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第1591章 在路上

推荐阅读:、妹子别怕 大牌邻家女 艺文类聚 超级学生(未苍) 来自地狱的男人 背叛游戏 学霸有个聊天群 猎命师传奇·卷十二 她养成的反派都崩坏了(快穿) 宋行
  毒心在准备的时候,刑烈也闭上眼睛“老鹰,这个时候,就不要寄希望于龙王神力了,显而易见的是我已经得到了古龙之神的力量,所以那从一开始就不属于你的力量,为什么还非要去垂涎呢?像个男人一样,用拳头,跟我一决雌雄吧。”

  蒙鹰卸掉腰间的战剑,提起双臂,上半身的肌肉顿时鼓胀起来。

  “你以为我不敢吗?”,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拳头“你以为我害怕你吗?”

  刑烈傲然一笑,催促了身后的毒心后,小丑用力的点点头,身后悬浮在天幕下面的巨大的八卦图开始疯狂的旋转起来,乾坤字样的八个巨型的大字在八卦图上面璀璨闪耀的时候,毒心猛然的举起双手,身体瞬间变成一黑一白,接着被身后的八卦图吸收了进去。

  “太极-究极奥义-封魔手。”

  “砰砰砰砰…”从八卦字符上面爆发出一团团的光芒狠狠的爆射而出一团团的白色光芒轰击在刑烈的身体周围,随后天空中剧烈旋转的八卦图中,“轰…”,随着凶猛的一声冲击,下一刻只看到一条长达百米的巨型魔手从八卦图里面冲锋出来,径直的冲向刑烈,巨大的魔手悬浮在刑烈的头顶上面,罩住他后,每一根手指全部都爆发出恐怖电波光芒。

  接着刑烈身体中所有血统、魔偶以及其他的力量全部都被彻底的抽取出来。

  “一分钟的时间,我搞定他。”,刑烈喊道。

  “一分钟?你真的很看得起我,你不知道你现在的力量有多么的强盛,我现在这一招对你顶多就三十秒的压制时间,赶紧去做吧,我尽量多支撑一会儿。”,身后太极图里面的毒心发出了痛苦的声音,看来将刑烈的力量大部分的封住,对他来说也是一种极其苦不堪言的事情。

  怒吼声的交织中,刑烈与蒙鹰都以一个正常人的力量冲向彼此。

  就像小时候一样,完完全全的同样都是无所畏惧。

  “把我的龙王神力还给我。”,蒙鹰的双拳结结实实的捶打在刑烈的胸膛上面“这样的战斗,我才不稀罕呢,那是我凭借这种自己的努力获得的力量,你凭什么要拿走他?还给我…还给我…”,在蒙鹰快速的拳击中,刑烈瞪着眼睛一声怒吼

  “混蛋玩意儿,你TM的快给我醒醒吧。”

  紧握的右拳,“嘭”的一声狠狠的打在蒙鹰的脸庞上面,蒙鹰脑袋一偏,几颗血牙随着鲜血的溅洒喷出去的时候,刑烈又是一个上勾拳狠狠的打在他的下巴上面,“噗…”蒙鹰昂着头,整个人都被打的弹起来。

  “我们小时候那么穷都从来没有拿过别人的东西,几岁的时候就明白的道理,为什么你这么大个人,还这样的执迷不悟呢?”

  随着刑烈一声破口大骂,他最终的一拳狠狠的打在蒙鹰的胸膛上面,重拳的力量,让蒙鹰的胸膛顿时凹陷下去了一大块,接着吐出一口鲜血,身体旋转着飞舞出去,接着如同一个被打破的沙袋一样,软绵绵的摔倒在地上。

  封魔手在刑烈的身后完全的张开,将力量完全还给刑烈的时候,烈抬起头看着月照国碧蓝色的天空,自言自语的喊道“我本来以为对手是不朽仙君的,但是没想到居然是你,让我头疼的家伙,我都不知道现在该怎样的处置你,一拳打死你吧,我又舍不得。”

  只可惜星荧不在了…刑烈转过头看着人群,左看右看一脸的问号“毒心,你们有在好好的保护着星荧的尸体吧?”

  “霸道,快点过来,星荧公主好像还有最后一口气,还有话想要跟你说。”,毒心在那边匆匆的喊道,刑烈看了蒙鹰一眼对着陆非善点点头,在陆非善下令将蒙鹰逮捕起来的时候,刑烈一脸悲伤的跑到星荧的身边。

  “啊烈。”,星荧虚弱的张开眼睛,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

  “我在。”,刑烈用力的抓住她的手“你说,你说任何的要求我都满足你。”

  “啵儿我一口。”,星荧突然喊道,毒心在旁边不断的眨眼,做出演技警告。

  “吻我一下。”,星荧突然虚弱的喊道。

  刑烈更加悲伤的不能够控制自己的眼泪在眼眶里面打转,他愧疚的说道“对不起,星荧,是我没有好好的保护你,刚刚才见面,我有很多话想要对你说,对不起,真的。”,刑烈听到她的请求后用力的点点头,闭上眼睛弯下腰准备去亲她的时候,陡然间感觉到怀里的星荧突然变成了另外一副身材。

  他连忙睁开泪眼朦胧的眼睛的时候,本来虚弱的星荧变成了笑眯眯的至尊宝

  “是我呀,你的小猴啊,完全没想到吧?”

  我草…这是什么情况?霸道是真的一丁点儿都没有发现,连忙嫌弃的将至尊宝扔掉的时候,旁边的妮雅公主和恶人窝的壮汉他们都纷纷的笑起来,紧接着人群中,真正的星荧被保护的很好的走出来,捂着嘴,既有些羞涩,又有些感动的看着刑烈。

  “你…她…”,刑烈两头看了看后一个迅速的移动揪住了毒心的耳朵。

  “嗷~~~”,毒心疼的原地跳动的时候喊道“这件事情与我无关,与我无关。”

  “我发现你最近最近越来越调皮了,你以前很严肃的,不这样的啊。”,刑烈这样正在跟毒心他们打闹的时候,月照国那边响起了蒙鹰粗犷的呐喊声,只看到他握着双剑,不断的将想要逮捕他的士兵们击退,陆非善的目光看着刑烈,毕竟是他的兄弟,怎样处理,还得完全看他的意思。

  “其实这件事情,成吉国王他们比我更有发言权,但是我这次就强势一下,我做主。”,刑烈看着蒙鹰说道“把双剑给我放下,跟身后的不朽仙君家族们乖乖的去牢狱里面,什么时候能够改正,能够时候就服刑完毕。”

  ——这什么处理方式?不应该这样的,应该当场就杀掉他。

  ——做了那么多坏事,他以前不是我们以前的大将军,月照国没有人能够原谅他。

  ——他就应该当场去死!

  四面八方的人群议论纷纷的时候,刑烈站出来,首先是鞠躬道歉,接着说道

  “能不能够给我安静一点呀?他是去牢狱里面服刑的,他对成吉国王、对公主们施加的痛苦,会在未来的一天天牢狱的酷刑里不断的偿还的,自家人做错了事情,别人不管我来管,人总有做错事情的时候,不要因为蒙鹰做错了一件事情,就否定他的一切行吗?”

  “对我兄弟尊重一点行不行啊?”

  刑烈的目光看着四周的人群,然后指着蒙鹰说道“把双剑给我放下。”

  其实蒙鹰心里面非常的明白,刑烈的做法是错的,但是他也知道,他在尽量争取自己。

  他的目光看到人群中眼眶通红的星荧和妮雅,看到了成吉国王一头白发在风中飘舞,眼神带着可惜看着自己,更看到了自己当年的部下们对自己的愤怒,更是看到了无数月照国人们对自己的心寒,他没有听刑烈的放下双剑,而是握紧剑柄。

  “臭小子还给我来劲了是不是?说了给我放下武器,信不信我打你?”

  “烈。”,蒙鹰突然抬起头看着他“谢谢你,谢谢你给我保留最后一丝尊严。”

  说完在人群的一阵惊呼声和刑烈的冲锋中,蒙鹰双剑交叉的放在脖颈上面。

  “嚓…”一股鲜血飙射到天空中。

  几乎就在他身体倒地的瞬间刑烈到达他的身边搀扶住他,接着刑烈咬破自己的手腕放在蒙鹰的嘴巴旁边“吸,赶紧吸,你TM的你这个笨蛋,老子顶着成千上万人的唾骂来保你,你就这么对待我?你对得起我这个兄弟?”

  身边的战士和刑烈恶人窝、沙漠游侠的兄弟们上前怕蒙鹰使坏,想要冲锋的时刻,毒心伸出手喊道“都消停会儿吧,让他们们兄弟两走完最后一段路。”

  放在蒙鹰嘴巴上面的手腕在蒙鹰拒绝的眼神中,刑烈慢慢的放下来。

  “我也是…多少…有点骨气的。”,蒙鹰的眼神突然变得温柔起来,那一刻妮雅他们才清晰的感受到,当初那个大哥回来了。

  刑烈其实也知道龙血不管用,他只不过想要争取点时间,他抱着蒙鹰站起来想要找医生的时候,蒙鹰却紧紧的握着他的手,温柔的眼神噙着眼泪看着他“你说我们…当初怎么那么傻…盼着长大呢?”

  “坚持住兄弟,你怎么说也厉害过一次了,我不会让你走的…”,刑烈抬起手擦擦眼泪的时候,蒙鹰突然眼中带光,然后猛然的抓住刑烈的衣领

  “你说什么?我是不是…变厉害了…”

  “恩。”,刑烈用力的点点头“龙王神力用的很好,这么多年在月照国你也是汗马功劳。”

  “你说什么啊?”,蒙鹰突然眼泪不断的流出来,用力的挺起胸将耳朵凑近刑烈

  “你再说一遍,我还想听听…你刚刚说我…是不是…变得很…”

  他的话还没说完,挺起的身体无力的坠落在地面上,抓住刑烈衣领的双手也渐渐无力的落下来,红着眼睛的刑烈怔怔的看着他的时候,妮雅和星荧同时喊了一声“蒙鹰大哥”后然后冲过来,跪在蒙鹰的身边后,哭声变得更加的嘹亮。

  毒心、至尊宝、陆非善全部都走到刑烈的身边,不断的拍着他的肩膀。

  “哥…蒙鹰大哥…走…走了!”,妮雅哭的梨花带雨的喊道“我…我不…我不恨他。”

  “恩,走了。”,刑烈突然抬起头看着天空,鼻子一酸的同时,用力的抬头,接着说道“小丑,猴子,小陆,战场剩下的,你们都来处理吧,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想要自己一个人去走走…”,刑烈指着两个公主转过身“别让两姑娘哭的太伤心了。”

  战场处理起来就相对的来说简单多了,首先是仙君已经死亡,他家族的人全部都被关押进入了牢狱里面,包括沙狐和沙爪两个狗头军师,他们也要试试铜骆驼的酷刑的,其次就是皇宫因为刑烈和蒙鹰的战斗,大面积的被毁灭,但是还有很多宫殿都保存完整。

  月照国的人们和军队在处理废墟的时候,蒙鹰的尸体被埋葬在宫殿下面,成吉国王看着他尸体下葬的时候淡淡的说道“制造一个雕像出来吧,让月照国的人们既世世代代记住这位大将军,也让警醒他们时时刻刻要记住忠诚。”

  “毒心先生。”

  成吉国王在一干士兵的簇拥下已经收拾的非常干净,身穿王衣带着王冠问着毒心说道“因为蒙鹰和不朽仙君的势力都被消灭,今天月照国的人们也非常的高兴,大家想要开一个篝火晚宴来感谢你们。”

  从他们的角度来说,这并不是什么悲伤的事情,反而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所以对于篝火宴会,毒心并没有拒绝。

  只是他们的目光有些担心的看着远方的地平线上。

  残阳如血的天幕下,刑烈一个人孤独的坐在沙丘上面,静静的眺望着远方,身边的轩辕战戟放在的身边,上面的红绸带随风飘舞着,那时候,并不懂得一个人为什么能够静静的看着某个地方那么久,后来才明白“目光所及,皆是回忆”的意义。

  【画面倒叙:

  蒙鹰坐在刑烈的身边不断的舒展着自己的身体“听说你要去外面闯荡世界了?在月照国呆着不好吗?”

  “如果一直在这里,感觉世界只有被黄沙覆盖的天空那样大,人生的路,连去最方便的城镇都觉得是最遥远的道路,出去见见世面呗,外面的机会那么多,万一我混出定名气了呢?也搞不好以后也会名震世界啊。”,年轻的刑烈叼着烟笑道。

  “有志气。”,蒙鹰举起右手“那我等你回来。”

  “一定。”,刑烈伸出手抓住他的手“我一定会混出一个人样的。”

  “我也会变得很强的,让你承认我的。”,蒙鹰开朗的笑道“提到月照国的最强男人,就是我蒙鹰,分则各自为王,合则天下无双,好兄弟,这里永远是你的家,我们永远是的你家人。”画面倒叙完】

  从烟盒里面将最后两根香烟掏出来,刑烈自己叼着一根,将另外一根放在了地上。

  有沙子过来安慰,烟头红亮,烟灰吹拂。

  XXXX

  在晚上的宴会上面,妮雅很震撼的是刑烈竟然看不到一丁点的悲伤,在偌大的宫殿里面,歌舞再次升腾而起,他与无数人纷纷的推杯换盏,喝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妮雅肿着眼睛问着身边的星荧“姐姐,烈哥的悲伤是装出来的吗?怎么能够这样的若无其事呢?”

  “你再长大一点就会明白了。”,星荧告诉她。

  “刑烈呀,看到你如此有出息,我真的是非常的高兴呀,既然来到了月照国,就好好的呆几天,好好的享受一下故乡的风土风情嘛。”,成吉国王端起酒杯,一张老脸泛红,刑烈也是举起酒杯大声的喊道“没问题,成吉叔叔,我这几天陪你喝个痛快。”

  “豪气。”,成吉国王一拍桌子“再上美酒来,今晚都给我喝的尽情点尽兴点。”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歌舞升平,成吉国王再次说道“刑烈呀,还没婚嫁吧?你小时候也是跟星荧一块儿长大的,我觉得你们两…能成!”

  “父皇…”星荧的脸红扑扑的像是苹果一样。

  “霸道,你就答应吧。”,毒心跟一个塞外少女正在共舞,抖动着肩膀俯着身体,少女则是抖着弯下腰,然后毒心弯下腰,少女俯着身体身的时候,他继续说道“郎才女貌,挺好的嘛,你看小陆,口口声声说不食人间烟火,现在不是玩的很开心嘛。”

  陆非善被一大群美女簇拥在中间喝的伶仃大醉,醉醺醺的一拍桌子,举起手怒吼

  “我与美色不共戴天!!!”

  然后说道“那边那个36D过来,对对对,就是你,让叔叔做个检查。”

  “好的,没问题,成吉叔叔就像是我的父亲一样,您安排,我满意,我是没问题的,如果星荧能够同意的话,明天就把婚事办了,顺便把那事儿也办了,明年的今天,我保证你抱着两个白白胖胖的孙子安享晚年。”

  成吉国王一听连忙小鸡啄米的点头“好,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女婿啊…干杯!”

  “父皇…”,星荧真的是哭笑不得。

  虽然蒙鹰大哥刚死,但是妮雅也很满意的点头“对,速战速决,姐姐,抓住机会。”

  “龙王神力顺便也拿了吧?”,成吉国王吼道“就是给你的。”

  “好!!!拿了!!!”,刑烈又是一口一大杯。

  “顺便当月照国的下一任国王吧?你跟这里这么有缘,还是古龙之神的钦定传人。”

  “好,当了,毒心回去跟天哥讲,我不干武士了!!”

  成吉国王一听又心潮澎湃的怒吼“拿酒来,女婿啊……干杯!”

  “让我们共同举杯祝福刑烈老大!!!”,壮汉他们一大群人纷纷的喊道,将宴会的气氛推向了顶峰,陆非善也是不知道喝了多少杯,眼前的景象转动的时候,他一头栽倒了下去。

  等到陆非善被一巴掌打醒的时候,四面八方一片寂静,他们已经出了皇宫,他连忙使用力量将体内的酒精全部都逼出去,然后晃晃头问道“谁TM打我的?叫我一下不行吗?这是干嘛呢?干啥呢?”

  刑烈在检查一辆越野车,毒心坐在车顶上面,至尊宝坐在筋斗云上面。

  “陆公子,干啥?赶紧走啊,怎么?你还真想要在月照国休息?”,至尊宝笑道。

  “走?”,陆非善呆萌的看着刑烈“霸道,在宴会上面你一口一个好,答应的简直不要不要的,我还等着明天喝你的喜酒的,咋回事啊?星荧不要了?龙王神力不要了?国王不要了?真回去南吴城继续当武士去?”

  刑烈将车前盖用力的关上,调侃的看着他“怎么,你舍不得啊?”

  “不是,我是看你…”陆非善有些无奈的耸耸肩“太突然了霸道。”

  “咱们这次过来是帮忙的,我不想要图人家任何东西,更不想要当什么国王之内的,还有什么以身相许这种事情,如果真的是为了这些事情我才过来,那我刑烈,真的是很垃圾的男人,让月照国回归平静就是我的目的,此时此刻这件事情已经完成,待着干嘛呢?”,刑烈说话间已经坐在了副驾驶上面,看着陆非善“愣着干嘛呀?过来开车啊。”

  我草…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从今天开始我要重新审视你了,陆非善翘起大拇指看着他。

  坐上主驾驶的陆非善问道“下一站呢?”

  “去办我的事儿。”,至尊宝下面的筋斗云移动在前方开路,越野车出城的时候,至尊宝突然做了一个停车的手势,刑烈从后视镜看到星荧正在城墙上面跑,一边喊着“啊烈,等一下”,一边跑得气喘吁吁的,刑烈打开车门,一个纵身飞跃到城墙上面。

  “怎么走的这么着急啊?”,星荧捂着胸膛喘气着。

  “不辞而别,挺好的吧。”,刑烈摸着后脑勺笑的有些憨厚。

  毒心、至尊宝、陆非善看着趴在城墙上面的两个人,毒心突然说道“其实我们霸道,情路一直都听坎坷的,像他这种喜欢闯荡的男人,我觉得星荧公主其实挺适合他的,但是他的身份决定他可能没有爱人。”

  “啥意思啊?”,至尊宝不同意“武士就不允许有老婆了?那小龙呢?”

  “其实霸道背负的,真的不比别人少一分一毫,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只要你非常的努力,才能够让别人看起来毫不费力,但是话又说回来,我真的挺希望他跟星荧能成。”,毒心啧啧赞叹“看那一张憨批一样的脸,笑的多么老实呀,我好久没看到他笑的这么真诚了。”

  “挺好的,有些爱情,不由一定非要朝朝暮暮,思念,也是爱情的一种。”

  “我呕了…花心浪子陆非善这种深情言论…我呕了…”,毒心嘲笑道。

  “对不起,我也没忍住,呕…”,至尊宝忍不住的咳嗽了一下。

  陆非善挥挥手“滚滚滚,看我们霸道,笑的真的很憨厚啊,不知道的以为是什么老实人。”

  城墙上面,结束欢乐话题的星荧公主伸出手替刑烈整理了一下衣领,然后问道“这次走,什么时候能回来?”

  “不知道诶,我老大夏天还没称王,我一定要让他成为世界之主,到时候,也许有比我更厉害的天门新人,也许我也有战斗不起的那一天,也许会有一天也在慢慢的变得衰老,也可能那一天死在战场上面,也可能…说回来…就回来了。”,刑烈笑道。

  那就是遥遥无期了,星荧的眼眶突然红了,她点点头,然后将一个龙爪交给刑烈。

  龙王神力的凝缩?刑烈立刻摇摇头“说了不要,我现在自己就是古龙之神,留着吧,月照国需要这个东西。”

  “它会让你更强。”,星荧将龙王神力给刑烈的时候,刑烈好像看到了当年的她也是这样小心翼翼的将那几颗珍珠交给自己,那几颗珍珠,帮他度过了最困难的那段时间。

  “你那儿来的?”,刑烈也不知道怎么会这么问。

  星荧公主不好意思的一步步后退着,眼眶通红的笑道“我父皇给我的。”

  “还骗我?上次你说珍珠是你母后给你的,其实是你自己偷偷拿的,这不会也是…”

  “拿着吧,外面不像月照国,到处都是危险和阴谋。”,星荧公主坚强的握紧拳头“失去了龙王神力,还有比它更厉害的东西在我们姐妹身上,我会挑起月照国的担子的。”

  打算当女皇吗?刑烈有些意外的看着她。

  “对了,还有这个。”,星荧公主将一个箱子交给他“里面是一些果干和肉干,当做是干粮,路上吃吧,这里离最近的一个城镇,有好远的距离呢,很多月照国的人,一辈子都没有去过那里,你比他们有出息,你走的更远。”

  刑烈感动的点点头,然后从城墙上面跳跃下来,他一回头看到星荧公主目光深深的注视着他,下一刻星荧擦掉眼泪,不断的对他挥手

  “我走了啊。”

  “好,一路平安。”,星荧用力的点点头,在刑烈即将上车的时候,突然提高声音喊道“啊烈。”

  刑烈抬起头,星荧吸了吸鼻子再次露出微笑

  “千万要记得回来啊。”

  “一定,说好了啊。”,刑烈翘起大拇指,带着大笑上了车辆的副驾驶,毒心他们挥手与星荧告别后,陆非善看着霸道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散去,踩下了油门。

  站在城墙上面的星荧目送着车辆离开的方向慢慢的目送着他们离开,接着突然想起来了什么,提着裙子踩着楼梯从城墙上面走下来,站在城门前看到了沙丘上面跌宕起伏的车辆,想要抬起手再次挥舞,却只是静静的目送着。

  夜晚风大,起风了,黄沙飞天。

  至尊宝坐在筋斗云上面用手掌拍打着一个月照国的传统手鼓,毒心则是弹着吉他哼唱着,他通过天窗喊道“霸道,开心点嘛,让我,一代歌神来给你唱一首动听的歌,来来来,猴子来配合一下鼓点。”

  毒心说着波动琴弦哼道“此时已莺飞草长爱的人正在路上,我知他…”

  “就不能够换一首吗?配合一下我们霸道内心的伤感?”,陆非善说道“这首歌要听腻了。”

  毒心和至尊宝对视了一眼“哟呵?不满意?”

  “换首吧,我其实挺想哭的。”,刑烈说道。

  “行。”,至尊宝拍打着手鼓的时候,毒心的手掌拍打着吉他,弹动琴弦的时候,他说道

  “一,二,三,走…”

  —清泠泠的月光滔滔流了多久,像那游子,一去不回头。

  —姑娘含着眼泪孤单站在门口,一眼望断了,多少个秋。

  —深夜城门再送良人,烈火烧不尽心上的人。

  —星光满车就在此良辰,你两就定了终生。

  —塞外残阳,是她的红妆,漫天风沙做伴娘。

  —等她的情郎啊~~衣锦还乡~今生我只与你成双~

  —等她的情郎啊~~衣锦还乡~今生我只与你成双~

  XXXXX

  刑烈他们离开的第二天成吉国王勃然大怒却又无可奈何月照国的人们帮助皇宫正在修复废墟的时候,沙漠游侠他们纷纷的闯入了进来,然后大喊道“不好了,不好了,好多大卡车,好多大卡车朝着月照国冲锋过来了。”

  星荧公主和妮雅公主带着军队上了城墙上面看着远方的公路上面,总计十多辆重型大卡车纷纷的前往这里,下令作战的时候,从领头的一辆的大奔上面,一个风尘仆仆的人走下来,然后拱手说道“天门公孙臣,见过成吉国王和两位公主了,别无他意,受人之托,终人之事。”

  他转过身打了一个响指。

  十多辆卡车纷纷的开始掉头,然后开始倒车,一字排开的整整齐齐的排列在月照国门口。

  “谁委托的?我们不认识啊。”,妮雅喊道。

  “别着急,为了凑够这些,我真是动用了所有的人际关系,好不容易满车了。”

  公孙臣打了一个响指,卡车货箱的后面,十多个人将车门纷纷的拉开。

  “哇…”在无数月照国人们的惊讶和军队呐喊的声音中,妮雅也瞪大眼了眼睛,星荧更是张开嘴一脸的不可思议。

  十大卡车饱实圆润的白珍珠…

  哗啦啦像海潮般的全部都铺泄出来,铺满大地。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霸道总裁别惹我 【完】总裁的替身前妻 锦衣香闺 法医狂妃:腹黑宝宝酷娘亲 原配逆袭指南(快穿) 你是不是喜欢我 错先生 求你别作了 回到大学[重生] 我真是白富美