们以往认知的。

  但是现在,石林展现出来的异象,无疑是在向人们表明了,自己并不是人们常识里的正统修道者。

  石林抬起手,用力攥了下拳头,斜眼看着那三人,问道:“来来来,你们说来听听,是想要怎么样?”

  “你!我们!你们的坐骑伤了我们……我们这伤……不能白受……”三个人倒是没有完全怂下去,但是讲这番话的时候,语调也是明显越来越低了。

  在这三人的眼中,石林身边浮现出的龙影,随着他们的言语愈发凝实,并且渐渐透出了凶厉暴戾的气息。

  话说回来,自称魔道固然吓人,但更吓人的还是展示出足够强大的实力。

  你有足够强的实力,是什么道的又有什么差别。

  那三个打算碰瓷的人,没想到石林会说并非正道中人,更没想到石林会有这样的实力。

  “你们伤了吗?哦,对了,一个腰断了,一个五脏破裂!先不说你们究竟想要什么,但是这伤得先名副其实了才行,我来帮你们一把!”石林狞笑着喝道,并迈步向着被大熊猫坐过的两人走去。

  一步,两步,三步……

  石林越来越近,而那两个人也被吓得两腿哆嗦,眼瞅着膝盖发软就要弯下去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就在围观的看客们后边,突然间响起了一个声音。

  “兄台!道友!且暂息雷霆之怒!”

  随着话音落下,一个人从看客们后边挤到圈内,并满脸堆笑的向着石林这边走了过来。

  这是个看上去很和善的人,白白胖胖的一脸人畜无害,头上顶着块员外巾,身上是件翠绿的员外袍。

  这么说,这就是一个人们印象中的那种,偶尔做做修桥补路的善事,在乡下颇有名望的胖员外的形象。

  当然,能出现在这里的人,肯定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何况,这人还敢在这个时候,在石林表明自己并非正道中人的时候,如此大胆的高喊“刀下留人”。

  没错,这个时候让石林息怒,那不就是“刀下留人”吗!

  实际上,石林也没有打算真的动手,尽管对方根本就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现在,有人突然叫停,石林也就顺势停了下来,并扭头向喊停的方向看去。

  石林这边一扭头,再看那两个被大熊猫坐过的人,立刻连滚带爬的跑向了一边去。

  不过,这两人跑归跑,却并没有直接逃走。

  倒不是担心被巫燎踩着同伴,他们两个主要是心里清楚,石林那要是不开口的话,恐怕想跑也根本跑不掉。

  石林当初注意到了两人的动作,不过并没有去搭理他们,而是看向走过来的胖子,问道:“这位道友,莫非与这三人是一伙的,想要替他们出头不成?”

  “哈哈,不敢不敢,道友可万万不要误会,在下与他们三人并不相识!”那胖员外来到石林近前,拱手行礼后笑着回应道。

  “哦?既然不相识,那为何又要阻我!”石林其实也看出来了,对方确实与三人不是一伙的,而这就更让人好奇了。

  毕竟,石林已经展现出了一定的实力,而且还说了自己“并非正道”。

  这个情况下,还有人敢站出来叫停,难不成还真是见义勇为?

  “道友,道友之前也说过了,他们这样的货色只会脏了道友的手,何必与他们计较呢!”那胖员外笑得两眼眯成了缝,让人看上去难以生出恶感。

  不过,石林却不太吃对方这一套,反倒是冷笑了两声,说道:“手脏了,洗洗就是了!这心里的念头,若是不得通达,那才是真正的麻烦!”

  “这个……”胖员外被顶了一句,脸上却不见丝毫异色,依然笑容不减的说道:“哈哈,道友玩笑了!在下看人还是很准的,不论道友自己,还是道友的师弟、师妹,绝对都是心胸豁达之人。否则,道友哪里还用得到在下来叫停,恐怕早就将这三人打杀了。”

  石林看了看那胖员外,又将目光转向那三人,反问道:“是吗?那依道友所言,难道就这么放了这三个人!”

  “道友请放心!他们三人,今天在此作出这样的事情,自然也是需要受到惩罚的。”胖员外先是义正辞严表了个态,不过紧接着话锋一转,又笑着说道:“不过,他们毕竟罪不至死,刚刚也都被道友的……坐骑给教训了一番,想来是足够他们引以为戒了。”

  其实,石林也不是真想把那三人怎么样。

  刚出来的时候,如果那三人没有“碰瓷”,石林可能早带着师妹和师弟走了。

  看着还留在这里的那三个人,石林带着几分嘲讽的语气,对胖员外说道:“呵呵!不过,他们好像并不这么想,道友你恐怕是有些多管闲事了。”

  胖员外听到这里,挺起微躬的身子,扭头看向那碰瓷的三人,冷声说道:“三位,还留在这里等什么呢?这位道友宽宏大量,已经答应放你们一条生路,三位也要有自知之明才是啊!”

  刚才,石林所展示出来的,那种看上去有些恐怖的场面,对于这三个人还是有不小影响的。

  尤其是,他们三人对石林的“身份”,也已经算是深信不疑了。

  碰瓷可以碰正道弟子,因为正道之人要脸面。

  但是,魔道可不讲这个,或者说魔道要的脸面,与正道是有巨大差别的。

  “这……你……你们……”被大熊猫坐过的两个人,原本还想要丢几句狠话,可看到石林投来的目光,还是把话都咽回了肚子里。

  而后,这两人也没去管自己的同伴,转身连滚带爬的就向着围观的圈子外面跑去。

  “哎!你们……”被巫燎踩着的那个人,看到同伴都不管自己,顿时又怒又急的大喊道。

  好在,这个时候,石林向巫燎说道:“小巫,放开他吧!”

  “哦!”巫燎应了一声,收回了踩在那人背上的脚,并且轻踢了对方一下,说道:“哎,还不快滚!”

  转眼之间,三个本来想碰瓷的人,就先后连滚带爬的挤出人群,很快就跑得没有了踪影。

  而那些看热闹的看客们,看到这里也知道是没热闹看了,自然也就都陆陆续续的各自忙各自的事情去了。

  看到人也跑了,看客也都散去了,石林略感无聊的摇了摇头,对叶玲珑和巫燎说道:“好了,没事了,咱们也该走了。”

  “哦!”叶玲珑点点头,跑到大熊猫太极近前,拍拍太极的脑袋,说道:“哼,就知道给我们惹事,下次不带你出来玩了!”

  大熊猫太极也挺委屈,哼哼了两声,眼睛撇向石林那边,想要让石林给自己主持一下公道。

  不过,面对大熊猫的求助,石林却是翻了个白眼,很是不爽的说道:“你委屈什么?你要是直接把那三个拍死,哪里有后边这么多事儿!”

  不是你们和我说,动手要懂得轻重,不要随便搞出人命吗?大熊猫太极顿时瞪大了双眼,满眼难以置信的看向石林。

  而面对大熊猫太极那委屈的眼神,石林也是有些招架不住,只得尴尬的将目光飘向别处。

  好在这个时候,一直没人搭理的胖员外,再次开口替石林缓解了尴尬。

  “这位道友,在下温同济,区区一个小散修,不知是否有幸知道几位的名号?”那胖员外笑吟吟的拱手向石林问道。

  正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位名叫温同济的散修,在别人都看热闹的时候站出来,很难说没有什么别的目的。

  石林虽然历练的经验不多,但也并非不通世事的呆||子,自然也早就看出这一点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石林刚才招呼师妹、师弟准备走,却根本没有搭理这位“胖员外”的原因。

  但是,这温同济自己都先报上名号了,石林要是还坚持着不搭理对方,就多少会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了。

  “哦,原来是温道友!在下姓林,单名一个石,这两个是在下的师弟和师妹。”石林把自己的名字反转了一下告诉了对方,同时还替叶玲珑和巫燎做了个不算介绍的介绍。

  这个不算介绍,是石林根本没有介绍两人的名姓,甚至都没有替两人编个假名。

  但是,石林又说了,两人是自己的师弟和师妹,这又不能说不是一个介绍。

  说白了,这就是堵了对方进一步询问的口子。

  就是告诉对方,你知道这点就够了,也别不知趣的进一步询问了。

  温同济不敢说是个人精,但这点言外之意还是能领会的,于是也就不再追问,而是向石林询问道:“在下看道友好像急着要离去,不知道友可是有什么急事不成?若是不介意,可否与在下说说,说不定在下有什么能帮到道友的。”

  这个话,显然就是所谓的“交浅言深”了。

  双方这才是第一次见面,名字都是刚刚互通的姓名,根本就连半点交情都没有。

  在这样的前提下,询问人家究竟有什么急事,然后自己还主动说要帮忙,这怎么看也不像是好人啊!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陛下请自重 督主有令 奸臣 带着神仙混都市 海贼之雷神降临 医入警门 周礼注疏 猫爷驾到束手就寝 凤凰台 嫁入豪门:老婆,乖乖的!

猫腻 | 猫腻新书 | 逆天邪神 | 飞剑问道 | 元尊 | 朱雀记 | 庆余年 | 间客 | 择天记 | 大道朝天 | 猫腻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